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姐姐官方部落格

宇宙光首頁 > Touch 有聲•文字館 > 本館內容 > 生命調色盤 > 綠

生活是一成不變的沙漠?還是綠意盎然的綠洲?透過不同的眼光,沙漠也有綠洲的風光。

遺憾

  每個禮拜,我都存有固定的時間到警廣錄節目。幾年下來,錄節目成為一種習慣,到了公司,逕自去拿錄音室鑰匙、拿錄音盤帶、拿配樂,自己到四樓錄音室,開門、開燈、上帶子、錄音。像是一個不變的公式。唉!當然,中間會有些小插曲──和同事們打打招呼、聊聊天,但機會不大。翁師傅卻幾乎是我每次錄音的一個必有插曲,因為偌大的四樓通常只有我們兩個人,我佔一間錄音室錄音,他佔一間或二間錄音室剪接節目或幫其他主持人錄音。每次進到錄音室前,幾乎都會和他打照面,我們會習慣性的問聲「早」,各自進入不同的錄音室,錄完了,通常又會碰到,習慣性的問一聲:「錄完啦?」道一聲,「再見!」他是個資深音控員,早期得金鐘獎,學生時代的我聽平安夜,凌晨小姐總會介紹他,所以他的名字我早就耳熟能詳。

  剛開始在公司遇見他,還帶著一種崇拜的心情。個頭不高、微胖、禿頭,每次見他,總給我一種「彌勒佛」的感覺,身體的輪廓真像。大嗓門、愛發一點牢騷、喜歡喝茶,公司四樓的熱水器上,永遠有他的茶葉。一大早,我先到,我總會為自己倒杯水,如果比他後到一點點,就得等一會才能倒水,因為他一定先在熱水器裡加水,或者讓它再沸騰,因為他要用熱水泡茶,而我只要有杯水可喝就行。每間錄音室都已排定使用者,他也有他固定的錄音室,但不知為何,他也常會用我的錄音室,之後忘了把鑰匙放回原位。

  所以,有時我一大早去錄音,卻不見錄音室的鑰匙,我必須等他來,雖然時間不會太長,但對我這樣把工作時間算得非常緊湊的人來說,一點點的等待就會讓我心急。後來,我發現,他的一間錄音室常不上鎖,於是,我再遇到自己錄音室的鑰匙不見時,就擅自到他的錄音室去錄,他倒也從來不以為杵。有時,鑰匙的消失與他無關,他也總是大方的讓我用他的錄音室,即便他在拷貝帶子,都會停下讓我用,而且總是用他的大嗓門說:「妳用!妳用!沒關係!」讓我用得心安。幾次忘了帶筆,為了要填節目單,就近找他借筆,他總是隨手拿支筆以有點誇張的語氣說:「妳看!筆在這兒等妳用呢!」我當然會道謝,並且保證用完立刻歸還,他總是會撮撮手說:「沒關係!沒關係!」我自己關在錄音室裡錄音,偶爾可以聽到他的走動及開、關門的聲音,我聽得出那是屬於他的聲音,給我一種安全感──至少這層樓還有個人。

  有時,工程部的同事維修機器,他會和他們聊聊天,粗厚的聲音總會透過門牆傳入我的耳朵,這種機會不多,我會關機等他們聊完,不好打斷他們的談話,因為機會真的不多,而且時間也不長。

  我常想,這樣一個在同一個工作上一待就幾十年的人,大部分時間獨自與機器為伍,心裡會想些什麼?眼看著廣播生態一天天在變,他會有什麼感觸?幾次想問,沒問出來,因為從零星的幾次談話裡,我知道,他好懷舊,我不忍心問他這些。

  那天,我如常去公司,鑰匙又不見了,我如常用了他的錄音室,心裡有點嘀咕:「怎麼每次都這樣!」等到工程部組長來錄音室做例行巡視時,已經十點多了,仍不見翁師傅,我順口問組長,他怎麼沒來?

  「他住進醫院了!」

  「住院?嚴重嗎?」

  「嚴重!猛爆性肝炎!」

  我問了問詳細的狀況,心裡有一絲的悵然。過了週末,週一再去公司,打探他的消息時,組長說:他大概不會回來了!

  我傻愣愣的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原來,他的肝已經全無作用,完全的肝衰竭,意識已不太清楚。前後才幾天呀?我有些震懾!

  錄完音,和同事們忍不住聊一下他,才知道他原來是很「辛苦」的一個人。孝順,但家庭背景複雜,年輕時代開始,就拼命工作賺錢、養家,孩子、妻子、家人幾乎都帶給他痛苦、麻煩,近六十歲的他,還常常在晚間下班之後,為老母煮飯呢!這幾年,他愛喝酒,常一喝就醉,工作份量不是超多,但時間不正常,工作的自我安排也顯得不經濟,所以份外勞累。發病前幾天,許多人都注意到他不太對勁,要他去看醫生,他還輕忽不以為意,直到在辦公室要昏倒,被送進醫院了,同事們去看他,他還一派輕鬆,清醒時,他告訴大家,沒關係,他休息二天就可以回來上班了。聽說,他到離世,也不知自己要走呢!

