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電子報)索取

訂閱雜誌 
45優惠專案 

 
 
  
 
哪裡買?
宇宙光雜誌
〈電子版〉


2018年08月號


2018年07月號


2018年06月號

 

 

 

532 期 2018.08 真實故事
成為父親──
雷培正的逆轉勝人生

文/柯志淑•照片提供/雷培正

 

時空重疊的瞬間

「爸爸,你可以接受自己的行為嗎?」 聽到女兒伊伊透過話筒傳過來的第一句話,雷培正當場愣住,時空彷彿瞬間重疊──十七年前,同一個人,同一句話;不同的是,當年幼稚園剛剛畢業的伊伊,今天卻挺著大肚子,陪奶奶到台北看守所會客。

打從女兒出生,雷培正就沒盡過一天作父親的責任。孩子的媽生下她,沒多久,往台中奶媽家一丟,從此失去聯絡,雷培正也不聞不問,全靠母親按月匯錢給奶媽。

1991年,雷培正因吸毒入獄,1993年從台北監獄移監台東泰源。1994年出獄後,父女倆第一次見面,七歲的伊伊指著路上的飆車族,問:

「爸爸,你看那些人在那邊飆車,還蛇行,這種行為好還是不好?」
「當然不好啊,這樣會影響交通。」
「那,爸爸,你認為你的行為好嗎?」

女兒突如其來的一問,讓雷培正嚇了一跳,以為她知道爸爸坐牢的事;後來才知,原來她指的是爸爸從來沒來看她,就連幼稚園畢業典禮竟然也缺席的事。

2011年,雷培正遭檢察官以製造毒品罪名起訴,求刑十八年。聽到女兒陪奶奶來面會一開口就問:「你可以接受自己的行為嗎?」當年情景立刻浮現,雷培正瞬間淚崩:「我怎麼這麼糟糕?從那時候到現在,中間隔了快二十年,我還是我行我素,依然沒有盡到作父親的責任……」

坐在伊伊身邊、眼淚從一開始就沒停過的雷媽媽,好不容易終於擠出一句:「這一趟來看你,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等到你出獄……」雷培正心頭再震,驀地發現,印象中的漂亮媽媽,曾幾何時頭髮竟然開始花白,滿臉盡是憔悴滄桑。

淚眼對望,視線一片模糊,雷培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在心裡吶喊:「老天爺啊,幫助我吧!」

模範生vs.超級虎爸

任誰也想不到,從國小到國中,不是當班長、就是拿模範生獎狀,國小畢業還得市長獎的雷培正,竟然會因為一張麻將,就此走上三十年不歸路。

雷家三代單傳,雷爸爸隨政府撤退來台,在政府單位任職。湖南騾子脾氣加上同事間難免互相比較,雷爸爸管教兒子可說是超級虎爸,下班回家只要看到兒子沒在讀書、寫功課,而是坐在電視機前看卡通影片,肯定一頓罵。

情緒壓抑久了,總有一天火山爆發。一次,父母親吵架,看見爸爸動手打媽媽,雷培正一個箭步上前就把爸爸推開,「你為什麼要打媽媽?」完全沒料到向來順從、不曾違逆的兒子竟然有此一推,雷爸爸一個踉蹌,額頭撞到桌角,火氣更大,平常抽皮帶打、吊起來打、把竹竿鋸成一段一段打,這次氣得拿起木棒,當下就準備開揍。

國中不比國小,個子長了,力氣有了,腦筋也靈活了,怎麼可能傻傻等著挨打?一看爸爸抄起木棒,雷培正馬上轉身往陽台跑,「再打!你再打,我就從這裡跳下去,讓你們雷家絕子絕孫!」生平第一次頂嘴,父子倆都嚇了一跳──雷培正沒想到這招竟然奏效,雷爸爸則是生怕雷家真的斷後──總之,雷爸爸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打就罵。

雖然拿市長獎畢業,雷培正的高中聯考卻慘遭滑鐵盧。仗著記憶力好,考前臨陣磨槍就有不錯成績,讓他不自覺驕傲起來,結果聯考放榜,只上了第四志願。雷爸爸一陣光火,沒第二句話──去國四班報到!

