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陳俊儒(前排左二穿淺色格子襯衫者)與耶弗他團契家人,除夕在教會溫馨圍爐。
 

夕夜,團圓夜。向來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頭,此刻明顯安靜不少。不過,寄身在一幢商辦大廈四樓的小教會,此刻卻燈火通明,人聲熱鬧滾滾,空氣中還瀰漫著讓人口水直流的各式菜餚香味。

「大家都到了沒?馬上開動囉!」一群人忙進忙出,邊上菜還不忘邊招呼。看似傳統的除夕圍爐,對擠滿這一屋子的「家人」來說,卻是既傳統又另類,因為他們不僅絕大多數毫無血緣關係,而且幾乎全是更生人和他們的家屬,其中還不乏大哥級人物。

人群中,最特別的就是陳俊儒──一個曾經年薪高達四百萬的頂尖業務員,後來卻成了浮沉毒海、身陷囹圄的毒蟲,所幸因耶穌而絕處逢生,最後更成為謙卑熱血的教會傳道人。如此戲劇化人生,得從他那社會最底層的原生家庭說起……

從古惑仔變身年薪四百萬業務員

窮困至極的童年,究竟是貧瘠的生命土壤,還是激發潛能的正能量呢?陳俊儒一家六口擠在小小的工廠宿舍,父母忙著養家餬口,四個孩子只能自求多福。大哥讀師大附中、二姊讀北一女,對老么陳俊儒來說,是榜樣,也是壓力。國中能力分班,成績比他差的同學,只因家境好就進了升學班,他卻只能當後段班第一名。忿忿不平的心,讓他開始跟著同學鬼混、打架、勒索、耍流氓,少年法庭判他保護管束,學校記他大過小過加勒令轉學。國中畢業,陳俊儒乾脆下海,跟了地方角頭老大,日子雖然荒唐卻存在感十足。

古惑仔的日子,在陳俊儒入伍當兵之後畫上句點;退伍之後,幫派老大和一幫兄弟因為「一清專案」管訓未歸,反倒讓他開啟意想不到的全新生活。

退伍後第一份工作,賣車。上班頭一天就賣出一輛車,雖說過程有點運氣,但渴望藉此脫離貧窮,正是陳俊儒全力投入的最大動力。一天,陳俊儒接到一通打來詢價的電話,掛上後便立刻騎著50C.C.老舊摩托車,從新莊騎到八里偏遠山區,回程想起另一個客戶,又一路衝到林口,一上午的奔波儘管勞累,老摩托車還在回程途中罷工,但順利帶回兩張訂單的亮眼成績,讓主管自願當他的保證人:「騎摩托車太辛苦了,你買一輛800C.C.小車,分期付款一個月五千元,掛你業績,如何?」就這樣,陳俊儒創下新手一天成交三輛車的紀錄,巔峰時期月入三、四十萬,年收入高達四百萬!

只是,錢好賺,花得也快。覺得自己有能力、賺錢容易,心高氣傲讓陳俊儒花錢毫不手軟,錢再賺就有,怕什麼?麻煩的是,道上兄弟回來了。

巧遇管訓回來的老朋友,礙於情面,只好去對方的麻將場子捧個場。麻將一打就到半夜,隔天上班鐵定沒精神。「安啦!這個吸下去,保證你不想睡覺!」才吸一口,果然精神百倍。

但問題來了,連上兩天班、外加熬了一夜,明明很累,卻怎麼也睡不著。朋友遞來一支菸:「這個抽了就睡得著了。」抽完菸,陳俊儒果然一覺好眠。後來他才知道,原以為只是提神的興奮劑,其實是安非他命;讓他放鬆入睡的,竟然是海洛因。

用「中樞神經抑制劑」海洛因,解「中樞神經刺激劑」安非他命,這一解,陳俊儒就此毒海浮沉十二年。

愛他,就要讓他流落街頭無家可歸

「奇怪,誰打來的電話,怎麼一接就斷掉?」陳俊儒一頭霧水走出公司,剛打開駕駛座車門,警察突然現身。

「跟蹤你很久了,終於抓到你了!」警察三兩下就從車上搜出海洛因,陳俊儒一怔,莫非剛才那通電話,就是為了確認他的行蹤?

