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耶穌的醫治不是在自然界中超自然的神蹟。那些只不過是在一個被破壞受傷不自然的世界中真正『自然』的事情。」──摩得曼

隱藏的神蹟

們若相信宇宙是上帝的創造,那麼自然律就不是自然生發的,乃是上帝刻意的設計,那麼自然律本身就是神蹟(神所做的事),是上帝藉著自然律來管理這個世界。神蹟可以是一件沒有發生的事。比方許多人會為出了大車禍而沒受傷的神蹟而感恩,以為是神蹟,但是很少人會為沒出車禍而感恩。筆者一次出門時受到一些耽擱,結果在家附近的公路上遇到塞車,後來知道在前方不遠的地方發生了一件大車禍,原來是對面來的車道上有部車子跨過分隔的安全島,迎頭撞上這邊的車子。結果讓我塞車等了好久,十分的懊惱,都是那位仁兄電話講得太久!後來轉念一想,好在他講得久了些,不然我就會早幾分鐘出門,那麼出事的車可能就是我了?假設我撞車沒死,做見證感謝上帝,說時速每小時60公里迎面互撞沒有喪命,這是神蹟,而一位仁兄電話講得太久,沒有出車禍,豈不也是恩典嗎?神蹟本是上帝為了施恩而行的。除非有特別的原因,上帝不需要違反祂自己所創造的完美奇妙的自然律。

神蹟就是上帝藉以向人說話的事情

所以神蹟可以是一件事情發生在特別的時刻(timing),或者是發生在一個特別的地方,或者是幾種事情特別的組合,或者是所謂的「巧合」。有人說「神蹟就是上帝藉以向人說話的事情(啟示祂自己)。」這樣說來,上述那通過長的電話,對我而言,也可以算是一件神蹟了。神蹟的要旨不在乎一件事情有多「神奇」(現代的魔術看來都非常的「神奇」),而是在乎上帝在那件事情中顯明祂特別的旨意。一個「有心人」常常可以看見神蹟,因為上帝可以用很平常的事情向他說話,而對一個不信的世代,也就少有神蹟給他們看了。

筆者在1989年十月初忽然覺得身體不適,又加上一些沒有想到的教會服事的需要,就決定取消原定那月16日去舊金山史丹福訪問的計畫,當時心想去史丹福作學術演講是件光榮的事,不去有些可惜。哪知十月17日在舊金山附近發生了7.1級的大地震,是北加州多少年來最嚴重、損失最大的一次地震。這可以歸諸於湊巧,可是上帝似乎在告訴我,不要太羨慕這些,世上有更可貴的事。若說「神蹟就是上帝藉以向人說話的事情。」那這件事情就是神蹟了。神蹟像是一面窗子,它邀請我們從它看到它後面的景色,而非要我們矚目於它的本身。

……

上帝只是在三度空間中的上帝嗎?

為了解釋的方便,設想有人生活在二度空間的世界裡。他們住在一個四面有牆壁的房間中,這房子就是一個平面上的長方形。再設想一個三度空間的圓球,從這長方形上面(就是第三度空間,平面上所看不見的)進入這房間,在房間裡的人只發現忽然房間中無中生有地出現了一個點(就是當這球剛剛觸到平面的時候),當這球慢慢穿過這平面時,房間裡的這個點漸漸擴展成一個圓圈,這二度空間裡的人只見這圓圈先是無端地變大,然後又縮小,變成一個點,之後就消失了。對這人而言,這是一個無法了解的「神蹟」,對在三度空間裡的人來說,這是一件完全合理並且很簡單的現象。二度空間裡的圓圈,是三度空間裡的圓球的一部分,是圓球在二度空間裡的切面。球是更完整的圓。同樣的,我們的圓球,也只是四度空間裡的「圓球」的一部分,這個更完美的「球」,卻不是我們住在三度空間裡的人,所能容易想像的形狀。

現在設想上帝存在於四度(或更高度的)空間裡,當復活後的耶穌基督忽然顯現在門窗關閉的房間中,我們也可以看成是在高度空間裡的主,進入到三度空間中的投射(切面),我們在三度空間裡的人,不能看見祂完全的真像,因為祂在我們空間的「上面」(或外面),我們的空間並不包含祂的所在,只不過是其中全然微不足道的一個切面就是了。我們能夠看見的,僅僅是祂在三度空間裡的樣子就是了,是可以隨時改變的。我不是說上帝必定是在高度空間裡,我只是要說明神蹟是可以想像的,上帝能做的,只會比我們想像的更奇妙。

神蹟的意義

所以神蹟的發生,不見得需要有特殊新自然定律的出現。上帝不見得需要臨時創造一個新的重力定理為了叫水倒流,祂可以除去讓水不能倒流的原因(比方移動地層的高度)。上帝也可以用已有的其他定理讓水倒流(例如大風、地震,甚至一些到現在還不明白的力場等等),或者祂除去水需要倒流的原因等等。大自然是祂精心的創造,是祂榮耀的一部分。

《聖經》鼓勵我們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因為「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這種經歷,也是經歷了神蹟。

神蹟歸神蹟,但是神蹟不是胡扯(nonsense),上帝不能畫一個四方的三角形,上帝也不能說謊,上帝是一切實存的來源,而撒旦是一切虛謊之父。當《舊約》中的義人約伯在他無端受苦的時候,上帝沒有立時解救約伯,也沒有回答約伯他為何受苦的問題,但是當約伯了解到上帝是一位何等偉大的造物主,他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不是所有的事我們現在都需要明白,上帝要我們明白的,祂本來就樂意啟示給一切尋求的人。愛因斯坦說得好:「我們只有兩種生活方式,一種以為生命中沒有任何神蹟;另一種卻以為生命充滿神蹟。」愛因斯坦雖然沒有表明他自己對生命的看法,筆者竊以為他持後者的觀點。

對一個相信宇宙是上帝創造的人而言,神蹟是不需要解釋的,對一個不相信上帝存在的人而言,神蹟是不能解釋的。對筆者而言,只要是「起初上帝創造了天地」,其餘的都是細節與小事了。神蹟是上帝恩典的彰顯,是祂的作為,正如耶穌所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有耳聽的,就當聽。

(文摘自《答非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