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耶穌在祂最重要的證道「登山寶訓」的末了,用了一個很有名的比喻告誡所有聽道的人。

祂說:「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 」(馬太福音7章24~27節)

       最近幾個月,因為馬禮遜入華宣教二百年慶典紀念活動正面臨一個重要的轉型時期,這一段聖經便常在我的腦海心際間反覆出現。感謝主,過去兩百年的華人宣教史,就像主耶穌的登山寶訓一樣,一直在我眼前浮現。過去兩百年來,神確曾藉著歷世歷代來自世界各地的宣教士,用他們的生命血淚,寫下了一頁又一頁撼人心絃的華人教會歷史。從馬禮遜入華時連一個信徒也沒有的艱苦情況中開始,雖然經過馬禮遜二十七年的努力奮鬥,信主的人也不過十人左右,由此可見在華宣教的困難,實在遠超我們所能想像。想要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建造一座宣教福音大廈,的確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感謝主,從馬禮遜入華宣教以後兩百年來,我們看到有許多許多宣教士前仆後繼一代又一代的來到中國。他們堅持的信念就像西門彼得當年在眾人面前所宣示的一樣簡單清楚而明白,無論在任何的困難險阻之中,他們對所傳揚的耶穌,仍然像西門彼得在馬太福音16章16節一樣,始終如一的這樣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耶穌對西門彼得這樣的認定宣告,非常看重,祂對西門彼得說:「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16章18~20節)

       於是,兩百年來,我們看到許多宣教士在基督耶穌這位永生神的兒子這塊磐石上,也讓自己像彼得(彼得的意思就是磐石)一樣,成為一塊一塊疊砌這棟宣教聖殿的堅石。

       打開教會歷史,這樣的磐石見證轟然聳立在那裡,雄偉堅固而壯大。過去三四年來,我一直在這棟屬靈華廈之前瞻仰吸納,對我的生命造就成長,有極大的影響。我曾深入地底基層,看到每一塊層疊而起的基石,都經歷過石匠的斧鑿修砍;我也曾爬上這棟高樓的樓頂,放眼天下,體會萬里遠瞻的遼闊。讀教會史,走過宣教士的生命歷程,你會忽然間看到自己透明的站在歷史長廊之間,你會更多的認識自己,也會更清楚的看到上帝的手、耶穌基督的腳蹤,使你在驚異讚嘆之際,忍不住俯伏在主前,大聲說:「主啊!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經過這幾年的操練經歷,我們終於更清楚的找到了今後延續馬禮遜慶典活動的基礎磐石是什麼。我們也看到了主耶穌基督親自在我們前面開路,用祂的神蹟同在,證明祂確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在過去這些年間,祂奇妙的為我們開了許多扇門;使我們更加確定相信馬禮遜紀念學苑的事工是一件在磐石上施工建造的聖工,這些證據如下:

1、過去數十年來,神在學術文化界逐漸開路,使今日之學術文化界有更多受過良好訓練的專業人士投入教會宣教史之研究,也更能客觀接受真正宣教史之研究成果。使過去被學術文化界人士視為「險學」,不願亦不敢涉入的研究領域,逐漸成為當代「顯學」,吸引了不少優秀學者投身其間。

2、過去三十餘年,神已預備呼召了許多基督徒在教會宣教史這個領域中建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得到學術界的肯定與接納。我們也有幸親歷過這些恩典與祝福,尤其是過去兩三年來,在馬禮遜入華宣教二百年紀念活動在世界各處展開之際,我們更清楚的看到了神的預備。因此,我們更敢憑藉信心、承接呼召,在此時此刻展開馬禮遜紀念學苑的各項事工。我們相信這些事工的確是奠基在磐石之上的。

3、目前本學苑在專業人力方面先有林治平弟兄以義工身分全力投入;魏外揚弟兄亦決定申請提前退休,於二○○八年中,憑信心加入本學苑;另有查時傑弟兄亦準備在退休後加入本學苑。請為這些人禱告,求主供應他們一切需要,保守他們身心靈健康壯大,明白神的旨意,在學苑初創之際,奠下良好基礎與正確異象方針。從教會宣教史的見證我們確信,神在建造祂的靈宮聖殿之前,必先揀選一些合祂心願、聆聽呼召、回應異象、願意獻身、完成使命任務的人。

