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院中豎立楊煦牧師的名言:傳福音,養小孩,交朋友。

台南往六龜的路上,目光一直受這裡奇形怪狀的小山丘吸引,想像是不是有六個山丘,加上外型很像烏龜,所以稱為「六龜」?另有一個疑惑是,光復後的台灣,到處都有失去家庭的孩子,他們都需要照顧,楊煦牧師為何千里迢迢到偏僻的山地設立育幼院?

這裡是個家

滿懷期待與疑惑,我們來到「六龜山地育幼院」,迎接我們的是院長楊子江,他是楊煦的兒子,育幼院的家人都親暱稱他「二哥」,這也是六龜山地育幼院的特色──不是一個機構或單位,而是「家」。大多數公益或慈善機構因為受限於資源與經費,都有離院的年齡規定。我們問二哥,孩子幾歲就得離開?二哥疑惑地看著我們,緩緩說道:「這裡是個家,只要孩子需要,隨時可以來去。長大的也會回來,幫助我們照顧更小的孩子。」看著二哥略顯疲倦的面容,我們啞然失笑,這其實是個簡單的問題,我們卻受社會的制度與看法所困,機械式地思考問題。「這裡的孩子從小就叫我的父母『爸爸』、『媽媽』,而不是院長或牧師,我們就是家人。」二哥說得理所當然,瞬時就體會到這裡濃郁的親情。

至於二哥的名字,為何會取得那麼偉大,和中國第一大河同名?「哦,這也有好處,自我介紹時很容易解釋,連名片都可以省下來。」二哥講話的語調和細密,讓人沒有絲毫壓力,至於他的名字,當然有著深深的涵意。「父親從中國大陸來台灣,非常懷念故鄉,所以幫我取這個名字其實很正常。父親生性喜歡和平,身處當時那麼大的戰亂,很希望離開大陸後,可以找到平靜生活的居處,所以才選擇來台灣。」

↑建立六龜山地育幼院的楊煦牧師和師母林鳳英。

把楊煦牧師的生平重新放回時代的大舞台,我們恍然體悟,原來楊煦牧師竟有躲避戰禍、尋找桃源的想法,才選擇台灣,而且落腳六龜。事實上,楊煦和妻子林鳳英的結縭,也帶有這樣的意味。林鳳英是苗栗縣泰安鄉泰雅族原住民,和楊煦結婚後,兩人都不習慣都市生活,後來到六龜牧會,也才有六龜山地育幼院。

你買的雞蛋都是壞的

楊煦祖籍山東,講的自然是山東話,妻子林鳳英是原住民,只會講泰雅語和日文,可想而知,兩人溝通必然充滿許多障礙。二哥追憶父母的趣事時,總是忍俊不禁。「有一次,父親要請客,但媽媽不會煮漢人的飯食,於是父親買了一袋雞蛋,交給母親,也沒說什麼就出門辦事了。待他回家卻找不到雞蛋,問媽媽雞蛋在哪裡?」二哥公布答案,笑聲頓時響遍會客室。「媽媽對爸爸說:『你買的雞蛋都是壞的,每個都黑黑的,我都丟掉了。』原來,爸爸買的是皮蛋。」

林鳳英在育幼院的角色有多重要,楊煦在一段紀錄片中有非常傳神的形容,大意是:「我不在的時候,她是家長;我在的時候,她是媽媽;打掃家裡的時候,她是工友;處理公務的時候,她是辦事員;煮飯的時候,她是炊事員;洗衣服時,她是洗衣婦。」

有神,真是有神,絕對有神

五十四年前,也就是1964年,六龜山地育幼院正式成立,當時處境極為艱困,常常面臨無米可炊的窘境。育幼院前面橫著一條荖濃溪,沒有橋,沒有路,楊煦夫婦和二十幾個孩子要讀書、採買生活用品,出入都要涉水而過,平日已非常危險,遇到大風大雨就只能望河興嘆,死守待援。1973年,蔣經國總統來到這裡,為他們興建一座吊橋,解決交通問題。時至今日,寬廣的馬路鋪好了,吊橋也功成身退,卻成為育幼院感恩的標誌。