「也好,利用這個機會把毒戒了吧!」陳俊儒心想。只是,身毒易解,心毒難戒。生理的癮,頂多七天就能戒除;但每次出獄第一件事,總是忍不住又去找毒品。吸了又戒、戒了又吸,對毒品毫無招架能力,甚至因著四度進出監獄,認識的人脈更廣,到哪裡都買得到海洛因。

毒海生涯,最後一定散盡家財、眾叛親離,生命毫無尊嚴。陳俊儒後來不惜偷拐搶騙,甚至挪用公款、跟地下錢莊借錢買毒,無路可走之際,愧疚於自己給家人帶來永無止盡的災難,一針打進大量毒品,原以為必死無疑,誰知過了一天卻悠悠醒轉,無奈只好繼續隨波逐流。

進進出出監獄七年,除了媽媽,幾乎沒有人理他。為他收拾許多爛攤子的二姊陳黛華氣歸氣,但每當想起那一幕──昏暗破舊的家裡,放學回家沒有飯吃、沒有人陪的陳俊儒,揹著書包、靠在床頭睡著的孤單身影,就忍不住覺得弟弟好可憐,總想著,還可以為他做些什麼呢?

身為家中第一個基督徒,陳黛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帶著弟弟來到更生團契,黃明鎮牧師溫暖的陪伴與關心,讓他們萬分感動;但更生團契沒做戒毒工作,只好把他們轉介到晨曦會。傳道人和陳俊儒細談之後,轉頭問陳黛華:「你弟弟有沒有無家可歸過?睡在公園好幾天、沒地方去?吸毒的人不到最後絕境,絕對不可能反轉!你如果愛他,就要狠得下心,絕對不能再給他錢!」

 
↑陳俊儒說,還好當初媽媽和二姊陳黛華聽了晨曦會傳道人的勸,狠心讓他走到絕境,才讓他遇到耶穌,絕處逢生。因著生命改換一新,他才有勇氣對媽媽說:「以前我常常做對不起你的事,現在我終於有資格對你說,媽媽,我愛你。」真心悔改的肺腑之言,讓媽媽淚流不止。
 

陳黛華果然再也沒給過弟弟任何金援,就連媽媽也在傳道人勸說下,搬到兒子家、女兒家。無家可歸的陳俊儒為了換得落腳之處,曾經幫人值夜班看倉庫,但更多時候他根本沒有朋友可找、沒有地方可住,只能落魄睡在公園。

先戒身毒,再戒心毒,生命煥然一新

流落街頭的日子過了三個多月,陳俊儒終於等到入住台東戒毒村的機會。然而,糾纏了十二年的毒癮,就像牢牢嵌入靈魂深處的毒鉤,戒斷過程直教人生不如死。

戒毒大作戰全面啟動,晨曦會弟兄二十四小時陪伴,特別是當陳俊儒毒癮發作、上吐下瀉的時候,為他禱告、幫他按摩、替他擦拭身體、讓他泡熱水澡、幫他洗內衣褲……,在在讓他大為感動;知道他們都是靠福音戒毒成功的過來人,更讓他對耶穌好奇不已。

福音戒毒沒有藥,晨曦會標榜的就是──不靠藥物,不憑己力,只靠耶穌。戒斷期間,陳俊儒常常整晚睡不著,頂多迷迷糊糊盹個十幾分鐘,陪伴的弟兄除了為他禱告,也教他怎樣禱告。「一開始我很懷疑,禱告真的有用嗎?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禱告。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來,以前我在泰源監獄受過洗啊,只不過後來沒機會繼續認識耶穌……」模糊的記憶,慢慢從他腦海中浮現。

