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1952年,美國著名的哲學家、神學家、思想家保羅‧田立克(Paul Tillich)出版了他的名著《Courage to be》,一時洛陽紙貴,轟動學術思想界,迄今不衰。但「Courage to be」該如何譯為中文,似乎各有不同。當時存在主義浪潮在歐美各地,方興未艾,蓄勢待發,於是有譯為「存在的勇氣」,也有譯為「生之勇氣」者。而那個年代的我,甫入初中不久,狂飆背逆,結黨反叛,失落失喪,不知生命意義為何,人生價值何在。進入高中以後,逐步跨越各項生命關卡,但覺生命中一把一把熊熊烈火,被上帝的愛逐一點燃,舊人已死,不知不覺、不知怎麼搞的,就一天新似一天地成為一個新造的人了。誠如經上所記:「舊事己過,都變成新的了。」從那時起,我就知道,在我的肉身生命之中,有一股昂然勃發的生氣,在我外體可見的形體之內,沛然流動行走,生命生命,其奧祕不可測度,實無法用言語思慮所能形容於萬一。

年輕時期寫作文,總喜歡從調上幾句「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陳腔老調開始。而一生的時光,也就這樣如飛而去地從指縫腳跡間逝去了。記得讀大學時期,存在主義思潮迷漫衝擊整個思想界,在一片「存在」、「存在」的呼聲中,「失落」、「失落」、「我們是失落的一代!」的悲鳴,卻覆天蓋地掩蓋一切。「我是誰?」「我每天拚死拚活、悽悽惶惶地奔來跑去,究竟是為了什麼?」「無意義」、「無希望」、「空無」、「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在一片忙碌中,日子如飛而逝,我們手上擁有的「東西」似乎越來越多,但生命中擁有的意義與價值,卻驚人地流失不見。我們的一生也驚心動魄地從現代化「失落」與「存在」的呼喊掙扎中,落入「無絕對」、「無真理」、「無上帝」、「去人無人」(dehumanization)的後現代悲劇中。我們誇耀的,是一件一件抓在我們手中、看得見的「東西」;我們付出去的,卻是一去不回的生命永恆的意義與價值。難怪耶穌要提醒我們說: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可福音八章36~37節)在看得見的「有」,與看不見但卻確實存在的「是」之間,你的選擇是什麼?親愛的朋友!你必須先找到你之所「是」,先「是」你自己,然後你才知道該「有」的是什麼。老實說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難怪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一劇中,要藉著哈姆雷特大聲呼喊:「To be or not to be,That´s the question.」而這一句簡單的台詞,四百年來也困住了許多吟誦傾聽這句話的人。我猜田立克寫《Courage to be》這本書的時候,或許也受到莎翁這齣名劇的影響吧!所以讀大學年輕時,我喜歡把這本書名翻為「是自己的勇氣」,是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並且坦然歡喜接受自己之「所是」,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是大智慧,當然也需要大勇氣。

宇宙光在過去四十五年多的日子中,一直想盡辦法陪伴每一位讀者,尋找上帝所賜生命之「所是」,在上帝所賜恩典中,智慧勇敢地活出我們生命中精采的每一天。

迎向2019新的一年,祝福每位讀者享有上帝所賜豐盛生命,充滿智慧,勇敢迎向生命中的每一天。

你羨慕得著生命中的「所是」嗎?來吧!讓宇宙光陪伴你走進「所是」的豐盛生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