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孫常愛清到美國後,得到美好的婚姻,以及自由服事上帝的生活。

導孫常愛清最難的部分,不只是如何鋪陳她的故事,更難的是,如何面對她波瀾壯闊、曲折明暗的人生卻依然要保持冷靜──誠然,聽孫常愛清的故事,要保持冷靜,幾乎不可能。

2017年,闊別二十年再見孫常愛清,雖已八十二歲高齡,臉上依舊掛著慈祥笑容,聲音仍然鏗鏘有力,所以大家都喊她常阿姨。

牢獄之災的二十年

二十二歲那年,常阿姨還是北大醫學院的學生,家世優越,容貌出眾,加上過人的音樂天賦,前程無比美好,卻因為父親遭共產黨陷害,她也連帶給扣上「反革命」的大帽子,掉入無比悲慘的人生,從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受人凌虐至容顏損毀,生命落入無窮盡的折磨與痛楚。這些苦難並非不能避免,她只要簽下誣蔑父親的假證據,否認自己是基督徒,就可以得到釋放;但是常阿姨拒絕了,於是她被關進監獄。獄中,她收到未婚夫來信:「你是思想反動的罪犯,我從此和你斷絕關係,這責任由你自己來負。」

 從1960到1980年,常阿姨整整關了二十年,這是她的第一個二十年。出獄時,常阿姨已經四十二歲。這二十年中,她始終堅持基督信仰,因為從她第一天入監,耶穌就成為她的安慰。她自述說道:

「到了夜裡,我急得不斷哭泣,因為母親一定還在等我回家,卻沒人能告訴她我在哪兒。我的孤獨與無助幾乎升到極點,我害怕地在心中呼喊:『上帝啊!祢在哪裡?而我又在哪裡?我第一次求祢,求祢抱抱我。』

「突然間,我看到一團很亮的光出現在牆上,光裡的影像竟然會動,彷彿放映電影似的。我看見耶穌跪在客西馬尼園的大石頭上禱告,周圍漆黑一片,卻有一道光芒照在祂臉上,祂的腳邊是幾個沉睡的門徒。接著,我發現耶穌禱告的嘴巴在動,祂的聲音竟從我的心裡浮現:『我才是那最孤單的,你現在有我。』可不是嗎?所有的罪都要歸到祂一人身上,耶穌馬上要被交給羅馬官長釘十字架,但那時連個跟祂一起禱告的人也沒有。祂真的比我還孤單,至少我現在有祂可以倚靠。這影像出現十多分鐘後自然消失,慢慢的,我得著安慰的心也跟著沉沉入睡。」

耶穌親自安慰,讓常阿姨能夠堅忍度過二十年牢獄歲月,雖然家庭、青春、容貌、聲音都毀損,但是,上帝賜給她的不只是平安,還帶領她到美國,擁有婚姻家庭,生下一對雙胞胎,而且可以自由、全心投入福音工作,能夠穩定服事上帝二十年。

老而彌堅的二十年


↑孫常愛清的自傳。封面上的小女孩是三歲的她。

經歷水火般的一生,常阿姨的老年生涯是怎樣的面貌?

在一間狹窄到幾乎難以轉身的商旅房間,常阿姨拿出一本自傳《唯獨祂》,一邊翻閱一邊笑咪咪說道:「這個給你們參考。這本書從我三歲開始寫,封面就是三歲的我,封底則是八十歲的我。」我們不由驚呼出聲,封面上的小女孩仰首望天,一張臉蛋紅撲撲的,像蘋果一樣。「書裡記錄了許多事,比如我什麼時候跟耶穌有親密的互動,何時聽見雲彩裡有聲音在對我說話,還有我從三歲起就稱呼耶穌『爸爸』……不過,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天天有見證,將來再一一寫出來,希望日後可以再出版一本見證集。」

雲彩是生命見證的象徵,我們很自然將常阿姨和雲彩連結起來,二十年來,這朵雲彩如何在生命與宣教中飄動呢?

