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1905)

中國內地會(今海外基督使團)創辦人。
被稱為「中國內地會之父」,也被稱為「信心差會之父」。
出生於英國約克郡,父母都是敬虔愛主的人。
1854年抵達中國開始宣教生涯,傾其畢生於中國福音事工。

屬靈教育

戴雅各夫婦都是熱心的循道會會友,這一派所注重的對聖潔生活的追求、勤儉以及關懷基層民眾,自然也成為戴家的傳統。

舉例來說:戴雅各的收入固然不錯,戴家卻始終維持著極節儉的生活,並熱心助人。戴雅各律己甚嚴,但當面對繳不出要費的窮人,他卻對病人說:「我們把這筆帳送到天堂去算吧!」並鼓勵病家再來取藥。這一榜樣對孩子們培養自制、自律的習慣與愛心有極大幫助,對戴德生日後的宣教生涯,更是不可或缺的基本操練。一個揮霍成性或沒有愛心的神職人員絕對不可能帶出多大的事奉果效。

同時,建於他們的熱心侍奉,每逢玉被獎章實,夫妻倆一個踱著步子說出大意,一個飛快地記下內容,以及他們講道、主領查經班、教主日學的畫面,都是孩子們極為熟悉的。戴雅各也長在晚餐後扶著孩子們的肩膀為他們禱告,並諄諄叮囑他們學會「愛你們的聖經」,因為人的話會出錯,神的話卻絕對不會。

他們經常勸勉戴德生兄妹:「如果這世界真有上帝,我們便應信靠祂、順服祂;無論是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別人,我們當傑盡所能,以最聰慧的途徑完全獻身事奉上帝。」在這樣日積月累、耳濡目染的屬靈教育之下,孩子們不但時常「演出」講道的戲劇性節目,也都很早就學會禱告。

戴賀美(戴德生的大妹,Amelia Hudson Taylor)三歲時,就會禱告求主「挪去我頑皮的心」,讓作父母的真是感到十分阿們。同年戴德生六歲,他更發下豪語:「我長大以後要到中國去傳教。」事情發生在戴雅各和訪客高談中國屬靈光景的荒涼時,那些年間戴雅各實長領著家人一起閱讀巴彼得(Peter Parley)的書《中國與中國人》(China and the Chinese)。


我長大後要到中國傳教

戴雅各常常說:佔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國,總共只有六名宣教士!

他認為,中國人發明了火藥、羅盤、紙張和印刷術,尤其印刷數的發明更帶來了基督教快速而深入的廣傳,像這樣一個聰明、對世界文明有重大貢獻的國家,竟然少有人把福音傳給它?這個發明紙張和印刷術且熱愛文化的國家,竟然沒有聖經可以閱讀?......他認為這種情形簡直是匪夷所思、令人難以忍受的。

戴德生的天性熱情如火,這席話立即點燃了戴德生的豪情壯志,因此發出了那段豪語。可惜戴德生的身體一向孱弱,連就學都有困難,因此他父母只是彼此對望一眼,什麼也沒有多說。

因為戴德生的健康不理想,他在家中一直待到十一歲。幸好戴雅各夫婦都重視教育,他們懂得也多,因此戴德生在家中也受了很好的教育。他跟父親學習法文、拉丁文、數學,大一點也學著協助父親處理藥房中的事務。戴雅各知道他喜愛大自然,也極力支持他,為他訂閱雜誌,並從藥房拿來許多瓶瓶罐罐幫助戴德生蒐集標本、進行研究。

當然囉,戴雅各所喜愛的「中國」也是戴德生兄妹經常學習的主題,舉凡版圖大小、人口......,戴德生兄妹無不朗朗上口,在邦士立鎮上儼然是兩個小中國通,但他們可還不知道,日後上帝將要用他們為中國做什麼樣的大事!

