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對鴉片戰爭以後的華人歷史文化社會變遷,清代名臣李鴻章曾稱之為「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著名的中國近代史學家、外交家蔣廷黼也曾在他的名作《中國近代史》一書中,深然其說。

傳統?現今?未來?我們究竟在哪裡?

李鴻章與蔣廷黼此言,絕非誇大其辭。的確,以過去三千年來守成不變的古老中國,面對近百餘年的文化社會快速變化,早已變得讓人不知道什麼是中國了。其實這種快速的改變,也使活在時空限制內的世人措手不及、慌亂不堪,往往還沒有搞清楚該如何面對昨天的變化,今天已在眨眼之間消失不見,於是只好慌慌亂亂、糊里糊塗跑進了不知所以的未來。傳統?現今?未來?我們究竟在哪裡?人是什麼?我是誰?我們找不到答案!

1970年,艾文‧托佛勒(Alvin Toffler)出版了他的經典著作《未來的衝擊》(Future Shock),打開「未來學」(Futurology)的研究熱潮;緊接著在現代科技資訊快速發展的 E世代,托佛勒在1980年出版《第三波》(The Third Wave),引領現代人一頭栽進資訊科技的洶湧浪潮;1990年,托佛勒又出版了《權力的轉移》(Power Shift),強調在電子數位化的世代,誰掌握資訊,誰就掌握權力。這一連串資訊科技的快速發展,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從遠隔天涯、難相聞問,忽然間變成近在咫尺、密不可分,形成所謂的「地球村」(global village)。再加上快速便利、無所不在的新媒體,使人活在資訊爆炸的圍困之中。

↑自左而右為:李鴻章、蔣廷黼和艾文‧托佛勒。(圖片來源/Wikipedia)

世界變得越來越快,昨天的歷史文化社會,似乎完全趕不上現代人的腳步;而所謂的未來,已快速敲開了現代人一扇又一扇空寂無物、來不及關閉的心扉,使得活在今天的現代人,越來越不像人。難怪從上個世紀五、六○年代存在主義風行全球之際,「我們是失落的一代!」(We are the lost generation!)的呼聲,便不停地在我們耳畔心際迴響;七○年代迄今,進入所謂的「後現代」以後,沒有絕對、沒有真理、沒有上帝、人不見了(dehumanization)的呼聲響徹雲霄,使活在後現代時空環境之下的「人」,在天、人、物、我四個面向之間,除了略知「物」一個層面之外,對其他三個層面卻越來越混亂毫無所覺。

然而物慾的泛濫,填不滿心靈的空虛,當人似乎擁有今生現世的富足豐盛之際,內心卻越來越覺得空盪沒有意義。許多詭異、令人想不通的文化社會問題,便像大地震以後引發的海嘯,排山倒海、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毫無抵抗力的城鎮鄉村。吸毒與迷幻藥泛濫成災,無法阻攔;兩性關係錯亂、婚姻家庭、親子教育、青少年犯罪、道德價值觀瓦解破產;沒有絕對、沒有真理、沒有上帝。人多活在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層面之中,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單面向人」(one-dlmensional-man),所建立的關係,永遠都是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東西,永遠只是一種「l-it Relation」(我─它關係)的建立。也就是馬庫色(Herbert Marcuse)在1964年出版《單向度的人》(one-dlmensional-man)所指稱,活在「去人化過程」中的人。只是這樣的「人」,還能稱之為人嗎?人失落了!人不見了!這是後現代文化社會所面臨最大的危機。

其實面對時空的變幻轉移,加上每個人源於本體獨特性的不同回應,你會發現,每一個人的確活在有感有知的今天;但在此同時,只要是人,卻又清楚意識到一去不回、無法重演驗證的昨天,總躲藏在某一個隱祕不見蹤影的時空之中,不斷在形塑我們手中的每一個今天;而每一個今天又伸張雙臂、快步迎向千變萬化、完全不可捉摸的明天。在這種快速演變的情形下,每一個人都活在昨天、今天、明天的時空交錯中,活出了每一個獨特的自己,也從而參與建構了歷史、形成了文化。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我們一直置身事外,茫然不知地活在快速演變的文化社會中,我們將會越來越不認識自己。直到有一天,忽然醒悟面對未來的自己,我們會驚訝發現,我們所擁有的,只不過是一連串的震驚、震驚、還有更大的震驚。眼看著過去的價值在我們眼前消失殆盡;而今天的擁有,則像一個個閃耀飄浮、美麗多采、卻一觸即破的肥皂泡,只能看著它在我們眼前遠飄飛去、瓦解破滅,消失不見,留下來的只是空、空、空的嘆息。我在哪裡?我在幹麼?人不見了!人失落了!人活得越來越不是一個人了!我到哪裡去尋找自己?我怎麼才能遇到另一個「人」?

