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薄柔纜 Roland Peter Brown (1926年~2019年8月17日)
生於中國河北,為美國門諾會傳教士薄清潔醫生的第五個孩子。
1941年,因中國政局不安,薄柔纜獨自返美,接受高中和大學教育。
1953年來到台灣,1955年在花蓮設立基督教門諾會醫院。
晚年自認年紀老邁而不願成為台灣人負擔,於1994年退休返美。

 

漫天烽火──漂泊流離的童年

薄柔纜是薄清潔宣教士夫婦鍾愛的么兒,1926年生於河北省,排行第五。

襁褓中的薄柔纜於1927年初次離開中國。當時中國北方、南方局勢危急,薄太太帶著兩個女兒及僅十個月大的薄柔纜返美。幾經輾轉,數番流離,薄氏一家終於在暌別數年之後團圓了。1940年,中國在日軍的侵略及共產黨的內亂中,局勢更加混亂。薄柔纜被送往戰火尚未波及的韓國平壤就學。未幾,戰禍延及韓國,只好返回天津附近的通縣就讀。時局越來越危急,薄氏夫婦決定把么兒送返美國。1941年暮春,薄氏一家再次經歷生離死別的煎熬。15歲的薄柔纜懷著堅忍和信心獨自搭船返美。從此,展開了長期與父母分離的歲月。


步上父親的後塵

時光輾轉,薄柔纜已是一位踏實負責、聰敏進取的大學青年。大一那年,薄柔纜結識了同在伯特利大學就讀的同班同學素菲。正當他們相知相愛的時刻,薄柔纜的大學生涯卻因徵召入伍而中斷。薄柔纜堅信殺人是犯罪的,深覺自己不該入伍上戰場,轉而向美國政府請求以其他方式服役。於是他被指派參加土壤保持計畫,並在一所精神病院擔任勤務兵。三年後,薄柔纜退伍、完成大學學業,進入芝加哥大學醫學院就讀,並與素菲共結連理。

薄柔纜幼年時候,母親常期勉他日後成為一名救世濟人的牧師。及長,自忖不擅言詞不適成為牧師,所以改以修讀應用數學為大學志向。服役期間接觸了許多無助的精神病患,心生悲憫,復學之後遂改讀心理學,以成為一名心理學教授為人生志向。

一個百合盛開、清風習習的早晨,薄柔纜跪在小教堂的聖壇前,熱淚盈眶的回應了上帝的呼召。他決定步上父親的後塵,成為一名到異邦宣揚上帝大愛的宣教士。隱約中,與童年生活連結的中國,永遠認命無限忍耐的中國子民……在在牽動著他內心最深處的心弦。於是,薄柔纜決定大學畢業後就讀醫學院,以醫療傳道為一生職志。

 

台灣──薄柔纜獻身的祭壇

醫學院畢業之後,薄醫師的住院醫師訓練再次因奉召入伍而受阻。薄醫師也再次請求被指派非軍事任務,其中一項選擇就是到台灣為山地原住民做醫療服務。1953年,在美國門諾會總會的支持之下,薄醫師夫婦來到台灣。來台不久,美國政府即認可了薄醫師先前的服務並允許他退役。然而,此地的工作已展開,並要持續數年才能告一段落。

1954年,薄柔纜醫師在美國「門諾會海外救濟總會」的協助下,創辦了花蓮「基督教門諾會醫院」。其前身是「山地巡迴醫療工作隊」,自1948年起,一群由美國「門諾會海外救濟總會」差派來台專業醫護宣教士們,不畏艱難的穿梭於花東地區的山地部落,為布農、阿美、泰雅等原住民及平地的貧民展開醫療服務。門諾醫院初創的前八年,對平地同胞及原住民均採「一人一元」政策,只要一塊錢可以看病也可以開刀。


親力親為的後山赤牛

當時東部肺結核病猖獗,對於肺結核患者,薄醫師更是懷著極大的悲憫。他為了給予肺癆患者更好的醫療,而返美鑽研胸腔外科。1960年,時年34歲的薄醫師已經是一位學有專精的胸腔外科醫師,他毅然捨棄一切,包括親情、友情,偕妻子再次來到物質極度缺乏的台灣。薄醫師回到了他所創立的門諾醫院,接任院長。在他精湛醫術之下,救治了許多肺結核病人。為了讓患者安心療養,薄醫師在美麗的秀林鄉山腳下設立肺病療養院。肺癆是會傳染的,薄醫師顧及病患的尊嚴,與患者接觸的時候從不戴口罩。

認識薄柔纜宣教士的人,都知道他是個對工作十分熱愛、執著的人,當年跟過他的醫學生們常在背地暗暗叫他「赤牛」(克苦耐勞、賣力固執的黃牛)。清晰的頭腦、明快的處事、驚人的體力與工作量都令同僚們自嘆弗如。有一次,薄醫師得了肝炎,許多人不解的問:「薄醫師怎麼可能生病?怎麼肯生病?」大家才知道薄柔纜醫師不是鐵打的。其實他還長期與胃疾為伍,一連八、九個小時的胸腔手術、半夜的急診、日間的門診、無數住院病人及繁忙的會議、行政事務,怎麼可能不把人累倒?

