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Kiki是一隻聰明可愛的小猴子,牠的爸爸媽媽可都是嘯天馬戲團的主要角色。也許Kiki天生承繼了爸爸媽媽善於表演的DNA,一生下來就喜歡在人面前活蹦亂跳、擠眉弄眼。常常鼓睜著一雙大而明亮的小眼睛,不時歪著頭、前肢搔著尖而突出的下巴,不停翻動嘴皮、上下蠕動,好像有千言萬語亟待向人傾吐;卻又在剎那之間,把牠那雙突出的眼球,快速地在眼眶中轉了一圈、又轉了一圈,讓人的頭也不由自主一圈一圈跟著牠的眼光慢慢轉動。Kiki似乎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喜歡玩這套把戲。

Kiki在眾人疼惜喜愛的眼光與掌聲中一天一天長大。牠實在是一隻太討人喜歡的猴子了,為了讓牠更上層樓、更討人喜歡,馬戲團決定提早給Kiki一些特別的訓練。幾經商討,他們決定讓Kiki學習表演吃西餐。為此人們特別為牠設計一個氣派而又溫馨的小飯廳,製作一組小巧合宜的西餐餐具,還有兩套量身訂做的西裝。當然也設計了一套學習過程中有效的賞罰規範。

訓練計劃終於開始,人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歷經各個階段不同的獎勵與懲罰,才在Kiki的掙扎反抗下,將那套新西裝穿在牠身上。在眾人一片歡呼聲中,Kiki實在想不通這群人為什麼非要牠穿上這套衣服不可。唉!人類做的事真是不可思議啊!Kiki想了很久,唯一的好處是穿好衣服以後,會有一小截香蕉、還有幾粒花生米作為獎賞。唉!就此打住埋怨不滿的情緒,忍辱負重犧牲一下吧!卻沒想到正襟危坐在漂亮的餐桌上,一會兒拿刀、一會兒拿叉、一會兒拿湯匙,吃那些他們叫做「西餐」的玩意兒,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呢!Kiki學了好久,老實說是在懲罰遠多於獎賞的情況下,若不是為了吃到香蕉或花生,Kiki是不會忍氣吞聲勉強自己學會如何吃西餐這件無聊透頂的苦差事。唉!人類真奇怪,西餐有什麼好吃的?還要穿得那麼怪模怪樣、正經八百端坐在那兒,一刀一叉一湯匙慢慢吃著喝著,真令人受不了。

然而在香蕉與花生的誘惑下,Kiki終於學會表演吃西餐這套絕活,經過一段敲鑼打鼓的宣傳時期以後,「猴子Kiki吃西餐」首場演出,即將在嘯天馬戲團舞臺正式演出。訓練師一手揮舞著令人心悸的小鐵鞭,啪啪作響;另一隻手則提著幾根香蕉,晃來晃去。Kiki惴惴不安穿上西裝,準備上臺表演。此時此刻,在牠心中一直重複這段時間以來反覆練習吃西餐的每個動作。去他的西餐!牠心中渴切想望的,只是趕快跑完吃西餐的每個動作,牠就可以抱著一根香蕉,躲在舞臺燈光照不到的某個角落,痛痛快快享受Kiki最愛吃的香蕉大餐了。

 
 

[思想與討論]

一、Kiki作為一隻猴子,對「猴子Kiki吃西餐」這個節目有所反感拒斥,你的看法如何?你對Kiki接受訓練、表演吃西餐這件事有何評論意見?

二、你想過牛在牧場上悠然自得吃著人看為沒有營養價值的牧草,卻能產出營養成分極高的牛奶與牛肉嗎?這是怎麼回事?

三、有些環保生態人士反對馬戲團訓練動物從事表演活動,批評這些活動違反動物權,你的看法如何?

四、Kiki的表演受到觀眾熱烈歡迎,演出場次從每天兩次增加到三次,最後增加到五次。Kiki除了覺得越來越累以外,實在想不通這些自命不凡的人類究竟在幹什麼?對Kiki而言,有香蕉吃就夠了,尤其是每天第一根香蕉,咬下第一口尚覺美味無比,但吃到第五根,唉!用你們人的話來說,不就是那個什麼「味同嚼蠟」四個字嗎?

請問:Kiki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如果你是Kiki,你會怎麼想?

五、Kiki是一隻猴子,你是一個人,請問兩者對生命與生活的想法有何不同?生命的態度落實到實際生活中會有什麼差異?

[後記]

上個月的耕者心〈「人」不見了!「權」將焉附?〉一文,在漫天煙火、尤其是香港「送中」或「反送中」活動中登場,引起一些朋友的思考回應。這些年來,人權民主的呼聲高唱入雲、響徹雲霄,然而戰爭死亡、暴亂衝突卻從未中斷停止。奇怪的是,暴亂衝突對立雙方往往一直堅持己見、各執一詞;強調自己真理在握、絕不稍有退讓,完全沒有緩解容讓的餘地。你有你的真理,我有我的權利,不知不覺間,一個大大的「我」,橫梗在人與絕對真理之間,「我」變成真理與權利的源頭,真理與權利也因「我」之認定解釋,變得五花八門各有不同。真理是什麼?人是什麼?我是誰?這些始源終極問題當然也就找不到答案了。

從這些屬於大哉問不容易回答的問題,想一想Kiki的故事,是不是也可以給我們許多反思提醒呢?

(2019.09.07一個炎熱的下午)

……(請見2019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