  聽著這些,我心裡有些酸楚、有些自責。多年來和同事,彼此感覺到對方的存在,但怎麼從沒留意到一直在我隔壁錄音的人有顆寂寞的心呢?怎麼從沒有和他「真的」聊過一次天?每天每天,他大多數時間是自己一個人關在小房間裡與一堆機器為伍,聽不同的主持人從機器裡說話,說的內容對他而言,恐怕只不過是聲音而已,他的苦痛、悲傷心情會怎麼發洩呢?難過時他就喝酒,難怪他會發點小牢騷,這些表象背後,有深沈的一種需要啊!只是沒人知道。據說,他很少提自己的家,就是幾十年的老同事對他的家庭背景也了解有限,如此的他,寂寞的感受是很深很深的吧!當一切的悲愁都鬱結在心時,是否就易引發肝病?醫學上的道理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憂傷、悲愁對身體具有致命的殺傷力,他是否就受害於此呢?

  如果,每次的相遇,我能多花一點時間,多聊聊幾句、多認識他一點、多體會到他內心的需要,是否可以及時的幫上他一點忙?我不知,但至少,此刻的我也許會少些遺憾──對一個常常見面的同事,我竟如此漠然,對他一無所知,也對他沒有產生一點益處;而他就在完全無知的狀況下撒手人寰。

  我不禁想,我的其他同事呢?那些天天見面,他們的存在是生活裡的當然,似乎熟悉得不得了的同事,我又真的「用心」相待了嗎?有一天,我會不會突然發現,原來我對他們毫無所知,在他們沈浸於悲苦中的時候、深深寂寞的時候,因為我的漠然與無知而絲毫未盡一點力、幫一點忙呢?我的存在,於他們又有何益處?

  我得像過往一樣按時去錄音,但每每看到隔屋緊閉的門,恍惚間總覺得那像「彌勒佛」的翁師傅仍活在那裡,與我同時開門,打個招呼,同時再關上自己的門。但事實上,那熟悉的身影卻再也不會重現,那個人在人世間已消逝,他息了地上的勞苦、結束了這段旅程。只是匆匆的啟程,留給曾在路途上相遇的我無限的悵惘與懊喪。

  希望,真的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對身旁的人有益處,真的希望自己能用心的對待周圍與我同行的每個人。

(作者金明瑋原發表於宇宙光雜誌89年11月號)

後記:這樣的遺憾,你是否也曾經有過?來者可追,善待或說多花點時間,好好的認識周圍的人吧!(2005.10.11)

》》告訴我們,你〈妳〉的想法......



※想看「綠色」其他文章,請到網頁右側Menu中點選。

※想至其他色彩中看文章,請點選下列色塊.......

從人物學習從人物學習 開一盞心燈開一盞心燈 叮噹小語叮噹小語 

心靈綠洲心靈綠洲  書海拾貝書海拾貝  故事之窗故事之窗 信仰省思信仰省思

IN THIS SECTION
 人間巧事
 那一堆五彩鸚鵡
 找一座山爬爬
 待子之道
 兔子不見了
 我現在就準備,好嗎~
 愉悅的心情
 甘願的心
 做人像人樣
 給自己幾行標語
 時間是我們的
 無話可說
 孩子是私人財產嗎?
 兒子的疑問
 愛與罰
 大家扮來「家家酒」
 催?催什麼催啊?
 兒子畢業了
 只為傳一份真情
 真的不一樣
 等待的滋味
 人間真情
 擦鞋婦
 遺憾
 白髮心情
 小小歪腦筋
 你想看什麼?
 搜尋一張臉
 美妙的時光
 永保常新
 大人的自由
 學習信任
 為孩子祈禱
 選擇的痛苦
 人生的睿智
 心痛的時刻
 受窘的爸爸
 拼不完的圖
 牽手運動
 駐足回後望
 福氣與勇氣
 泡湯有感
 野山藥
 靜待夜來香
 畫圈圈
 美就是美
 有什麼關係
 傘的故事
 有蓬的紙船
 平凡中的英雄
 等一等,有什麼關係?
 真是「苦」讀嗎?
 母親老了
 媽媽,給我加油,好不好?
 這一跤,好痛!
 陌生女子
 及時糾正
 其他文章:2009年之後
一個用聲音、文字Touch你心靈的所在。

 

回首頁關於宇宙光奉獻捐款專區終身學習站刊物索取友善聯網徵才宇宙光購物網
五餅二魚書屋Touch有聲文字館宇宙光雜誌關輔中心光譜百人大合唱
送炭到向陽
©2011 全人關懷機構傾心製作 E-Mail Us
Christian Cosmic Light Holistic Care Organiz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