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宇宙光」,是個讓我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熟悉的是,從唸大學時期的初接觸,20多年來,《宇宙光》、免費贈閱的《光譜》和〈生命與歌〉,一年過一年如老友般陪伴著我,不斷的訴說著安慰與生命的話語;而陌生的是,除年輕時曾上過容耀老師的一期團體聲樂課外,其他同工團員我並不認識,直到最近加入愛心合唱團,並參與三場聖誕音樂會演出。


喜歡唱詩讚美主
去年六月《光譜》刊登一則愛心合唱團的報導及招收新團員消息,心中幾番主微聲催促:「何不去參加呢?」經禱告數次後,終於拿起電話,報名參加。

加入當天正好是愛心合唱團10週年團慶,會場充滿了歡慶的氣氛。練唱結束後,指揮賀老師介紹新加入團員,問我怎麼會來到愛心合唱團?我說:「我喜歡唱歌讚美主,常常邊騎車邊唱詩歌,因此當我看到光譜招收新團員,就報名參加了。但我的聲音普通,如果指揮不要我,那我就回家自己唱吧!」 沒想到賀老師立刻回應道:「那怎麼可以?回家唱就看不到這麼美麗的指揮了。」指揮的幽默話語,舒緩了我緊張的心情。


加入愛心,洗滌更新
愛心合唱團裡有風趣的指揮、寶貝的團員,每次練唱都即興演出,令人笑口常開,無形中拉近彼此的距離,而經常開懷大笑的結果,身上細胞也跟著青春了不少。練唱時,所唱的詩歌充滿了愛,當中又有真理的歌詞與優美的旋律,使我的心靈時常感到豐富與滿足;我們也常一起禱告,或分享神的話語,練唱雖辛苦,但神的話語是活水,經過活水的洗滌與聖靈的更新,我們的外體雖漸漸毀壞,但裡面的人卻天天在更新。

經過指揮一再的諄諄指正與辛勤練唱,現在,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宇宙光、在教會、在生活中、在任何地方,歌唱讚美主,主深知我們各方面不完美,卻喜悅我們從心中發出對祂的真誠感恩與頌讚。


愛與醫治,石心變成肉心
聖誕節期間,愛心合唱團在廈門街浸信會演出時,我那50多年不曾踏進教會的老爸,竟然去了!

唸大學時我蒙恩信主,但爸爸非常反對。多年來試著傳福音並邀請上教會,他從未去過;請教會資深弟兄來我家探訪,他總嚴詞以對。他不去教會,可能是會起衝突。後來,才知道他唸大學時,曾碰到一些同學口中說著聖經的話,但卻用這些話圖利自己,因此對基督信仰極反感。

長久的等待與守候,終於,一個76歲的老人家,在家人陪伴下,騎著30分鐘的單車來教會了!會後中午一起用餐時,他表示音樂很好聽,甚至還說,也許、真的,人生就是要以今生來換取永生。透過音樂所傳達的聖靈的運行與感動,竟可以這樣的融化冰冷剛硬的一顆心!


祂的愛,如星閃耀
另外,在復興堂的演出,除了愛心合唱團,還有宇宙光師曠知音雅集國樂團,以及伯大尼兒少之家土豆支敲擊樂團。當天有寒流來襲,天氣真冷啊!前往教會途中,在漆黑冬夜刺骨寒風裡,我思索著:伯大尼都是些什麼樣的孩子?那些孩子們年幼就遭遇離棄,心靈受到了怎樣的傷害呢?怎麼可能會有快樂?未來又在哪?……問題接連湧出,但我沒有答案……。

七點半,節目開始,伯大尼土豆支敲擊樂團終於登場了!站在台上的孩子們,所展現出來的自信與喜樂,一點兒都不像我所想像那樣的「無語問蒼天」啊!也沒有悲憐自己的身世,甚至在他們臉上,我看不到埋怨,他們也沒有藉著音樂來宣洩心中的吶喊和抗議……,整場演出,我只看到充滿童趣與歡樂的樂曲和節奏,彷彿宣告著:即使父母不在身邊,我們仍有神的愛!祂的愛醫治了我們,我要因此感謝祂,以各種樂器大聲響亮的頌讚祂!

是的,神的應許如黑夜中的星星,夜越黑,星星的光芒越閃亮。

散場後夜已深沉,天也更冷了,但如歌的行板在心中迴盪,反而越感受到神愛的溫暖。


行動大輪持續推進
聖誕節演出結束了,但神愛的運行並未停止。

宇宙光的事工,雖不像教會事奉那麼直接,但在不知道的地方、不認識的人與家庭裡,辛勤撒種傳愛的福音,使他們從黑暗中轉向光明,從撒旦權下轉向神;藉著歌唱讚美,帶下神的國,使神的旨意可以行在地上,如同在天。

相信神行動的大輪會不斷地往前推進,不斷賜福,且更多地使用屬於祂的宇宙光!


(文摘自/宇宙光2015.02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