誰知,國四班竟成了雷培正的生命分岔點。 就像飛出籠子的小鳥終於嘗到自由的滋味,雷培正的心思也越來越野,重考放榜仍是第四志願──雖說是第四志願,可也是高職第一志願──無可奈何,雷爸爸只好讓步。

高一、十七歲那年,快考試前的一天晚上,雷爸爸的同事來家裡打麻將。雷培正最討厭他們來家裡打牌,又吵又愛使喚他做事,於是偷偷把一張麻將藏了起來。牌打不成,雷爸爸先是一頓罵,聽到雷培正還嘴,立刻換成一頓打。「都是你們啦,如果不是你們來我們家打麻將,我也不會挨打。」一聽兒子對自己同事不禮貌,雷爸爸更覺臉面無光,氣得下手更重,誰說情都沒用。

那一晚,等家人都睡著,雷培正隨便拎了幾件衣服,頭也不回就離家出走。

黑社會打滾三十年

才出家門,冷風一吹,雷培正其實很快就後悔,偏偏情緒正拗,又忘了帶鑰匙,想回家也進不了門。蹲在人來人往的紅燈區巷弄邊,那晚,認識了家裡開妓女戶、小自己一歲的阿狗,自此開始「不學好」,一路走向「不歸路」。

看著老大每天穿金戴銀、出入都是名車,盲目的英雄主義刺激著青少年衝動的血液,一個個迫不及待往裡面跳,雷培正也不例外。正式加入幫派後,收到的第一份禮物就是刺青。紋身師傅拿出各種圖案,想紋什麼就紋什麼,任君挑選。

「我紋很多啊,鬼頭、日本藝妓、日本浪子、獅子頭……」幫派出的錢?「你聽說過作流氓的,刺青還要給錢嗎?」直截了當的回答,理所當然得令人發噱。

第一次圍事也讓他深刻難忘。

「第一次當然會怕啊,阿狗拿了一把武士刀,我挑了一支比較長的鐵管──長一點,對方比較不容易近身嘛!」年輕人雖說血氣方剛,逞凶鬥狠是一回事,動刀動槍就不是玩假的了。

一夥人衝上前去,鬧事的小夥子拔腿就跑,眼看著就要跳上計程車,雷培正想也沒想、射標槍似地把鐵管一射,正中目標。「鐵管前面削得尖尖的,還有個倒鉤,一下就從他的小腿穿過去,當下他一腳卡在車門外,既上不了車,也拔不下來。我追過去,把鐵管從他的小腿拔出來,就把一塊肉給拉了出來,他痛得哇哇大叫,聲音就像殺豬一樣。」

敢衝敢撞、個性又火爆,雷培正跟著廈門幫老大蕃薯仔,天天打打殺殺,前前後後縫了一百多針還是不怕,從當人家小弟到有自己的小弟,「雷公」外號不脛而走。

二十五歲那年,雷培正開始碰安非他命,兩、三年後晉升到海洛因。有一天,他幫一位老大去拿海洛因,對方不給,說是欠了太多錢。沒辦法,雷培正只好如實回報。哪知當時那位老大毒癮發作正厲害,一氣之下只說了一句:「人生的意義,難道只有毒品嗎?」說完,從住處六樓往下一跳,當場身亡。

「唉,幹麼那麼傻,不要用就好了嘛,有必要自殺嗎?」當時雷培正還不知道上癮的痛苦,等到後來自己也受海洛因轄制,這才體會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因毒癮發作自殺過兩次、三進三出監獄的雷培正,陷在吸毒、販毒的無底深淵幾乎滅頂,直到遇見「台灣監獄之母」溫媽媽,才終於抓到救命的浮木……

……(文未完,請見2018年08月雜誌)

探索生命意義•分享生命經驗
我要訂閱宇宙光雜誌……>>More

》》Top《《


回首頁關於宇宙光奉獻捐款專區終身學習站刊物索取友善聯網徵才Pchome宇宙光購物專區
五餅二魚書屋Touch有聲文字館宇宙光雜誌關輔中心送炭到向陽光譜百人大合唱

©2014全人關懷機構E-Mail Us
10662台北市和平東路二段24號8樓 TEL:02-2363-2107
Christian Cosmic Light Holistic Care Organiz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