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瑾的小女兒任任在安親班遺失了心愛的色筆,回家跟媽媽哭訴。媽媽提了好幾個方法想幫忙解決問題,任任都說「不要」。最後,岱瑾實在「沒法度」,只好問:「那你希望怎麼做呢?」

任任回答:「……我打電話去關懷熱線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