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個人都喜歡品嘗美食。前幾天中午,因為與同工正專心討論而無視大樓提醒午休的音樂已經響起,突然看到熱線志工黃姐,手捧著一碗熱騰騰、料滿滿的湯,小心翼翼地走進我的辦公室,她還不許我拿,因為怕燙到我。安穩地放下碗後,她帶著安詳、滿足的微笑就靜靜離開了。十五分鐘後,我趕忙坐下來品嘗這碗蓮子、蓮藕雞肉湯,入口的溫暖,迅速撫平的不只是我那空空的胃,因為我發覺自己的臉上,也不自覺浮現出黃姐剛剛那安詳和滿足的微笑。食物,真奇妙。

家傳料理的氣味,也是情感記憶的表徵。

許多長輩習慣把愛藏在食物中,藉著豐盛的佳餚傳遞滿滿的關懷,家人也會以「把菜吃光光」的具體行動,表達心中的感謝。記憶中每次過年,大嫂總是會煮幾道固定的「廖家過年菜」,如:羊肉清湯、鳳梨苦瓜雞、薑母鴨、以及蘿蔔糕。有趣的是,其他時間我們很少吃或煮這幾道菜,因為老公說:這不是「我們家過年的味道」。

蘿蔔糕不只是蘿蔔糕,而是一種家族連結的象徵。除了獨特的味覺以外,大嫂想要傳承的,可能是家族的情感脈絡,藉著「一起用餐」,強調的是「關心陪伴」,那是一種吃在嘴裡,情感記憶與溫暖卻流動在心裡的雙重滋味。羊肉清湯不只滿足身體的營養需求,更是讓平常總是負責近庖廚的我,感受到被長輩關愛、照顧的幸福。那獨特口味的薑母鴨,也讓我們的孩子感受到彼此血緣相依的歸屬感。

精心烹調的食物是情感溫度的表達,即使它不一定美味,不一定好看,但是,你一定會吃進那溫暖。

十月底,老公終於做完功課──十二次化療。出院隔天就是老公的生日,結婚二十五年來,家人過生日都很低調(意思是吃蛋糕式的慶祝)。今年老公因剛化療完,沒有食欲,無法吃什麼食物,但我相信有一種食物他一定會吃,那就是孩子親手煮給爸爸的生日晚餐。

於是,一向堅決實行假日不早起的小女兒,在爸爸生日那天,自動到超市採買了新鮮食材,下午也早早就把自己關進廚房中大展拳腳,專心做義大利香腸麵。平時只會張著大大的笑容說:「媽媽,你煮得好好吃」的亮亮(他是我們家中最會肯定我廚藝的人),也趁著姊姊煮麵的空檔,煎了一個麻油荷包蛋(在姊姊一旁心驚膽跳的監督下)。結果呢?孩子們的爸爸果然把菜都吃光光!

天天與所愛的人共進晚餐,在現代社會中或許是太高的期待,但只要心中有他(她),願意細細體會他(她)的需要,一個荷包蛋、一碗麻油雞湯,都能讓更多的心被溫暖,更多的心更靠近。

在聖誕季節中,想要表達那無法言喻的感謝與祝福,何妨藉著食物,以愛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