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在宇宙光度過的每一個日子,
會在回憶的甜蜜中,
清楚留下雙腳踩過的每一個腳印。
正如過去四十五年又六個月,
一萬六千六百多個日子,
在宇宙光走過的志工生涯,
是怎麼似箭如梭地如飛而逝:
有時如夢似幻、
有時清新明白;
有時黑雲滿布,
寸步難行;
有時天使環顧,
凱歌高唱;
無論晴雨風雲,
無論月明日麗,
上帝總隱藏在我們看不見祂的某一個隱密處所,
輕聲細語地對我們喃喃叮嚀:
「孩子!別怕!我一直在這兒守護著你。」

但願迎面快步衝擊而來的2019,
可以暫時停步屏息,
靜靜地站在那兒,
喘一口氣;
讓一直跑!跑!跑!
從不知停歇為何物的時間,
可以停下來,
數點一下⋯⋯
從三十五歲到八十一歲,
一萬六千六百多個日子,
什麼?你說什麼?什麼意思?
一萬六千六百多個黑夜與白晝交替纏繞的日子,
長嗎?
長!
……?
不長!
……?
不然為什麼每次在打開回憶的窗戶時,
一萬六千六百多天,
竟然只是那麼短短的一瞬間?

是的!在宇宙光的日子過得真快,
從第一天開始,
「探索生命意義,
分享生命經驗」的大纛,
一直在我們前面飄揚飛舞。
從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現代人失落失喪、
追求存在的悲嘆嘶吼聲中,
到今天驕傲瘋狂的後現代人,
前仆後繼、跌跌撞撞地陷入──
沒有絕對、
沒有真理、
沒有上帝、
沒有終極的空無絕望中:
上帝不見了!
人不見了!
在我們似乎擁有更多更多的「有」之後,
卻徹底失去了我之所「是」: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在這裡做什麼?
將來我要去哪兒?」
找不到答案的後現代人,
只好絕望地把自己困坐在黑暗的牢籠中,
把玩著耗盡全人豐盛生命之後,
殘留的、
單面相的、
屬於經驗驗證範疇之中的「有」,
唉!也只好在似乎擁有外在看得見的「有」之中,
孤獨地、
憂鬱地坐在那兒,
哀哀哭泣了。

但願──宇宙光列車
是一列列奔向
天、
人、
物、
我、
全人豐盛生命的列車,
載著車上的旅客,
走過歷史長河,
穿越時光隧道,
使每一位旅客,
都能清楚看到,
時光的燦爛,
歷史的痕跡。
因為凡走過的,
必留下腳印,
在雜沓的腳步印痕中,
我們清楚地看到,
一行行走在窄路之上,
卻敢邁開信心的腳步,
歡欣鼓舞奔跑前行的人。

但願──宇宙光的每一個字,
每一次行動,
如光點
灑滿黝黑的夜空,
連接成一束束的光環,
一眨一眨地,
在我們耳邊心際,
低聲細語,
照徹心靈,
點悟人生;
編排在一起,
成為一片光,
照亮穿透把我們緊緊圍困著的黑暗,
引領我們進入繽紛色彩的盼望之中。

後記:

去年9月底,我終於放下宇宙光志工總幹事的職務,然而,我仍然每天按時來到宇宙光,坐在堆滿書籍雜物的辦公室,翻看那些永遠看不完的資料,偶爾也陪伴一下忙碌辛勞的宇宙光夥伴,彼此分享感恩、加油打氣,就這麼什麼也沒做地跨過2018年。等到提筆要寫這篇文章時,才驚覺無情的時光──2019年2月──已站在門外急切叩門好一會兒了。

打開手機,我寫下這篇禱詞,想到過去,一幅幅圖像從頭腦的記憶庫中湧現飄浮,心中充滿感謝;面對未來,相信上帝必仍然看顧保守。

在上帝的陪伴下,驚險萬狀卻終究喜樂平安地走過一段漫長歲月,真好!面對未來,也許險阻困難仍然橫亙在前,讓我們攜手同心,與上帝同行,何懼之有!你看,天使天軍已悄然集聚,勝利的號角正等著我們齊聲奏嗚。

……(請見2019年2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