 4、當外在環境逐漸顯明,一切似乎已經齊備之時,許多現實的難題曾把我們圍困了好一陣子,而最大的困難則是以我們的財力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一個合適的地方,開始這件似乎是神呼召我們去做的事。我曾努力奔走,試圖解決,但都無功而返,毫無建樹。

       然而,感謝主,服事不是憑藉自己的聰明才幹、竭力而為,服事是經歷到一個神蹟的展開,服事是讓人確認耶穌所說的「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馬太福音19章26節)也就是保羅所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4章13節)這些經驗也是馬禮遜一生宣教事奉的注解。誠如馬禮遜在來華船上對船長嘲弄的詢問所作的回答一樣,他說:「我不能,但神能!」只有這樣的事奉才能在事奉中看到我們的主耶穌「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這樣的事奉才是奠基在磐石上的事奉。


以下讓我簡略的說一下神如何伸手介入賜給我們這所樓宇的經過。
       1977年9月5日(馬禮遜是在1807年9月4日到達中國的),經由朋友輾轉介紹,我斗膽應邀前往沈府,與我國著名農業專家、知名學者沈宗瀚老先生(當年他已年逾八旬)談論有關基督教與華人歷史文化間一些困擾老先生的難題,沒想到我這個後生晚輩,竟然獲得老人家破格禮遇,謙遜相侍,不僅在談話時攤開紙筆,勤作筆記,並在告別時親筆題贈他的「八十回憶」一書,以一個後生小子竟能得到我所景仰的前輩學者如此禮遇,令我印象深刻,銘感於心,三十年來不敢或忘。然而,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沒有機會與沈府的人有任何來往聯繫了,如此一幌,就是30年的時光如飛而逝的去了。

       2007年中承教會中一位長輩宋伯母熱心聯繫,告訴我高齡96歲的沈老伯母想要見見我,幾經安排我終於能在一個週六下午在宋伯母陪同下,前往沈府拜訪沈伯母及她的女兒沈慈源女士。他們的家位於忠孝東路四段台北最昂貴的地段上,從大樓的電梯中出來,我的記憶就逐漸恢復了,進入客廳,擺設依舊,連當年我和沈老先生談道的那張桌子依然放在那兒。沈老伯母告訴我,沈老先生那天跟我談話後,心情一直很好,信仰更為堅定滿足,直至被主接回天家,都十分平順滿足,亳無遺憾。然後話鋒一轉,老人家滿臉笑容的對我說自己也已年邁,一直思考將來這座沈老先生住過的樓宇該如何使用才更有意義。當她知道我們一直在從事宣教士與華人歷史文化的研究推廣工作後,當即決定把這座樓宇捐獻出來,作為未來的馬禮遜紀念學苑苑址。那天老人家的興緻很高,臨別時一直送我們到電梯口,握著我的手對我說:「我真高興,看見你我就很高興,謝謝你啊...…」謝謝我?是不是有點奇怪?老實說我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給嚇著了,怎麼可能呢?這件事是真的嗎?我忽然間恍了神,竟然連一句話也回不出來。

       沒想到沈府的動作很快,兩天後的週一下午便約了律師及代書到沈府,他們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文件檔案,週二沈伯母母女二人便在代書陪同下,親自前往相關單位辦理一些必須的法律過戶手續。在我還沒有來得及回過神的時候,神在最恰當的時間,輕輕鬆鬆的解決了我們永遠不能解決的問題。

       感謝主,在這件事上,神讓我看到的不僅是一棟房子,更是那位賜房子給我們的主。在這棟房子背後,我們看到了我們所事奉的主「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有了這麼多的憑證,我們知道馬禮遜紀念學苑這所房子是建立在磐石上的。

起來,讓我們一起來建造吧!


(文摘自/宇宙光2008.02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