「這些年來,能讓我身體壞死的疾病只有一個──血液缺少C蛋白,導致血液很容易凝固,是上帝保守,讓我活到現在,如果沒有上帝,我早就死了。」其實,常阿姨這次來台灣,是違背醫生指示的。「醫生根本不讓我搭飛機,我這次來是偷渡。經濟艙座位很窄小,如果不經常站起來走動,一旦血液凝結成血塊,堵塞心臟或腦部,立即就有生命危險。但這次是來服事,就交給上帝吧!」

常阿姨已經兒孫滿堂,她也自有一套為婆、為祖之道,訣竅在於保持安全距離。「我不干擾兒子和媳婦的生活,退休以後,我搬到兒子家附近,但自己租個小房子。我一直告訴自己,要作『甜婆婆』,別作『辣婆婆』。」常阿姨最得意的事,莫過於她的六個孫輩,她得意地說:「我不是生了對雙胞胎嗎?結果這對雙胞胎又生雙胞胎,所以我有六個孫子孫女,這真是最大的恩典。」

↑晚年的孫常愛清依然為福音工作四處奔波,兒孫滿堂是她最大的安慰和感恩。

CAB工作的啟動

退休生活曾讓常阿姨非常不適應,一是腿腳不俐落,連開車都成了大問題,無法出門拜訪與工作,加上經濟困難,服事也受到影響。「我的生活都不是靠工資,而是靠信心。先生還在世的時候,溫飽沒有問題;他回天家後,只剩下一份薪水就不夠了,開始入不敷出。」但是奇妙的事往往來自困境,這時候上帝給常阿姨一個新任務,就是CAB的工作。

所謂CAB,指的是三種人:Communists(共產黨)、Atheist(無神論)、Buddhist(佛教徒)。上帝將這三種人的宣教工作交給常阿姨,有一段非常有趣的過程。常阿姨退休後常和兒子一起去教會,牧師告訴她,正在等她退休,原來教會來了一群華人,需要有人關懷。

「牧師說的一群華人,大多是從中國大陸到美國看孫子的老人。他們的兒女多半是教會的長老執事,拚命跟父母傳福音,可是父母就是不願意接受,而且常常抱怨兒女:『跑到美國信了外國教,信就算了,還信得這麼走火入魔。』所以,兒女不得已就向教會求助啦!」

常阿姨的口氣雖然輕鬆詼諧,但中國移民美國的人數直線上升,從1990年的一百六十萬人,到2010年已經增加到三百三十萬人,二十年間足足增加三倍,近兩百萬人,若加上來自台灣的移民,數字還會增加。這個族群需要有人去關懷,常阿姨面對的就是這個挑戰。最奇妙的是,這個工作對她來說獨具意想不到的優勢。「教會交給我牧養的這群人許多來自中國大陸,不是共產黨員,就是無神論者,還有台灣來的佛教徒,年齡都差不多,我很能夠理解他們的價值觀和想法。以中國大陸的老人家來說,我知道他們的思想關鍵在哪裡。」既然知道問題的關鍵,常阿姨擬定迂迴前進的策略。「我和他們分享中國文化、寫毛筆字、畫國畫,跟他們建立共同愛好,再跟他們傳福音。」由她負責這工作還有一個優勢,常阿姨忍俊不禁:「我這八十二歲的老人在他們當中還不算最老的呢,大家都是老江湖了,相處起來更容易,更好分享福音。」

不止一間教會,上帝的門總是大大張開,就在常阿姨開始這項工作不久,另一間教會的牧師也來找她,也是同樣的需要。常阿姨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上帝早就為她預備新任務,只等她退休──即使是十幾、二十人的小組,卻是這位老兵的福音戰場,所以,退休後的常阿姨依然忙碌,每週除了禮拜二、三,其他五天都有工作。而這是她第三個二十年。

舒卷如雲真自在

孫常愛清一生崎嶇坎坷,吃盡苦頭,但有上帝帶領就能絕處逢生,活出卓然不凡的生命。我們翻開宣教史的篇章便會發現,像她這樣歷盡艱難,仍堅忍不移、一生忠心的僕人,都是因為上帝使用他們,生命得以像燦爛的雲彩,不怕老,不怕死,豁達坦然,舒卷如雲。孫常愛清的一生,正是最好的寫照。(延伸閱讀>>勞改二十年──常愛清的故事)

……(文未完,請見2018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