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直想去日本觀賞金碧輝煌的聖誕節燈飾,終於圓了這個夢。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其中點滴,那就是──

原來,冬天也可以這麼美麗!

從來沒有在冬天出去旅行,出發前,把12月的日本想像成冰天雪地,特別買了雪靴、刷毛長褲、刷毛襪子及帽子等配備。實際上,溫度沒有氣象預報的那麼低,也許因為沒遇到下雨天,一路上幾乎都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這是上帝特別的恩典。

在寒冷的冬季,日本透過五彩繽紛的燈飾來傳遞溫暖與感謝,11月開始陸續登場,以聖誕節為高潮,然後在2月情人節畫下句點。這趟「追燈」的行程是這樣安排的:

第一站:東京

去東京,是為了把街道點綴得五彩繽紛的「霓彩燈飾」。白天,我們搭地鐵遊覽明治神宮、上野恩賜公園、東京御苑等景點。也曾大清早搭地鐵到築地市場參觀、吃早餐,然後到古色古香的「麻布十番街」逛逛。晚上,就奔走於一個個彩燈會場之間。

由於在東京只停留四天,所以只去了汐留、丸之內、晴空塔、新宿空中遊城等地方,離市區較遠的東京巨蛋、讀賣樂園只能放棄了。

很意外的,在12月中旬的東京可以看到銀杏和楓葉的表情。雖然「銀杏並木」的燦爛景色已經落幕了,不過,偶而在公園或路邊瞥見一抹楓葉的紅,一抹銀杏的黃,已經足夠讓你的嘴角綻開一個心滿意足的微笑。這幸福的色彩,也是上帝特別的恩典。

 
 

第二站:仙台

去仙台,是為了「光之祭典」。每年12月初到12月底,仙台市定禪寺通兩旁的樹上掛滿數十萬個燈泡,綿延一公里,把整條街道交織成一片光海,彷彿天上數萬顆星星在樹梢上閃爍。

很久以前就想參與這場盛會,被2011年的「311地震」打亂了樂章,當時,地震所引發的海嘯把仙台機場淹沒了。我們去松島時,餐廳老闆指著牆上一個記號(約一個人高),心有餘悸的說:「當時水淹到這裡……」

走出仙台車站時,細細的雪花從天空飄落,無聲無息的落在我們身上。沒有比這更令人雀躍的歡迎儀式了,我們在心底高呼:哈利路亞!當天晚上,我們穿梭在那片閃爍的光幕底下,遊客如潮水,把街道擠得水泄不通。這一年,光之祭典的主題是「愛的樂章」,這首樂章不只譜在樹梢,也譜在人們的臉上、心裡,把災難過後所有的創傷都撫平了。

第三站:高崎

去高崎有兩個目的,其中之一是「JR兩毛線」。這條鐵道沿著渡良瀨溪谷行駛,每年這個季節,沿線17個車站都綴滿繽紛彩燈,成為一部行駛在無數光點之中的「浪漫列車」。

我們買了一日卷,先搭車到「大間間」,在渡良瀨溪谷玩了2-3個小時,黃昏時再搭上這部「浪漫列車」,從大間間坐到終點,再從終點坐回起點,觀賞沿途各站的彩燈。入夜以後天氣很冷,這節列車只有兩節車廂,乘客寥寥無幾,更增添了幾許寒意。而且,每個車站的彩燈只有列車靠站時驚鴻一瞥,還來不及驚呼就閃過去了,覺得有些美中不足。

第二個目的,是為了有「日本尼加拉瓜」之稱的「吹割瀑布」。事前一直查網路,確定冬天瀑布的水是否依然湧流,不過,我忘了查一件事。我們從高崎搭上越新幹線到沼田,再轉搭關越巴士到吹割,抵達後才知道冬天園區不開放。雖然留下一個遺憾,卻也得到「一度C的溫暖」。

上帝的安排總是這樣,用不完美襯托完美,用遺憾襯托驚喜。我們在前橋車站看到一張海報,日本全國各地的燈飾大賽,冠軍的頭銜落在櫪木縣足利市身上。

足利,是兩毛線上一個站。如果沒有這張海報,我們就與全國第一的「絕景燈光秀」擦身而過了。

第四站:輕井澤

輕井澤是有名的渡假勝地,更因天皇和皇后美智子在此邂逅,被塗上一層浪漫色彩。不過,吸引我來輕井澤的主要原因,因這裡是歐洲宣教士最早在日本建立教會的地方。

我們拜訪了位於銀座通的「聖保羅教堂」,和「蕭記念禮拜堂」,也拜訪了位於星野地區的「高原教會」,及我心裡最嚮往的、最特別的「石之教會」。可惜,因為教堂裡正舉行婚禮,遊客無法進去參觀。

隔了好幾年再造訪日本,發現他們的旅遊服務更貼心了。在東京地鐵站,只要你站在自動售票機前面,馬上有人過來問:「需要幫忙嗎?」

在任何一個火車站,只要你望著牆上的列車班次,立刻有人走過來:「需要幫忙嗎?」如果你回答:「我知道要搭哪一班車,只是在看時間。」他會立刻遞給你一張時刻表。

一位日本學者說,日本文化是由自然美學支撐的。對日本人來說自然就是神,神的慈悲沐浴著大地和草木,他們以一種親和的感情來注視自然、接觸自然、和捕捉自然。往往,對一株櫻花或一棵楓樹表達內心的讚美──綺麗,綺麗(美麗的意思);也會對一碗白飯表達內心的感恩──おいしい(好好吃的意思)。

這是一種惜景、惜物的感情。

這本書,就是以這種感情來描寫途中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一棵枯樹,一座池塘,一片雪花,一列火車,一間教會,一個平安夜,以及每一盞把冬天的夜點綴得五彩繽紛的燈光!

  (文摘自《日本冬季行旅》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