歷史是一頁找人的記錄

打開歷史,我們似乎看到一頁又一頁人在尋找失落的自我的記錄,走過草莽無知的原始,瞥見人性的曙光在善惡之間的掙扎;也聽到探索生命意義的聲聲吶喊,分享生命經驗的不停吟唱。然而,在此同時,我們也發現,叛逆上帝、偷吃禁果的故事,公然上演;絕情斷義、凶殘暴虐的屠殺,一幕幕地展開。科技物質文明越來越進步發達,罪惡黑暗勢力卻籠罩麻痺了人柔軟的良心。

馬庫色認為現代工業社會帶來科技進步,雖然給人提供更多自由的條件,於此同時也帶給人越來越多的種種強制,使得活在這種社會中的人,不知不覺變成一個麻木不仁的單面向人。在這種文化框架之下成長的人,只活在唯物驗證、沒有超越、沒有絕對、沒有真理、沒有上帝的實證現實之中。明乎此,對當前社會文化中種種駭人聽聞的怪異現象,就可以輕鬆明白了解而不以為怪了。打開人類的歷史紀錄,你會發現「人不見了」的狂潮越來越洶湧,但另一股「找人」的涓滴潛流,卻一直暗潮湧動、不曾稍息。尤其在上個世紀七○年代以後,這兩股潮流巨浪,一直在歷史的舞台上相搏相爭,值得我們重視。

上帝同在同行的見證

感謝上帝,把我們放在這麼一個變化快速、科技進步、應接不暇,因而危疑震撼、充滿挑戰的現代文化社會中。

《宇宙光》創刊於1973年9月,正逢人類文化邁步轉向後現代的起步階段。未來的震驚像一記轟隆隆的春雷,劃過天際;第一次世界能源危機對人類帶來的不可抗拒的衝擊,陪伴著宇宙光同月降生;環境保護的議題,隨著1974 年在美國華盛頓州斯波坎(Spokane)舉辦的「人屬於大地」(Man belongs to the Earth)世界博覽會,引起普世的關懷注意;六○年代西方存在主義引發的「嬉皮運動」(Hippie movement)以及中國大陸的紅衛兵文化大革命運動,顛覆改變了中西文化古老的基礎根源;九○年代以後的資訊科技、太空科技、生物科技、奈米科技,更把人一方面推向浩渺無窮的宇宙星空,另一方面引領人類進入超微精細的奈米科技世界。而快速發展的科技探討,把人逼入越懂就越不懂的無限奧祕境界;傳統破滅、道德價值毀棄、社會問題錯綜複雜推陳出新,迫使人類慌亂不堪地站在未來的十字路口,惴惴不安,不知何去何從。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恐懼,使我們焦慮惶恐在那兒站了好久好久,一步也不敢挪移。尤其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後,E世代的快速來臨、機器人取代人力智慧的逼人危機,使人的存在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質疑。

↑以色列塔加「五餅二魚堂」祭壇前的五餅二魚馬賽克。圖中只有四個餅、兩條魚,喻意基督徒獻上自己,成為第五個餅,與耶穌共同經歷五餅二魚的神蹟。(圖片來源/Wikipedia)

就是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情況下,上帝把深入文化、預備福音好土的呼召擺在我們心中。藉著耶穌所講的撒種比喻,上帝告訴我們,種子是上帝的道,沒有問題;撒種的行動已經完成,也沒有問題;那麼,宣教成敗的關鍵因素在哪裡?土地!對了,土地!接受種子落土、生長、開花結實的土地若沒有預備好,一切的準備和努力都將無效歸零。1973年,緊隨著上帝的一聲呼召:「你們給他們吃吧!」祂把改變、預備一塊福音好土,以利福音種子落土、生長、開花結實的異象傳給我們。面對這麼大的壓力挑戰,我們能嗎?我們敢擅自冒險投入嗎?老實說,遠在宇宙光籌備開辦之初,我們就知道,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使命。幾經躊躇逃避、甚至公開勸阻反對,最後卻在聖經所講五餅二魚神蹟故事的呼召中,憑信心冒然投入。

如今,四十五年的光陰如飛而逝,四十五年來的科技、文化、社會變遷,更是快得令人目不暇給,為了因應這些變化,宇宙光四十五年來所發展投入的工作,更是遠遠超越我們當初所能想像與計劃,若不是上帝恩手扶持,我們絕不可能跑到今天。到2018年9月,《宇宙光》雜誌已發行533期,以每期平均發行量來估算,大約總共發行了六千多萬冊。在當今簡便迅捷的郵政系統支援下,每期發行的《宇宙光》遍及世界各地,以每冊保守估計五萬字計算,每冊轉手三個人閱讀,能夠持續發行四十五年,從來不曾脫期中斷,僅此一項事工,就令人讚歎感恩,若不是上帝的同在賜福,完全不可能達成。

除了每月發行的《宇宙光》雜誌,面對各種不同需要而發行的專書、文集、見證故事、學術論文、童書繪本、影音產品、文創宣教、弱勢關懷等,種類更為繁多。在宇宙光走過的四十五年歲月,我們深入各個不同領域,爬梳鬆土,清除荊棘雜草,形成好土,親眼看到一粒粒福音種子落土成長、開花結果。心中的快樂,難以言宣。

