下午茶話
光譜首頁 > 薪傳傳心(2018.01)

 

副總幹事/吳錡

最好的獎賞 (1/2)

編按:宇宙光進入四十五年了,許多美好傳統,值得同工們學習,更值得傳承,故將同工在晨更分享內容整理為文,特闢「薪傳傳心」專欄,逐月刊出,以饗讀者。

大漢天聲

九八二年我在軍中服役時,曾製作過歌舞劇「大漢天聲」,它是齣結合音樂、舞蹈、戲劇、多媒體、特技雜耍等多元素的舞台表演。敘述張騫出使西域,最後載譽歸國的故事。由詩人羅智成編劇,音樂家李泰祥作曲,民歌手李建復飾張騫。那時我年約35歲。

無名的傳道者

35年後,宇宙光演出了「獻給無名的傳道者」,也是多元素組合的演出。前後35年,我似乎在原地踏步,除了馬齒徒增以外,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為,因為所做都是相同的事情。其實並不盡然,製作「大漢天聲」是因為職業的關係,而「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是為了事業;職業是為了謀生,事業是為了抱負,如今我是為神國的事業,服侍上帝而做。同樣都是在舞台上獻出心力,雖意義不同,但兩者在歷史上都有它的價值和地位。

其實張騫出使西域與現在的熱門話題「一帶一路」有關。「獻給無名的傳道者」回應了五年前馬丁路德95條論綱發布的宣教精神密切相繫。

志願與夢想

我學的是影劇,在職場的工作時間也大多數從事相關的工作。但我不是從小就立志要做這行的。

記得當時年紀小,在初二寫作文「我的志願」時,我寫的內容是要當個建造中華民國的工程師。頗有為國為民,盡心盡力的雄心大志,但當我輾轉讀了5間學校才勉強中學畢業後,就不得不放棄這偉大的抱負了。

選擇戲劇,多半是出於無奈,因為電影與戲劇表演當時在教會,還處在需要被肯定的階段。那時台灣只有國立藝專、文化大學和政戰學校有戲劇系。當大專聯考落榜,加上海軍陸戰隊的兵單毫不耽誤的送到,在雪上加霜的情形下,我選擇報考軍校。政戰學校有許多科系可以就讀,結果影劇系錄取了我。我曾想轉系,去讀政治,「好在」為時已晚,因為按規定大二不能轉系,否則我今天不知會身在何處。

大三要分組進修,因為不夠帥,所以放棄表演組;因為懶得寫,所以放棄編劇組;因為不會畫,所以放棄舞台設計組,為了要畢業,最後我選擇了導演組,進入了導演之路的大門。其實年輕時的我也曾夢想成為聲樂家,但聽到有名的聲樂家卡羅素演唱後,扯破了嗓子也無法達到他那最高境界,不得已,成為聲樂家的夢想不得不放棄,但還是喜歡音樂,甚至日後我能製作些與音樂相關的節目,相信與我喜歡音樂這事不無關係。

藝術團契

論起當年舞台劇演出,「基督徒藝術團契」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團隊,那時大學戲劇系畢業的學生,都希望能有參加藝術團契演出的機會。「和氏璧」演出的時候,我是台下的觀眾,邊觀賞,邊禱告,有一天可以加入他們。幸運的,當我調回母校電視中心當導播時,認識了藝術團契導演黃以功,經由他引薦,順利的成了藝術團契一員,並先後在「嚴子與妻」和「位子」兩齣戲擔任副導,初次接觸以戲劇佈道的福音事工。

記得在「嚴子與妻」演出結束後,我們去林哥家舉行慶功宴,散會後我和宇宙光的一位同工,邊走邊聊的到了國際學舍溜冰場小憩,在清冷的夜空下我的心裡忽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將來我會回到教會服侍。」

救世傳播協會

我在藝術團契中認識了許多弟兄姊妹,洪善群弟兄是其中之一。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問我能否去「救世傳播協會」工作?我直覺教會的人真是天真,一個中校藝工隊的隊長,怎會放棄自己前進「華視」的生涯規畫,而轉進福音機構……?但為了禮貌,還是去了一趟救世傳播協會和洪會長晤談,談著談著,業已淡忘「回教會服侍的心志」的火種,似乎重新被點燃了起來。

到「救傳」服侍還沒一年,老長官調職華視當總經理,希望我去電視台工作,渴望多年的機會被我婉謝了,毫不猶豫的繼續在「救世傳播協會」服侍,成立了「天韻影視社」並擔任總監的工作。製作了無數集的「迎新」福音見證節目,走訪海內外華人教會見證人,前後二十七年,終因罹患心肌梗塞而退休。後接受林哥邀請,來宇宙光一起奔走天路。(……文未完,繼續閱讀)

》》Top

薪傳傳心:
你的國?我的國?
我與我的天使們
甘心勉強 勉強甘心
真的可以!
小小兵的那些年、這些人、這些事
走在神的心意中
最好的獎賞
全人開講:
昔日戰友

 


回首頁關於宇宙光奉獻捐款專區終身學習站刊物索取友善聯網徵才Pchome宇宙光購物專區
五餅二魚書屋Touch有聲文字館宇宙光雜誌關輔中心送炭到向陽光譜百人大合唱

©2014全人關懷機構
E-Mail Us
10662台北市和平東路二段24號8樓 TEL:02-2363-2107
Christian Cosmic Light Holistic Care Organiz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