戴德生在多年後回憶雙親時說:「關於我本人及神准許我做的事,我欠我敬愛的父母一筆說不盡的恩債。他們已經進入永恆的安息,但他們行事為人的感化力,永遠不會消褪。」


最美最好的路

他對自己說:「如果真有一位神,我便相信祂、跟從祂,並且完全地事奉祂,那確實是一條最美最好的路。」

因此,他想要盡力使自己成為一個基督徒,在一切行為舉止上力求完美。但周遭的拉力是那樣大,何況他也確實走錯了路──沒有人可以靠自己得救,得救本是神白白的賞賜。結果他感到更加挫敗和沮喪,最後他想:「某些原因注定我是不能得救了,那麼,我何不盡量享受這世界的歡樂,反正我的來生是毫無指望了。」

他並不知道,在他自己長期的內心掙扎時,他母親賀雅美早已看出他信心即將失落,而再為他不斷禱告著。

那年冬天,戴德生因為眼疾而辭職在家幫父親的忙,這時戴德生已經是十七歲的青年了。


得著生命之道

六月中有一天,戴德生結束工作後百無聊賴,便欲找書來消遣,無意中中撿起一張人們傳福音常用的福音單張。「總是一樣的,」他想:「開頭一個故事,結尾就是說教,福音單張就是這麼無趣,我就只看開頭吧。」他打算只要一看到那些陳腔濫調就把它扔開。

同時,他並不知道在五十哩外漢博(Humber)河邊巴頓鎮(Barton)舅媽家中作客的母親,正在想著怎麼打發下午的時間。

最後,他決定為戴德生的得救悔改回房禱告,禱告若不蒙應允,就不踏出房門一步。他立即關上房門跪下禱告,把他的憂慮、懇求一一向上帝傾訴。
戴德生所讀的單張記載著一個患有嚴重肺病的煤礦工人森馬錫(Somerset)的故事。在他病逝前,基督徒探望他、向他傳福音,讀聖經給他聽。他們讀到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上,祂的身體揹負了我們的罪孽。那些基督徒說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大喊:「成了」時,森馬錫便感動、接受主,得救了。

故事很簡單,卻引發戴德生一連串的思考──甚至他都沒有餘暇丟棄後段的結尾。

「『成了』什麼?」


成了

他從一些過去所受到的信仰教育與思索裡,慢慢找到了答案:「『成了』就是對罪作了完全的補償──代我們還清了罪債、為我們的罪而死,那就是耶穌基督。」

他想:我還能為自己做什麼呢?我幹嘛用盡力氣用自己的方法使自己得救?──關鍵在於為我們訂了十字架的耶穌!
想通之後,他感到無比的喜樂與平安,立刻跪下來讚美主。

多年後他回憶說:「我清楚記得,我是何等地喜樂,我將我的愛傾倒在神面前,一再向祂表明,我對祂的感激之情,當我無望之時,祂已為我作成一切。我求祂讓我為祂作一些事,以表明我的愛與感激;一些捨己的是,無論多麼艱難、多麼渺小的事,只要能得祂的歡心。我清楚記得,當我將自己毫無保留奉獻在祭壇上時,一種神聖莊嚴的感覺,深深地臨到我,我確知祂已悅納了我的奉獻。神的同在,成了不可言喻的真實與祝福。我深深記得,當我俯伏跪在祂面前時,那不能言說的敬畏與喜樂充滿了我。」


母親與妹妹極力禱告的結果

同時,經過數小時與上帝的摔跤之後,母親賀雅美也感到自己的禱告已蒙垂聽,她也在房中喜樂地讚美主。

不久之後,戴德生撿起一本小冊子,以為是自己的,因為外觀完全一樣。打開一看,見有一行字:「每天為哥哥悔改祈禱三次」,才知道是賀美的,這行字寫於一個月前。

藉著母親與妹妹在神面前絕不放棄的迫切禱告,戴德生得著了屬靈的新生命。自此之後,戴德生就專心踏上這條最美最好的道路──事奉創造天地的主,再無反悔。

1849年,戴德生在禱告中感受到神乎召他到中國去宣教。

就在那天晚上,戴德生在房裡安靜祈禱,深深感受到神是多麼愛他。他日後回憶說:「我永遠不能忘記,我在全能神面前,與他立約,我幾乎要退縮,但已是不能......從那時候起,我深信我已蒙召到中國,直到如今,這信念不曾離開我。」


(文章摘自:《全然奉獻為中國的戴家──從戴德生到戴繼宗》,徐欣嫻,宇宙光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