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一段時間了,我們的家庭生活、工作真是脫了序,很混亂。

今年(2019)是和合本聖經翻譯滿一百週年,為了記念從事翻譯聖經的宣教士,宇宙光計劃製作「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巡迴展」。這樣的大工程,讓我們日也忙、夜也忙,可說是犧牲家庭生活,還好珍寶很貼心,從來沒有抱怨過這對父母太忙碌於工作(因為她比我們還愛宇宙光,呵呵)。有一個星期五晚上,我們在宇宙光加班到快十點,她實在太想睡了,自己默默用裝碎紙的袋子鋪成床,就安然入睡。看著她睡著的臉龐,忙碌之餘,心中不免充滿感恩:「怎麼有這麼乖巧的女兒啊!」

 
 

一天晚上,跟珍寶道晚安後,又是我們工作的開始。或許因著四月中旬展期迫近,我的心與口常常是焦慮與碎念的,相較於我的急躁,做稿的棟良相對沉穩太多了。就在我們兩個七嘴八舌討論稿件時,棟良突然說了一句話:

「施約瑟啊!我終於做到你了……施約瑟啊!我終於做到你了……」

頓時,我被眼前這位不眠不休、又幽默又沉穩卻又忙碌做稿的老公,深深深深震撼,我心中的OS:「我想的都只是掛圖的數量、進度,他想的卻是與每一位宣教士的對話、相遇,並要為他們發聲……」

啊!原來我們兩個的等級差這麼多!頓時有點羞愧,卻又以他為榮。(這一段當時沒有說出口的話,現在終於寫出來了,哈哈哈!)

為了躲避羞愧,我馬上轉移話題:「這些翻譯聖經的宣教士,真的很偉大吼!」棟良感性地說:「是啊,找資料時看到狄考文、富善,為翻譯聖經付上的代價,還有他們說的話,我都快哭了……」夜深了,我看到棟良眼角似乎泛著淚;夜深了,要趕明天上班,我也必須睡了;夜深了,為了與宣教士相遇,棟良還醒著。我拍拍他的背:「我先睡了,你也不要太晚。」

凌晨4:30,不知為何突然醒來,看著書房的燈還亮著,本想起身去提醒他趕快睡吧,但,我想一定又是一樣的答案:「想要一氣呵成、靈感不能斷……」之類的話,於是,我在心中向神禱告:

「願感動馬禮遜、狄考文、富善、施約瑟……的靈,加倍感動李棟良、蔡佳吟和李悅。」

>>延伸閱讀〈宇宙光是我和爸爸媽媽的好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