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觀的人處處為自己設限,化可能為不可能;樂觀的生命寫照是沒有界線,以「能行」的態度面對人生,絕處也能逢生,化不可能為可能。

我不是一個天生樂觀的人,也從來不會寫一些唱高調的「勵志小品」;寫文章並不是呼口號,慷慨激昂卻有口無心,這款東西,連自己都說服不了,怎麼可能說服別人?

↑老布希十八歲那年放棄耶魯大學學業,志願從軍,曾經是美國海軍最年輕的飛行員。

有說服力的人生並不是說出來,而是活出來的。生命的偉大不在乎豐功偉業,人活著,並不是天天坐等大事發生,生命的本質在於柴米油鹽的瑣碎,偉大的人生都是在日常小事上彰顯。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小事通常發生在小圈子裡,小圈子包括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人真正的偉大始於齊家,聖經中保羅曾說:「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裡的人更是如此;」其次,這也是擔任教會執事的先決條件,「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會呢?

競選連任失敗後的美國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1924~2018,曾任美國第四十一任、第四十三任總統),生活由絢爛歸於平靜,這時候,他再也沒有什麼大事可做了,在餘下的二十五年歲月,剩下的都是些小事,包括給人打電話和寫信:「現在所擁有的,只剩下信心(faith)、朋友(friends)和家庭(family)。」他曾說道。生命由繁入簡,反璞歸真,這是人生的歸零,零並不是空,是一個小小的○,一個小小的圓滿;生命的擴張和縮小都沒有局限,人的能力很有限,圈圈越小越能填滿。

彰顯偉大生命並不在於對萬人演講,在於親筆給一些小人物寫信,老布希總統寫信無數,這種事,儘管是舉手之勞、小事一樁,但多少時候,我們卻是連一根手指頭都不肯動。這時我又想到自己的岳父,退休後的二十年,天天都在忙著給人寫信和打電話,僅管他與老布希總統的地位懸殊,偉大人格的構造還是一致的──都是由一些小細節組成。

老布希在緬因州的房子面對大海,面向海洋的走廊牆上掛著一幅匾額,上面銘刻CAVU四個字母,意思是「天空視野無垠」(ceiling and visibility unlimited),這是美國海軍的用語,這種天氣最適合飛行。他十八歲放棄耶魯大學的學業,志願從軍,曾經是美國海軍最年輕的飛行員,在太平洋上空遭擊落,跳傘逃生,生命危在旦夕,最後被美軍潛水艇救起。他晚年還屢次高空跳傘,挑戰人生歲月的極限,的確,CAVU是他生命的寫照,一生一世追求的目標。

↑老布希於2018年11月30日辭世,12月3日遺體運抵華盛頓,停靈於美國國會大廈圓形大廳接受弔唁;12月5日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行國葬典禮,隔日安葬於德州農工大學老布希總統圖書館的私人墓園。

我生病躺在床上看老布希的國葬實況轉播,悼詞中最感人的,並非對他身為總統的豐功偉業頌揚,而是記念他如何身為人子、人夫、人父、人友的瑣碎,我想這才是老布希總統生命最終的CAVU,也是最值得我們效法的榜樣。偉大並不是偉人的專利,人生的愛心沒有終極,都在小圈子裡的小事上表現,人的愛心不設限,這是我天父上帝的天空,就算我們只是販夫走卒,也都可以在無垠藍天中飛翔。

也許人生的CAVU 沒有想像中容易,打電話和寫信都是一根手指頭動一動的事,為什麼做起來總是有如千斤般困難?生命中最偉大的著作,不也是始於一些簡單的字母?

……(請見2019年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