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寫《動物明星秀》時,正值人生低谷,身體進廠維修,暫停全職工作,只能零星接些案子在家工作,卻意外蒙上帝憐憫,在這期間完成一直想寫、卻始終沒機會寫的書。

愛讀科普書、愛看動物頻道的我,在那當下好像回轉像孩子──我很享受這樣的時光,也很欣賞這樣的自己──傻呼呼的,跟著鏡頭或是作者的敘述,驚歎動物的超能力,讚歎動物世界的神奇……。許多年前,我也曾埋首實驗室,在無菌室、培養皿、顯微鏡裡追逐這些奧祕,我很清楚這是多麼孤獨的旅程。這些偉大的科學家、動物攝影師,為了探究不為人知的奧祕,走上這座寂寞的祭壇,我常想,在最最最孤獨的時候,任何人只要有一點點渴慕的心,都會跟創造這些奧祕的上帝相遇吧──這是神聖的孤獨。

而我,一個從實驗室轉換跑道至文字工作的「山寨文化人」,長久以來最想做的,就是把這些在孤獨中淬煉的精華,化成一般人讀得懂、又有趣味的文字。台大教授張俊哲在推薦序文裡說:「作者以第一人稱的寫作手法,融入每個『動物明星』的角色,將該動物的行為、形態、生理等現象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來,完完全全讓動物的相關知識和你我之間『零距離』。」又提到,這種表達方式,不啻是消除學習生物恐慌症和厭煩症的一劑良方。

實在很感謝張教授的溢美之詞,書籍出版後,還真的有補習班跟我聯繫,邀我去教國中生物,當下心動只存留5秒──謝謝,再連絡──青春期的小屁孩我可招架不住,我還想偶爾進入那神聖的孤獨,偶爾傻呼呼地跟著影片裡的動物驚歎,偶爾提起筆來,讓我們與動物零距離。

生態閱讀:

>>《動物明星秀
>>《一個小小的伊甸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