一天晚上,陳俊儒實在痛苦極了,「上帝啊,我現在真的很難過,求你幫助我……」禱告完,陳俊儒真的慢慢睡著,而且安安穩穩睡了二、三十分鐘。「當初受洗雖然不清不楚,甚至已經忘記,但是上帝從沒忘記;祂的揀選也從不後悔,時間到了,就把我帶回來。」

第一次經歷禱告的真實,陳俊儒的靈魂彷彿也跟著甦醒;身體的癮戒斷之後,他決定留在戒毒村,好好認識基督信仰。

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一天,陳俊儒讀到聖經〈羅馬書〉,頓時恍然大悟:「這句話,不就是在說我嗎?我以前不就是這樣?」接著又看到:「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他這才終於明白「福音戒毒」的真義──唯有倚靠耶穌,才可能勝過根深柢固的老我,戒除身毒,戒斷心毒。

生命煥然一新的陳俊儒,以前即便警察抓到身上藏有毒品總抵死不認,現在竟會因為偷抽菸而主動向牧師自首;出村採買、商家給空白收據讓他自己填寫金額,也能用禱告對付金錢的誘惑,告訴對方自己是基督徒、晨曦會是基督教機構,請商家據實填寫。

藉著讀經、禱告,陳俊儒慢慢有了改變;但生命成熟,從來無法速成……

經過淬鍊,斬斷驕傲,生命更有愛

在台東戒毒村住滿兩年之後,陳俊儒一心想奉獻自己為上帝所用,自信滿滿報考晨曦門徒訓練中心,不管考國文或聖經,都是第一個交卷。誰知同行報考的三個台東戒毒村弟兄,只有他口試沒過,榜上無名讓陳俊儒覺得又沮喪又丟臉。

不久,劉民和牧師應邀南下高雄擔任佈道會講員,會前特地繞道台東,帶陳俊儒一起出村服事,這個舉動讓陳俊儒感動不已。「戒毒村的弟兄那麼多,我是誰,劉牧師竟然記得我?」服事結束、臨別之前的安慰,更讓陳俊儒印象深刻:「心情好一點了嗎?繼續為你禱告啊!人的安慰都有限,你要好好讀聖經,就知道上帝要對你說什麼。」

雖然聽不太懂這些話是什麼意思,「要好好讀聖經」陳俊儒倒是牢牢記住。回到戒毒村,陳俊儒比以前更認真讀聖經,幾天之後,他突然發現:「原來我一直信錯了!我之所以堅持要考門訓,其實是因為爭競──憑什麼早我兩個月進村的弟兄可以報考,我就不行?原來我不是真心想服事,而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上帝應該使用我!只要上帝用我,我一定可以讓祂更多增光!」

發現自己一直用從前的社會價值觀在信仰上帝,陳俊儒再次認罪悔改,感謝上帝讓他名落孫山,「考試失敗不是人生失敗,上帝藉由這個失敗,讓我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基督信仰,讓我看見自己的驕傲。以前我總是高高在上,想讓人覺得我很了不起,如果當時真的考上門訓,才是更大的危機!」

也是直到此刻,陳俊儒才明白,為什麼之前自己的人際關係會惡劣到只要他一走近,人群立刻四散──原來,每當他看到有人違反村規,嫉惡如仇的個性就會驅使他去報告牧師。天底下,誰會喜歡打小報告的「抓耙子」呢?

話是沒錯。不過,如果現在有人犯規,難道他就不報告牧師了嗎?「說,我還是會說。只不過,以前舉發他們,我心裡沒有愛,只想看他們出醜,誰教他們不爭氣;但現在我跟牧師說完,就會去找他們,告訴他們事情的嚴重性。好比為什麼不要抽菸?因為香菸雖然不是毒,卻是一種癮,如果不能倚靠上帝完全戒除心毒,毒癮絕對無法斷根……」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陳俊儒以愛出發,大家也感受到他的真心,不但他的人際關係改善,以前看他不順眼的人也成了好朋友。隔年,陳俊儒考上門訓、準備離村北上,大家反而捨不得他離開了。

……(文未完,請見2018年02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