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果施洗約翰的爸爸媽媽撒迦利亞和以利沙伯,事先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將會英年早逝,他們是否會阻止兒子走上這條不歸路?

如果浪子回頭故事中的父親,事先知道兒子會花光所有財產,並淪落到與豬爭食的慘狀,他是否仍會將財產分給小兒子並任其帶走?

我相信多數人會選擇傾向於否定的答案。

三個月前,百人大合唱的容耀老師,請同工傳給我一篇他寫的文章〈必死的決心與不死的準備〉。當時看過之後心中很感動,想到容老師和師母在中風和多年抗癌的經歷中,仍然又喜樂又忠心地服事,忍不住感謝神,讓我們有這麼美好的屬靈長輩在身邊鼓勵我們。

如果當時的我,事先知道三個月後,我的先生會在肝癌切除左肝手術後突發心肌梗塞,在加護病房與死亡搏鬥十二天才得以活著,將來還要面對漫長化療過程的未知痛苦,我是否仍會熱血澎湃地認同容老師夫婦的美好見證,只因當事人並不是我?

楊育正醫師是一名婦科癌症醫師,也是馬階醫院的前院長,行醫三十年,曾將無數病人由癌症陰影底下挽回,也忍痛送別不少被癌症帶走的病人。他在確診罹患淋巴癌後說:「我曾宣稱,我用心治療我的病人,用同理心對待,教導他們要『面對疾病,繼續生活』,然而,不曾親身與死亡錯身者,所有安慰的話語都如同『隔岸觀火』。」

是的,當我乍聽先生在經歷五小時的大手術之後,短短三小時內又要再經歷第二個大手術,且生死一線間,忍不住一邊大哭、一邊開始召聚在不同地方的孩子,立刻到醫院會合等待。直到後來看到先生被推出開刀房,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感謝主,還活著,讓我還有機會學習怎麼堅固我的弟兄。」隨後又如同楊醫師一樣想到:「感謝主,世上有這麼多人因為所愛的人病了,都在經歷痛苦,所以我的經歷幫助我,以後可以更了解他們的苦,這是個恩典。」當這些意念從我心中自然湧出,很奇妙的,我的眼淚慢慢停止,心中的平安越來越大,腦中所想也越來越單純:不論未來狀況如何,我都要專注等候神的作為顯現、神的旨意成就,並享受祂時刻的同在。

記得曾經有一位隨夫到日本宣教的師母,在寫給我的信中提到:

使徒保羅曾在他的宣教之旅經驗說到「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煎熬、痛苦的過去可以忘得了嗎?幾經默想之後,漸漸得到一些啟示:能夠「忘記背後」,乃是先有「努力面前」的心志。

100公尺短跑的奧運選手,唯有在10秒以內跑完100公尺,才可能有奪牌的機會;然而這些短跑選手在站上跑道之前,背後必承受許多艱苦訓練,這是他們不會忘記的。但是當他們站在跑道上的時候,他們只想一件事,就是專心、全力、向著前方的目標線衝刺奔跑;背後那一切受苦的經驗,只是起跑前的踏墊,奔跑時就會完全離開且忘記。

這段經文讓我認識到一個真理,倘若我的人生焦點一直放在背後的痛苦經驗,就無法向前,抓不到那份屬天賞賜──就是與神同在的新生命。上帝對我們的呼召是帶來轉變,而非停在原地,乃是將我們從原來的無知,進入更深的認識祂而喜樂。

2006年,當我從醫師口中證實所懷的第四個孩子是唐寶寶時,上帝對當時憂心忡忡的先生和我說:「不要害怕。」十二年來,我們一家六口因為亮亮這個寶貝,常常享受在喜樂和幸福的恩典中。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提筆此時,先生與我仍住在醫院中,一起學習忘記過去的艱難,攜手面對每一個未知的挑戰。謝謝一路以來陪伴我們的同工和弟兄姊妹,更感謝神,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中,使我們相信且盼望:2019年雖會經歷水火,但必會進入豐富之地。

但願所有宇宙光的家人——親愛的光譜讀者,未來陪伴同樣在死蔭幽谷中掙扎的人時,不是以為自己可以拯救或者改變他們,而是忠心見證另一個更美好世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