↑蔣經國總統興建的成功吊橋已經塵封為古蹟,譜下一頁傳奇。

「我們面臨的挑戰一直又多又大,如果不是父親和母親堅持,一定撐不過來,但更重要的是,一切都來自上帝的帶領與保護。」二哥的表情嚴肅而認真,因為他深深知曉育幼院蒙受的點滴恩典。「父親曾經歷一件神蹟。小時候,晚上父親總不准我們隨意開燈或點燃燭光,因為身處戰亂,亮光會帶來危險,讓敵人發現自己的位置。如果我們不小心弄出亮光,父親會很嚴厲地斥責我們。」奇妙的是,一個深夜,楊煦竟然看見一個無法訴說的大光,他知道,那不是人世間任何光亮可以比擬──是上帝顯現在他面前。

「那次經歷堅定了父親追隨上帝的決心,全心奉獻成為傳道人,照顧育幼院的孩子。」許多人都知道楊煦牧師說明一生志願的三句話:「傳福音,養小孩,交朋友。」但二哥告訴我們父親的另一句話。「育幼院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很多事根本不是我們能處理和負擔的,若不是上帝,我們不可能一一度過。父親晚年常說:『有神,真是有神,絕對有神。』所以,基督信仰才是我們最大的力量,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根本。」

媽媽,我們得獎了

時代變遷對六龜山地育幼院也造成巨大的衝擊,他們面臨轉型的考驗。二哥一一數算育幼院新的設施與工作,包括餐飲、烘焙、音樂、電腦等,都有專用教室,可以幫助孩子習得一技之長,讓他們有立身活命的本事。如今,育幼院也開發自有品牌的咖啡,取名直接又有趣,就叫「龜咖啡」,標誌六龜育幼院的異象與工作。

有一面牆上掛著六個獎牌,這是孩子參加比賽的成果。二哥指著其中一面,感慨地告訴我們獎牌的故事。

「2013年5月,有個孩子到香港參加世界級的烹飪比賽,媽媽當時重病住院,他希望得到好成績,給媽媽安慰,讓她開心養病。這些孩子拚盡全力,最後得到第三名。這是國際上很高級的榮譽啊,很不容易。」說到這裡,二哥的語調感傷,甚至有些哽咽。「孩子正在比賽的時候,媽媽過世了,我沒有立即通知他們,直到比賽結束、得獎後才告訴他們。可惜,媽媽來不及看到孩子獲獎。讓人想不到的是,同一個月爸爸也過世了。」

歌聲,從六龜傳到耶路撒冷

六龜山地育幼院的傳奇就像唱不完的歌,因為上帝的手在這裡灑下無數慈愛與恩典。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是〈那雙看不見的手〉,訴說上帝的奇妙作為,2017年7月,育幼院的合唱團應邀前往耶路撒冷獻唱,更激勵育幼院所有人。「這是我們的榮幸,育幼院能夠成長至今,最大的倚靠便是對耶穌基督的信心,能夠到耶穌的故鄉唱出我們的感恩,是最大的恩典。」二哥口氣中掩藏不住興奮與感動。「最有意義的是,孩子用希伯來語唱〈我的良人〉這首歌,現場的以色列人都感動得不得了,他們應該不知道台灣的六龜在哪裡,不知道育幼院的故事,但藉著這首歌,藉著對上帝的感恩,大家都清楚知道,上帝賞賜每個人豐盛的恩典。因為信仰,我們可以成為一家人。」

上帝建造的桃花源

回程路上,我們數點路旁意趣各異的小山丘,想像哪座山丘最像烏龜,耳際卻迴響二哥的那句話:「有神,有神,絕對有神。」濃濃的山東口音,讓我恍然知曉,當年為了躲避戰亂,隻身來到台灣尋找桃花源的楊煦牧師,因為上帝的帶領,在六龜建立一座讓山地孩子可以遮風避雨、安然成長的家,這個家正是上帝賜給楊煦夫婦、育幼院及所有家人的桃花源。原來,只要有上帝的愛和恩典,桃花源便不再只是一則寓言,可以如此真實存在人世間。

……(請見2019年2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