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都思是誰?
麥都思?

我想,絕大多數人對麥都思這個人一定一臉茫然、毫無印象。就如許多無名的傳教士一樣,他也是一個在歷史中被遺忘了的英雄。

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1796.4.29~1857.1.24),英國傳教士,晚年自號墨海老人。1816年,年僅二十歲的麥都思,奉英國倫敦會差派,前往馬六甲、檳城、巴達維亞,勤習華人語言交化,從事文字出版、教育關懷、探訪宣教諸項工作,接受裝備並等待機會,以便進入中國大陸宣教。麥都思原係印刷工人出身,以印工身分投身宣教工作,1819年按立為牧師,其一生事蹟貢獻,亦均在此。

據上海社科院副院長熊月之先生考證,第一本用「石印技術」印刷的中文書籍,是麥都思在巴達維亞印刷的《中文課本》。1843年,麥都思成為第一位來到上海的宣教士,在上海宣教之初,設立了影響深遠的墨海書館,更設置了當時堪稱先進、以牛力為動力的印刷機,結合當時來華西教士,培養了一批年輕、通曉西學、對近代文化有深遠影響的中國學者知識分子,如王韜、李善蘭等人。他們和艾約瑟、偉烈亞力、裨治文、郭實臘、楊格非等宣教士,撰寫、翻譯、出版了許多介紹西方政治、科學、宗教的書籍。

當時麥都思和王韜等人都住在墨海書館,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出版的書籍除宣教佈道、聖經譯本及注釋外,尚有關於絲茶產業的報導、《博物新編》三集、《植物學》八卷、《代微積拾級》十八卷、《大美聯邦志略》二卷、《代數學》、《全體新論》等專書,影響至為深遠。除了大量印刷出版書籍以外,墨海書館並定期出版《六合叢談》刊物,成為當時知識分子共聚研討、思想交流的平台,對發展成長中的中國社會文化,有其不可磨滅的貢獻與影響。

麥都思一生忙碌、冒險深入、腳蹤踏遍多處福音未及之地;分發宣教小冊單張之外,他更深入華人社會文化,撰寫專書、編寫通俗文體之福音小冊,推動宣教,廣傳福音。前者如1838年以英文寫作出版、厚達六百頁的《中國的現狀和展望》一書,激勵戴德生創設內地會,點燃了向中國內地宣教佈道的熊熊烈火;在此同時,他還以「尚德者」為名,寫下並出版了像《三字經》這樣深入華人文化脈絡、介紹聖經信仰內容的福音書刊,實在令人欽佩。

當然,作為一位開荒的宣教士,如何把上帝話語的信息,清楚明白地傳給華人,必然是宣教士的首要職責。

打開麥都思的工作日誌,你會發現,除了上述諸項繁重的工作以外,麥都思在整個聖經翻譯出版的工作上,更是終其一生、全心全力、完全擺上。尤其在《委辦譯本》及其後有關聖經翻譯的神學論辯中,麥都思以其對中文的深厚造詣,均當仁不讓、全力投入。

為了掌握宣教、開拓福音宣講機會,麥都思也一直投入參與醫療救濟工作,他與雒魏林醫生(William Lockhart)在上海所從事的醫療宣教工作,是西醫進入上海的開路先鋒,逐步發展成有名的上海仁濟醫院;他也積極參與反鴉片運動,上書立言、慷慨呈辭,充分發揮一個宣教士的社會影響力與價值觀。

1857年1月21日,經過四十年在宣教工場上鞠躬盡瘁、奮力博鬥之後,麥都思拖著一身疲憊病痛,搭乘輪船回到久違的故國家園,三天後,1月24日在病中平安離世,葬於倫敦阿布尼墓園。

從那時開始,162年倏然而逝,對這位我們遺忘己久的英雄,讓我們肅然站立──
敬禮!

後記:

今年是和合本聖經翻譯出版一百年,也是影響華人文化近代化、宣教本色化至關重要的五四運動一百週年紀念。為此,宇宙光策劃了一連串講座、研討、出版活動,並舉辦「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展」,巡迴世界各地展出,舉辦各項特會活動。

這項活動籌劃思考了好幾年,隨著如飛而逝的時光,把我們一步步逼向忙亂、乏力、不可能的困境中。「主啊!祢知道,我們所能所有的,只有這麼多,怎麼辦?怎麼辦?」眼看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們心中的焦慮也與日俱增,不知如何是好。直到最近,一段讀過很多次、可說非常熟悉的經文,忽然湧現眼前,上帝的話語藉著保羅,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敲打在我們煩躁不安的心際:「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腓立比書一章6節)上帝既然在我們心中「動了善工」,祂必定會在耶穌基督的日子,成全這工。

有了上帝應許的話語,忽然間,我們真的如有神助一般,不可置信地進入這項事工最後衝刺階段,文字稿竟然在短期內完成了四分之三;一幅幅精美掛圖,也在日夜趕工製作中;講座研討會的講員已大致確定;首展及講座將於4月18日在中原大學舉行,其他國內外展出場次也陸續安排中,請代禱支持。有意安排展覽或講座研討者,請與我們聯絡。

為了推廣宣傳這個深具歷史意義的事件,我們特別仿古精心設計,出版早期蒙召、向華人宣教,在聖經翻譯、廣傳福音各項工作上著有貢獻的麥都思所撰的聖經《三字經》,以作紀念,每本定價六百元;另發行贊助紀念版一千本,奉獻五千元以上,即贈送贊助紀念版聖經《三字經》一本,所有奉獻款項均作為「和合本聖經一百週年慶典活動」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