上帝也一步步帶領我們,在歷史文化社會中,掌握語言符號,建立溝通橋梁,舉辦各種講座、研討會、學術論文發表會等,並出版發行相關文集,重建歷史真相,消除仇恨偏見、誤會隔閡,打開對話交流的大門。在過去四十五年中,上帝也帶領我們的腳蹤,踏入內陸各地,深入歐美紐澳、新馬印尼東南亞各地;上帝也讓宇宙光成為一個平台,興起有音樂藝術恩賜、輔導協談專業的人士,組成不同的團隊,服務這世代有需要的人;上帝更特別帶領宇宙光進入歷史文化、學術教育的領域,跟不同的專業人士團隊合作。如運作已久的華人教會歷史與宣教工作,近日承蒙前農復會主委沈宗瀚先生的家屬同意,捐贈沈先生故居,作為宇宙光馬禮遜學園收藏展示、研討推廣華人教會歷史資料中心;而策劃多年的全人宣教人才培育中心,師資募集、課程計劃,均已逐漸完成,即將在2019年隆重展開。面對現代歷史、文化、社會、科技一波一波的挑戰,我們不能再靜默不語!我們必須跨步向前、坦然面對;掌握歷史脈動,形成未來文化。

最近一段日子,心情時有起伏,想到當今社會文化出現的各種怪異現象,絕大多數的老百姓除了嘆息、還是嘆息;民主政治遭政客操作玩弄的惡形惡狀,使得千千萬萬的可憐選民,看不見一絲希望;尤其最近幾年,台灣爆發的同性婚姻立法問題,導致家庭地位不保,父母角色、兩性身分面臨挑戰;在這些問題的爭議上,基督徒似乎一直處於挨打地位,淪入不敢也不能、甚至不知該如何回應的窘境。面對這種情形,教會界反撲維護,卻處處居於消極下風、無能無力的狀況,能不讓人沮喪難過嗎?反觀同運分子在教育文化、社會活動上經營多時,難怪一旦動員起來,我們會手忙腳亂、難以應付了。但轉念一想,上帝不是一直在過往一連串不可能的困難中,使用我們這些一無所有的人,在不可能中完成許多祂要藉我們完成的工作嗎?焉知上帝不是要藉此機會喚醒教會,在歷史、教育、文化、社會等方面特別措意致力,力挽狂瀾於既倒;在一片驚濤駭浪中,看到上帝安坐其間、掌控一切嗎?

深耕歷史文化,搭建福音平台

感謝上帝!在過去四十五年多的歲月,上帝一直帶領我們,在這個艱難萬分、缺錢缺人、缺智慧能力的教育歷史、文化社會、思想潮流中,依靠上主恩典修橋鋪路,搭建一座又一座不同的構通橋梁與平台。請為宇宙光從上帝所領受的異象呼召禱告。明年(2019)是五四運動暨和合本聖經翻譯出版百年紀念,相信世界各地華人聚居之地,都會有許多不同的慶典活動相繼舉行。宇宙光正在策劃一連串「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巡迴展」相關活動,希望透過圖片展示、文字書寫、製作掛圖、巡迴展出,能夠形成話題,引人注意思考。同時,也將在雜誌開闢專欄;邀請專家學者舉辦講座或研討會,出版專書論文;並編製《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巡迴展》導覽手冊。當然,在這些活動展開的同時,宇宙光日常的工作仍然會持守腳步,一步一腳印地走下去。

回頭看一眼一口氣寫下的這篇文章,我自己也嚇壞了。在似乎烏雲一片鋪天蓋地的籠罩之下,我們有突圍而出的可能嗎?相信許多人都知道,2018年是文字出版與社福機構面臨嚴重考驗的一年。除了世局動盪、東西強權軍事經濟競爭暗潮洶湧、危機四伏外,國內由於政府大砍軍公教警年金計劃的強力實施,文化事業的主要消費客源與社福機構的支持奉獻捐助者,正是來自這些人,因而使得原已有限的資源客戶大打折扣。從宇宙光2018年的收支差額看來,到7月底已達一千一百萬元,而未來幾個月,正是宇宙光迎向挑戰、衝刺拚搏的日子。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戴德生事奉上帝三個階段的經驗論說,就會在我們心中反覆重現:首先是在「不可能」與「困難重重」中的痛苦掙扎。這種經驗在過去四十五年來,幾乎年年如此。但掙扎到最後,我們終於被迫決定還是學習信心與順服的功課,等候經歷上帝「完成了」的恩典與神蹟。因為上帝既然如此呼召,我們所能做的便只能俯伏上帝面前,如此禱祈:「主啊!僕人在此,請差遣我們。」

親愛的宇宙光好朋友!讓我們一齊來到上帝面前,等候神蹟再次在我們當中展開。

本文沿2016年舊稿〈迎向未來震驚,基督徒何去何從?〉增補改寫,藉以記念《宇宙光》創刊四十五週年,並自我勉勵,繼續奮力前行。

……(請見2018年09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