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後,在身心都較為疲憊的狀態下,點開了一封mail:

親愛的貞屏老師:

好久不見,我是市北畢業的小淳,老師還記得我嗎?

去年我在工作上遇到很大的挫折,我覺得好累,有許多失望,也有些自我懷疑,過程中,除了尋求諮商、與摯友討論,也一直想著在市北念書的美好,想起您鼓勵並堅持讓我們成立支持小組,要同學彼此陪伴和支持。(同學們到現在都還會聚會呢!)知道仍有一群良善的人在自己的崗位上耕耘,對心理諮商仍留存希望;也想起老師曾經在我面對創傷與自我懷疑時,給予我無條件的涵容、支持與肯定,讓我有力量在艱困中繼續走下去,並提醒自己是個很好、很努力的人,得到過很多的愛。

寫這封信,是想跟老師分享──雖然沒有再上您的課了,但您給予的愛與教導,卻持續影響著我的人生,讓我不是只陷在憂鬱與自我懷疑裡,而是學習保護自己,用溫和與智慧,堅持做自己該做的、能做的,因此,我已經勇敢決定這兩天要提離職。

雖不清楚下一站在哪裡,但我知道老師一定會給我大大的祝福,我也會加油的,把好的壞的都轉為成長的養分,繼續往前走!因為我想要慢慢成為像老師一樣,能帶給別人愛與力量的人!

有機會能當老師的學生,是上天送我的禮物!^^

小淳

腦中想著當年與小淳的互動,在走向洗手間時,遇到支著拐杖迎面而來的志工阿姨,我們兩人臉上都露出大大的笑容,一邊寒暄一邊擁抱──七十多歲行動不便的志工阿姨,生命中曾經歷許多艱難和痛苦,但是只要沒有生病,每週都由更高齡的先生開車載來宇宙光擔任志工,看到她就彷彿看到上帝如山高的恩典,活生生擺在我的面前。

腦海中又浮起我們一位高齡的董事,在剛出院的情況下,竟如過去數十年一般,提早好幾小時來開董事會,同工心疼他,他卻說:「我擔心開會人數不足無法成會,所以還是得來。」

前幾天,我們去拜訪另一位高齡九十二歲的董事劉老師夫婦,坐定後,老師拿出他根據我的訪談大綱親筆所寫的稿子,一字一句念給我們聽,當他說到每年都很擔心宇宙光的財務窘境時,他哭了,結束訪談時,他語帶權柄和託付的禱告,帶給我無限的力量……

什麼樣的陪伴可以歷久彌新,甚至越陳越香?我的學生小淳告訴我的答案是:在逆境中給予無條件的涵容、支持、肯定、愛與教導;志工阿姨、董事們給我的回答是:持續地、付代價地陪伴人走第二里路。

〈箴言〉說:「好施捨的,必得豐裕;滋潤人的,必得滋潤。」(十一:25)原來,我們都享受著許多人給我們的滋潤,以致於我們可以去滋潤更多人,這似乎是天國的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