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多羅公園風景。

於加州濱海一號公路上的蒙特瑞市(Monterey, California),不僅是加州著名歷史古城,更是度假勝地,鄰近的圓石灘市(Pebble Beach)每年舉辦世界知名的高爾夫大師賽(Masters Tournament),濱海卡梅爾市(Carmel-by-the-Sea)更是許多藝術家擇居之地,就連張大千都曾在此居住,開設自己的畫廊。蒙特瑞市海岸線教會(Shoreline Church)的葛湯姆(Tom Green)牧師,就是在這個風景怡人的宜居城市長大。

葛湯姆原本是建築師,在濱海卡梅爾市設計並建造許多童話般的小屋,轉任全職牧師以後,負責教會外展與福音工作,經常在全美及世界各地旅行,協助教會規劃福音工作,或訓練牧師與同工如何傳福音。他平時熱愛的休閒活動是騎登山越野單車,住家後院緊挨著占地四千七百多英畝的多羅公園(Toro Park),有著崎嶇不平、頗具挑戰的山路,很適合騎越野單車。每週總有三到五次從教會回家、趁著天還亮,湯姆就騎著越野車,去享受上帝創造的自然景觀。

2018年6月13日傍晚,湯姆一如既往自教會返家,扛著他的越野單車,從後院小徑前往多羅公園騎車,妻子吉兒(Jill Green)則在家預備晚餐。原本兒子也想一起去,臨出門才發現單車有些故障而作罷。那天天氣很好,沒有意外的話,湯姆騎完十六公里大約一小時左右就能回來。他騎上單車,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心情舒暢,一天的疲勞好像都消失了。遠遠的,他看到前方有另一位單車騎士,感到很高興。由於他平時騎車的時間很晚,往往騎上十趟都遇不到其他人,湯姆決定趕上前去跟他打招呼。湯姆是個有三十年越野單車經驗的老手,這又是他平時騎慣的山路,他雙腳猛力一蹬,想加速追上前面的騎士,不料,下一秒反應過來時,已經摔落到五公尺深的山溝、乾涸的溪床上。

湯姆試著移動身體,但發現整個人動彈不得,且胸口劇痛、喘不過氣。那時候已是傍晚六點過後,他知道太陽下山的多羅公園山地不僅一片漆黑,而且霧氣籠罩,屆時就算妻子吉兒發現異樣報警,搜救隊都很難找到他。「上帝啊,祢要接我走了嗎?如果是的話,我準備好了,請祢看顧我的妻兒。」湯姆覺得客觀來看,他大概沒救了,本來這個時間就沒人會在這裡騎車,妻子要等到七點他沒回家才會開始找他,雖說八點才天黑,但那時候能見度不好,要在他固定騎車的這十六公里路上找到他,簡直像大海撈針,他只能默默忍受劇痛並向上帝禱告。


↑復健中的葛湯姆。

大約過了四十多分鐘,他聽到其他騎士經過的聲音,他試著要出聲求救,但連呼吸都有困難,僅能發出孱弱的氣聲,五公尺上方的騎士根本聽不到。這時,他聽到上方的騎士輪胎打滑,罵了聲「該死的」,然後聽到他向同伴呼喊說:「嘿!這邊有台很不錯的越野單車!」原來,這位路過的騎士因為打滑停下來,看到湯姆卡在灌木叢裡的越野單車,猜測肯定有人摔車了,於是呼喊同伴過來幫忙。很快的,他們找到落在溝裡的湯姆,報警將他送到醫院。

這時候,在家預備晚餐的吉兒也感覺不對勁。湯姆出去騎車難免遇上爆胎或摔傷的狀況,但一般在七點前都會到家,那天都七點了卻連個人影也沒有,擔心的吉兒要住在隔壁的兒子出去找找。兒子媳婦一同出去,八點回來時,兒子嚴肅地跟吉兒說:「媽,我找不到爸爸,趕快報警。」吉兒立刻報警,在家中坐立不安,八點半接獲警方通知,證實湯姆出事了,急忙趕到醫院。

到了醫院,吉兒終於見到意識仍然清楚的湯姆,並由醫護人員得知他摔斷十六根肋骨,加上胸椎骨折、氣胸,全身多處瘀青,但沒有任何擦傷!醫護人員、警方與消防隊員都不敢置信,從五公尺高的地方摔到山溝就足以讓人致命,何況在傷勢這麼嚴重的情況下,他還能一路清醒直到醫院,救護人員表示「就好像有人一直在照顧他一樣」。湯姆與吉兒都知道,是那掌管明天的上帝在看顧他。

湯姆受傷住院一個月,吉兒透過臉書不斷更新湯姆的狀況,請大家為他們禱告。7月9日的貼文中,吉兒特別引用〈詩篇〉一三九篇13到16節:「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在緩慢的復健過程中,湯姆與吉兒時時感謝上帝,知道從出事那天直到如今,上帝一直帶領看顧他們,就像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I Know Who Holds Tomorrow)所說:「有許多未來的事情,我現在不能識透;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也知誰牽我手。」

〈我知誰掌管明天〉這首詩歌是艾拉‧史丹斐(Ira Stanphill,1914~1993)牧師的作品。史丹斐是位多產的作詞、作曲家,一生創作六百餘首詩歌,其中出版五百多首,除了〈我知誰掌管明天〉之外,〈小山上的居所〉(Mansion Over the Hilltop)、〈跟隨我〉(Follow Me)、〈十架有地方〉(Room at the Cross for You)都相當膾炙人口、深受喜愛。他的詩歌之所以廣為傳唱,套句今天的話,就是非常「接地氣」。歌曲中沒有高深難懂的道理,而是親切甚至坦承表達內心的掙扎或生活的困難,進而帶領聽者將心思意念轉向愛我們的上帝。

史丹斐生於美國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八歲隨著父母搬到堪薩斯州(Coffeyville, Kansas),在那裡長大、求學,十二歲成為基督徒,十年後蒙召全職服事上帝,於1939年按立為牧師。除了講道以外,他另一項重要的服事就是教會的聖樂工作。史丹斐從小展露過人的音樂天賦,十歲已能演奏鋼琴、管風琴、烏克麗麗與手風琴,之後更自學吉他、薩克斯風與單簧管等多種樂器,十五歲時譜寫第一首詩歌,十七歲開始福音歌手的生涯。1939年按牧前幾天,他與同樣有音樂天賦的潔瑪(Zelma Lawson)結婚,潔瑪能即興伴奏,樂曲過耳不忘,史丹斐特別為婚禮譜寫詩歌〈與耶穌同在〉(Side by Side with Jesus),兩人一同在婚禮獻唱,可說是羨煞眾人。然而,好景不長,九年後潔瑪堅持要與史丹斐離婚,甚至不惜上法庭訴訟,離婚判決下來後,法院將四歲的兒子瑞蒙(Raymond)監護權判給潔瑪,但潔瑪離婚便留下幼子搬去德州,不久再嫁他人,最終是史丹斐與潔瑪的父母一同將瑞蒙撫養長大。

離婚對於史丹斐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當潔瑪萌生離婚念頭之初,史丹斐想方設法要與潔瑪和好,但她執意離婚,甚至告上法院,讓史丹斐莫可奈何。作為一個離過婚的牧師,難免引來不少非議,但史丹斐總是默然不語,從未替自己辯解,他堅定認為,他與潔瑪在上帝面前立下的婚約,不能因為人的判決而失效,即便潔瑪改嫁,他仍堅持獨身,苦苦等候前妻回頭。就是在這段黑暗又困難的時期,他創作了〈我知誰掌管明天〉。

……(文未完,請見2018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