儘管工作如此忙碌,薄醫師從不輕忽自己的穿著,除了白色的醫師服外,他總是穿著剪裁合宜的西裝,搭配著襯衫和花色高雅的領帶。簡而不俗的穿著加上高雅的氣質,薄醫師是門諾醫院員工們公認的「帥哥」。而他的穿著正顯示著他的敬業及賢內助薄太太的蘭質慧心。


知足常樂,主賜夠用

薄醫師自律甚嚴,對部屬的工作要求也絕不苟且,每個與他共事的人都對他又敬又愛。然而,「鐵漢」也有無比溫柔的一面,他從不因繁忙疲倦而輕忽對病患的關顧,有位乳癌婦女住院期間,女兒乏人照顧,薄醫師夫婦甚至將她的女兒接回家中照料,直到患者出院為止。

薄醫師擔任門諾醫院院長期間,未曾支領醫院一毛錢薪水。房子是租賃的公寓,生活費是美國教會奉獻的,子女們在美國的教育費是貸款而來。多年前,女兒在美國動腦部手術,薄醫師夫婦連回美國探視的機票錢都得先支領教會為他們預備的養老金。一部偉士牌摩托車是薄醫師長年代步的交通工具,退休前兩年才買了一部普通國產轎車。然而他們從不怨天尤人,反而常滿足的說:「四十年來我們實在很快樂!」


到美國很近,到花蓮很遠

對上帝的堅定信心與愛心一直是薄柔纜醫師得力量的泉源,每次主持手術之前,薄醫師必定領著病人及醫護人員,謙卑的向上帝祈求。他也常常為同事們禱告,許多祝福藉著他的祈禱而傾注在門諾大家庭,以致門諾醫院能不斷成為別人的祝福。

薄醫師在戰後荒無貧困的台灣療傷時刻,落腳在最乏人問津的「後山」花蓮,為貧民、原住民奉獻一生。他為台灣的中國人盡心竭力、仁至義盡,琳老還東奔西跑募款、演說,深恐自己付出得不夠。「到美國很近,到花蓮很遠」是薄柔纜醫師常對台灣人說的話。

 

「給自己」的美國醫師

1990年,薄醫師在離台返美前夕,忍不住說話了:「臨別前我有一個請求,我為台灣朋友擺上一生,我的父親也為中國人限上四十年光陰,你肯不肯為花東偏遠地區的醫療獻上一些金錢與心力呢?」

其實薄氏父子為華人社會擺上的儲金前、時間,更把「自己」也給了。給東西給錢已經不易,把自己給了,而且日復一年的獻上,更是難能可貴。

四十年前,薄柔纜醫師帶著妻子來到台灣;四十年後,已垂垂老矣的薄氏伉儷兩袖清風的返回故里。薄太太患有嚴重風濕症,其實並不適合居住在花蓮,因為蝕骨的海風及潮濕的天氣常令她舉步維艱。然而,信仰和意志超越了肉體的苦楚,他們還是選擇住下來。

薄柔纜醫師及薄太太退休返美之後,他們欣然住在當年曾受惠於薄醫師的學生們,集資為他倆購買的住宅裡攜手相伴。行醫四十年的薄醫師終於有自己的房子了,他們回首前塵,心中盈滿著對台灣的思念、對上帝的感恩及對歲月的滿足。

2011年,春天,年與疾病拔河的薄太太素菲女士息了世上勞苦,歸返天家,好不容易收拾起對愛妻的思念,同年冬日,86歲的薄老醫師支身重返久違的台灣,踏上繫念牽掛的故里,薄老醫師說:「回家真好」。

(文章摘自/《風雨中的彩虹──基督徒百年足跡》5-5,〈花蓮門諾‧世紀燭光──薄柔纜〉 )


薄柔纜醫師27歲開始在台行醫,直到1994年、68歲才退休返美。
退休臨別曾說:
我為台灣人擺上一生,
你肯不肯為自己的兄弟捐獻一點點錢,
讓這個慈善醫院能夠繼續幫助貧困的病患呢?

2019年8月17日,薄醫師逝世於美國,享受93歲。

(文摘自/門諾醫院粉絲專頁貼文)


花蓮門諾醫院建置紀念網站 
門諾醫院創辦人薄柔纜醫師紀念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