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放大扶桑花,看到另一個微觀世界。

來了,展開一場盛大的花秀,從小草到大樹,爭先恐後綻放不同顏色、造型的花兒,而且散發各種香味。工廠及住家的芒果、棗子和酪梨樹也開滿小花,白天無蜇蜂及各種蟲蠅忙著採集花粉,蜂鳥在香蕉樹下搶食香蕉花蜜。到了夜晚,食客換成各種蛾類及小甲蟲,紛紛來享受免費大餐,同時也作了紅娘幫花兒授粉。

推開窗,春風用花香薰染我全身,喝一口春茶,欣賞窗外一幅幅美麗的動畫,蹲下來細看一朵花,又是個令人驚豔的風采,原來風景中還有風景,倘若用高倍數顯微鏡觀察,肯定看到更奇妙的世界。即使在寂靜月色中,傾聽多情的蟋蟀唱悅耳情歌,又是另一種愉悅的心境。

春天在花朵、在雨水、在白雲、在藍天、小溪、石頭上,彩虹般的色彩為春天著色寫詩……,春天的詩無所不在,千變萬化,是看不盡的風景,更是讀不完的讚美詩。

春天,也是孕育的美好季節!

點點狗在今年春天當媽媽了,生了七隻可愛的胖小狗,狗爸爸是唯一的大黃狗「大耳朵」,小狗中有四隻毛色雪白,但有一些黑色塊,另外兩隻幾乎全黑,胸口有一點點白色,還有一隻是黑黃混雜。沒有一隻像狗媽媽一身灰,更不像全身黃色的狗爸爸,猜不透為什麼生出與父母完全不同顏色的小狗,有可能基因隔代遺傳,還好狗爸爸不在乎孩子的毛色,也沒有要求狗媽媽給合理交代,依舊和樂融融,我真佩服「大耳朵」寬闊的肚量。

阿鵝的太太生了六個蛋,兩個蛋不知道被什麼動物吃了,我們猜測是懷孕的點點,因為她需要產前進補,可是連蛋殼都沒留下,也懷疑是蟒蛇,又或是浣熊把蛋偷走,當然也有可能讓其他野生動物吃掉了。後來只好把鵝夫妻關在一個大籠子,這樣可以保護蛋,又可以強迫鵝爸爸陪老婆「坐月子」。女兒在紙箱裡放木屑,再鋪上落葉作巢,母鵝在裡面又生四個蛋。算算孵蛋的時間,一星期後院子裡就會多出四隻小鵝。

↑尚未張開眼的小狗,用鼻子很快找到媽媽的奶頭。

點點生產前我們猜牠會生幾隻小狗?什麼顏色?預產期過了兩天,點點沒有在我們為牠預備的產房生產,而是跑到後院大樹下生下第一隻小狗,為了安全,我們把牠們移到產房。直到凌晨,點點一共產下七隻寶寶,我們沒有猜對。阿鵝的太太孵蛋就不猜了,四個蛋應該是四隻鵝,除非沒有受精,而且全世界的小鵝都是黃色,所以就不猜了。

接下來的問題是怎麼把這兩家「小朋友」分開,日後,七隻頑皮的小狗一定會去追逐小鵝。兩家人為了保護小孩,到時候可能大打出手,但不管誰贏,損失的一定是我,因為牠們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於是我把前後院暫時用圍籬隔開,等牠們長到可以保護自己時再拆掉。

起初我擔心點點會難產,因為牠是中型狗,而大耳朵是大型狗,兩個身體幾乎差一倍,若是小狗太大生不出來怎麼辦?是不是要找獸醫來接生?預產期已過兩天,我們時時觀察點點的狀態。

看點點生產,讓我驚訝的是,第一次生產的點點像個老手,舔掉小狗身上的胎衣,咬斷臍帶,吃掉胎盤……,每個步驟乾淨俐落,而且才出生的小狗立即懂得鑽到媽媽懷裡找乳頭吸奶。剛出生的小狗眼睛還沒發育完全,所以都是閉著,看不見的小狗怎麼知道媽媽的乳房有奶,可以填飽肚子?而且找得到乳頭,知道怎麼吸食……,這一切一切都沒有經過學習,是天生就會的。

狗媽媽哺乳時會舔小狗的肚子,小狗才會排泄,狗媽媽也會吃掉小狗的排泄物,保持臥處清潔,避免細菌滋生感染。當小狗開始吃其他食物,狗媽媽就不再吃小狗的便便,這時小狗已經睜開眼睛,會走到外面大小便。一旦長出乳牙,會咬痛媽媽的乳頭時,就是小狗斷奶的時候了。

至於鵝媽媽怎麼知道生了蛋之後要孵蛋?怎麼知道蛋裡面有小鵝?而且一個月的孵卵期要忍飢渴,怎麼知道每隔多久要翻一次蛋?

生有時,死有時,吃飯有時,睡覺有時……萬物都在預定的時間運行。日出日落有時,晴雨有時,四季有時,節氣有時,花開有時,花謝有時,時間到了,造物主設定的機制自動開啟,萬物不用學習自然就會,鳥不用學就會飛、會築巢,毛毛蟲不用教就會做繭蛻變飛翔,魚出生會游泳,蛙會跳,樹會開花結果,種子會自己發芽成長……

我們在一個井然有序、多樣的生物世界中共居生活,時空從古至今運行有序,萬物按著時間出生、作息,按著時間去世。若是只用一個簡單的自然演化論來推翻環環相扣、精密的時序運行,那麼相信演化的人會不會想得太簡單了!

……(請見2019年5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