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稿前兩天,台北連續出現高溫,炙熱的夏季終於現出猙獰。台灣社會因為總統大選,瀰漫的焦躁氣味絲毫不遜於熱到爆表的氣溫。7月號雜誌此時推出,希望有些提醒:所有事情放在廣大深遠的歷史文化脈絡中,都只是個浪花,旋啟旋落。所羅門王在聖經〈傳道書〉一章,就曾發出如此慨嘆:「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然而,日光之下,真無新事?且看另一段話:「假如我有千條性命,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假如我有千鎊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這是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1905)的名言。戴德生一家在中國的服事已經五代,如果加上戴德生的岳父台約爾(Samuel Dyer,1804~1843),應該是六代,服事的年月近兩百年。

台約爾這個名字大部分人一定極其陌生,但是對另一個名詞一定耳熟能詳──「新細明體」,沒錯,這個每天打開電腦就會使用的字體,正是台約爾對中國的貢獻。本期藉由「戴紹曾牧師逝世十週年紀念專輯」,歡迎你來認識戴德生家族,同時,想想我們自己的信仰與服事,能傳承幾代?幾年?

要大大推薦的第二篇,是「真實故事」〈烏雲的金邊──走過生死青春的吳國洋〉,十九歲的吳國洋進入大學第一天,迎接他的不是燦爛如陽光的校園生活,而是一場嚴重車禍,傷勢嚴重到:「醫生打電話給大姊,說我腦子都被撞爛了,像一坨爛豆腐,完全腦死,活不過三天。醫生勸我大姊,放棄急救,說我不可能活下去。」

經歷無數次手術和復健,吳國洋竟然復原了,可以四處為上帝作見證,他說:「原來,神蹟不一定是神速痊癒,神蹟不一定直通幸福美滿。神蹟是出現在絕對無助、悲慘絕望、無止盡的痛苦、生死交關之際。沒有神蹟,我不可能活著!」

日光之下,真無新事?其實要看眼光放在何處。放在人間種種,確乎如此;若放在永恆上帝的恩典作為,那麼每天都新鮮無比,充滿喜悅。這樣的眼光,來自上帝,是生命最大的禮物。

>>7月雜誌精采內容導讀,還有影音延伸分享

……(請見2019年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