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兩節聖經,在我六十多年前剛信主的時候,就能朗朗上口背出來。一句是〈路加福音〉十九章10節:「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另一節聖經則記載在〈約翰福音〉十章10節,也是出於耶穌親口自述:「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這兩節聖經簡明扼要、卻又清清楚楚地宣示,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間的原因與目的。自我信主六十五年來,首先是耶穌親口宣示的這兩句話,召喚我進入上帝所預備的救贖恩典中。回想初中那段叛逆反抗時期的掙扎與痛苦,誠如保羅所說:

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18~21、24節)

在那個正當個人生理、心理發展面臨尷尬變化時期,也正是台灣社會文化面臨滔天巨變的關口,科技發達、物質豐盛;理性思考、唯我獨尊;人權民主、快速發展,都在那些年間不約而同、聲勢滔滔、排闥而來,卻始終解不開當代人發自生命內層失落失喪的哀哀呼求。「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回想當年,我們雖然奮臂高呼「自由!自由!」的口號,但是,為什麼立志為善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呢?在歷次掙扎打滾失敗以後,我們必須承認,那些事不是「我」做的,而是住在「我」裡面的罪做的。照保羅所說,在這種情形下,我們不再是「人」,而是一個被罪捆綁的「罪的奴僕」,哪有什麼自由可言?

這種徒具「人」形體的「人」,就是耶穌所說「失喪的人」。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間,流出寶血,死在十字架上,完成救贖計劃,就是為了尋找拯救這些「失喪的人」,使他們重新享有生命的祝福與恩典,進入上帝所賜無限豐富、更豐盛的生命之中。

有了這一層認知,我在1954年起,從一個失落痛苦、被罪惡纏繞、失去自由尊嚴的高中學生,被主尋找拯救,成為一個享有生命、並且天天享有「更豐盛生命」的基督徒。

感謝主!這兩節聖經也一直帶領我,一步步走入更豐盛的生命服事中。從早期在教會或校園中的服事,看到一個又一個年輕人生命的改變;到如今,五十多年的歲月如飛而逝,當年的年輕人也已經六、七十歲了。看到這些當年被主尋找拯救的「失喪的人」,大家共聚一室(或「共在一板」、「共在一個群組」中)回憶往昔舊事、數算點滴恩典,心中更是澎湃感動不已。

這種情況,尤其在專門從事反毒拒毒、戒毒戒癮的晨曦會聚會場合中,更為明顯。看著前後左右充滿歡聲讚美的弟兄姐妹過來人,他們一生走過的見證故事,像影片一樣,從我眼前滑過。從晨曦會總幹事劉民和牧師開始,一段一段精釆演出,絕無冷場。想到晨曦會工作剛開始時,當年身上刺龍刺鳳的大哥,一個個橫眉豎目、脾氣暴烈,還有……

那些翻臉如翻書、動輒掄臂揮拳的黑道好漢,以及為滿足毒癮需求而無情無義偷拐搶騙,還有那些被毒品控制、用盡各種方法戒毒卻屢戒屢敗、徹底絕望的可憐蟲,這些人如今卻直挺挺地站在那兒,有些甚至是牧師傳道、有些結婚成家、有些決志獻身裝備,成為進入各個不同地區的戒毒工作人員。回想三十五年前,宇宙光藉由「送炭」工作,陪伴晨曦會在台灣從零開始,一代又一代傳衍成長的過程,這兩節聖經帶著無比的能力,再次衝撞我的心頭。

無論在宇宙光也好,或經由宇宙光外展連結的相關工作也好,甚至是我多年投身的全人教育工作也好,對我而言,我都用下面這句話概括說明這些工作的方法、終極目標與意義:

「一個人陪伴另一個人,讓兩個人越來越是人,活出更豐盛的生命。」

耶穌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很簡單,請聽耶穌說:
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人子來,為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耶穌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你找到了答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