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年9月,為了慶祝宇宙光創設四十五週年,宇宙光一口氣出版了十幾本新書!其中五本,是黃小石博士過去十六年在台灣舉辦「生之追尋」巡迴演講後,寫成十六本專書的精選集,內容是有關科學信仰與文化的論述,文筆流暢易讀,引證詳確精煉;另有六本,是編輯同仁將我在宇宙光擔任志工四十五年期間,從我寫的千萬言舊稿中選出集結的精選集。其中《基督教與中國論集──從理念與符號談起》一書,首篇先從「理念與符號」的理論架構,探討源自西方文化社會理念與符號的基督教,在與中國文化社會的理念與符號接觸過程中,引發的各種問題;第二篇則從基督教在中國的關連化與本色化之必要性與可行性,分析基督教入華宣教所遭遇之困難,及其未來發展之策略與方法。這兩篇論文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正式發表後,曾引起學界熱烈的迴響與討論,本書也特別收錄研究中國官紳反教原因的權威學者、中央研究院近史所研究員呂實強教授對該兩篇論文的評論。

近年來,習近平一直在許多正式場合,多方宣稱中國大陸是一個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但在此同時,他又反覆宣稱進入中國的基督教,必須是一個合乎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基督教。然而,什麼是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基督教?把這個問題落實到理念與符號的層面思考,可能因文化背景不同所致。在這種情形下,因對理念與符號認知的不同,使得目前基督教在中國大陸與各級行政單位產生不同程度的歧見與差異,甚至形成嚴重的對立衝突,使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面臨嚴重考驗與危機。可見理念與符號的關係及其在華人教會歷史中實踐的經驗,也就是基督教在中國關連化或本色化在未來華人教會宣教歷史中的重要性,值得所有關心中國現代化前景的人士留心注意。

本書第三篇論文〈基督教在中國之傳播及其貢獻〉,從1922年「非基運動」爆發談起,歷述中國人反教行動及其形成原因,然後根據相關史料,逐一討論評述。這篇論文初稿寫於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後期,當時我還未滿三十歲,是我以華人文化邁入現代化歷程的立場所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幾經修訂改寫,正式發表在1970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基督教與中國近代化論文集》。這本書的出版,在我思考研究寫作的生涯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捩點。在那段期間,我先後完成〈平民階級中的英雄──馬禮遜來華宣教的研究:附充滿腳印的歷史名城馬六甲〉、〈科學與救恩──丁韙良在華宣教之研究一:附丁韙良著作一覽表〉、〈國父孫中山先生大學畢業前與基督教的關係〉等論文;並集合對文史研究有潛力、有興趣的年輕人,在家中組成文史團契。在那個原始資料難覓、交通往返不便、對華人教會歷史充滿誤會敵意的時代,我們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大家聚在一起,交換好不容易獲得的珍貴圖文資料,彼此鼓舞從事教會歷史的研究,奠定了今日推動華人教會史研究的初丕。其中有好幾位成為學術界及教會界研究華人教會史的標竿人物,如查時傑、李金強、劉少康、魏外揚、陳一萍等人。

1973年宇宙光成立後,推動華人教會史的研究、鼓勵學術界將中國現代化的媒介人物作為研究觀點,重新審視教會歷史發展與中國近現代之關係。過去數十年間,大家一方面埋首古籍舊書堆中,潛心尋索歷史真相;一方面辛勤執筆,發而為文,彼此切磋互勉;也奔走各地,聯絡呼籲有心人士,參與投入,共襄盛舉;並多次舉辦學術論文研討會,出版論文專書,與學術文化界交流互動。華人教會史之研究,乃從早期荒蕪不受重視的「險學」,成為更多年輕學者投入研究、著有所成的「顯學」,以至今日華人教會歷史的研究工作在台、港、中國大陸各個重要學術研究單位或大學,均有專設單位機構,負責推動研究工作,這些年來,因此獲得碩博士學位的專業人才,更是與日俱增,引人注目。宇宙光也策劃出版許多相關的專業學術論文書籍,編製不同內容主題的歷史圖片,巡迴世界各地,舉辦展覽講座,戮力推廣發行。在那段頻繁忙碌的交流發展期間,我抽空寫下〈耶魯在中國──二十世紀初期耶魯大學基督徒畢業生在中國之教育計畫及其貢獻〉、〈福州衛理公會移民群體在砂勞越從事墾拓開發及文化教育工作對東馬現代化的影響──以黃乃裳、富雅各、劉家洙為例〉、〈基督教傳教士與中國禁煙運動〉等論文,均收錄在這本書中。

至於過去多年來,宇宙光耗費許多精力時間在華人宣教史研究及推廣的經歷,則編成《我們正在寫歷史──宇宙光與陪伴華人走過歷史文化的宣教士》一書。在這本書的代序〈我們正在寫歷史〉,我花了不少篇幅談論基督徒的歷史觀。然後分成兩輯,輯1收集十二篇專文,論述活在歷史文化中的現代人所面臨的挑戰。從這些討論中,可見歷史的果如何形塑影響了現代人的行為思想;輯2則收集十六篇文章,摘要記錄過去四、五十年來,我們在華人教會歷史研究所投入的心力及經過。沒有人能完全逃避豁免歷史文化對人的影響;在此同時,人在此時此刻的所作所為,也會存留、甚至形成未來的歷史文化,由此可知歷史的意義與重要。我在魏外揚老師剛剛出版的新書《留在遠方的雲彩》序文中寫下一段話:

看完魏外揚《留在遠方的雲彩》新書書稿之後,心中忍不住對自己說:「歷史真好玩!」

歷史真好玩!它發生在N年前的某一天某一時某一分某一秒。當然,它確確實實地在N年前的某一天某一時某一分某一秒發生了,然後卻悄悄地把自己隱藏了起來。有時躲在閣樓的一角,埋身故紙舊籍堆中,從來無人聞問;有些則口耳相傳在某些人的口舌之間、心靈深處流轉;也有一些化為文字圖像,供人傳承頌讀、迴思考證;有些深埋地底、淹沒不見,等候歷史考古,重見青天;更有一些流落墳塋墓地,化為殘缺碑石,散置各方,任人踐踏。

這些散居各方、構成歷史原貌的珍貴史料,一直等在那兒,等候知音老友的尋覓拜訪。其實與其說歷史是冷門寂寞的,不如說它是熱情而好客的。它的本身就是一桌早已預備好的精品盛宴,等待每一位賓客臨門,熱情洋溢、滔滔不絕,向你敘述一個一個說不完的故事。使你在飽享盛宴之際,走進遙遠的過去,了然來時路,方知今日情。更奇怪的是,就在那一剎那,你會發現,歷史原來是一片燦爛的晴空。雲彩在晴空中漂浮游動,在陽光的徹照之下,悠閒自在地打開一頁一頁的歷史,你會驚訝地發現,歷史一直在忠誠地陪著你,一步一步走進了未來,寫下了新的歷史。

不知道過去你對歷史的印象如何?與歷史把盞共玩這麼久,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忽然覺得,一個人嘛,怎麼可能離開歷史?何況歷史跟你這麼親、這麼近。歷史這麼好玩,人生在世,怎麼可能沒有歷史呢?

歷史真好玩,你說對嗎?

……(請見2019年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