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圖左至右)吳威廉牧師、吳瑪利師母、吳威廉全家福。

前言

自清季基督信仰重新進入開港後的台灣,不少宣教士把握先機,放棄原本的優渥生活,遠赴寶島服事,為福音工作奠定重要基礎。我們熟悉的馬偕、馬雅各即是此等開拓者,因其居首所以更加知名,就如同大家曉得阿姆斯壯(Neil Alden Armstrong)是第一個登陸月球的人。但一個人的年歲總是有限,福音禾場不可能永遠都由同一批人耕耘,所以,傳承的重要性絕不亞於開拓。當初代的宣教士逐漸步下舞台之際,新一輩的後生者,先是與其同行,最後總是在看似有準備卻又突如其來的情況下,承繼了原先想像不到的重責大任。

追隨馬偕的腳步

1892年7月5日,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1844~1901)收到來自加拿大長老教會海外宣道會來信,信中提到吳威廉(William Gauld,1861~1923)牧師已經奉派到台灣服務。馬偕在日記寫著:「上帝保佑,指引帶領他平平安安來這裡。」同年10月23日,馬偕帶著葉順、柯玖前往淡水港邊,迎接首度來到寶島的吳威廉、吳瑪利伉儷,他們搭乘的是「福建號」。雖然夫妻倆平安抵台,但兩人暈船頗為嚴重,馬偕用「踉蹌」形容他們走上岸的模樣。儘管登陸的模樣可能沒有馬偕當年帥氣,但吳威廉當時可能不知道,日後他會被稱為「馬偕的接班人」,在巨人之後繼續領導北部長老教會。

吳威廉是馬偕的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同鄉,1861年2月25日生於該省倫敦市(London),父親務農兼作木匠。他與馬偕首次相遇於1880年,那年馬偕第一次返鄉述職,在一場演講中,吳威廉與他的大哥就坐在台下。回家路上,吳威廉告訴大哥,自己未來一定要到「異邦」宣教,而這個夢想也真的實現了。他的裝備之路與馬偕有些類似,都當過小學老師,也曾就讀諾克斯神學院(Knox College),最後如願受派前往海外宣教。馬偕非常期待這位同工到來,他接到宣道會來信隔天(1892年7月6日)就馬上回信,寫道:「我心裡著實歡喜,並將在今天寫個短信給他(編按:指吳威廉)。我們會盡全力使他在這裡的服事既自在、愉悅且成功。

初來的觀察

↑1904年10月4日,北部教會首屆長老中會成立,吳威廉當選首屆中會議長,並與中會議員合影。
↑1901年馬偕積勞成疾過世,墓碑由吳威廉設計。二十二年後,吳威廉過世,安葬在緊鄰馬偕家族墓園的外國人墓園,皆位在今淡江中學校園內。兩位台灣北部宣教的偉人,書寫了一段宣教史上的美好傳承。
↑1895年,日軍進台北城北門街(今博愛路)想像圖(原畫典藏於日本明治神宮聖德紀念繪畫館)。

剛抵達台灣的吳威廉,除了安頓各項事務、學習語言,也隨馬偕訪查大稻埕與艋舺兩間教會。1892年11月13日,吳威廉參加大稻埕教會的聖禮典,見到現場來了近四百人(有些人從頭到尾只能站在門口),對其井然的秩序感到「新奇且驚訝」。吳威廉觀察到馬偕「似乎與禾場的每一個事工都有緊密的聯繫」,幾乎每個主日都會到附近的佈道所察看,並且「樂於投入可以使主的事工在這裡興旺的任何工作」,這與我們今日理解的部分馬偕形象相去不遠──事必躬親且活力十足。馬偕第二次返國述職之前,吳威廉也見證教會親友與仕紳歡送馬偕的盛大場面,以及外籍人士對馬偕的敬意,這可說是馬偕在台宣教二十週年的總結。

吳威廉也見識到馬偕忙碌的另一面 。他在1893年3月23日一封書信中,提到馬偕「從來也沒搞懂他的確實薪資」,因其「月以繼月在淡水以外的鄉村服事,與他的學生從一村到另一村旅行佈道,根本無暇關心他到底該領多少薪水」。另外,馬偕也弄不清楚自己的薪資應該以「金本位」還是以「銀本位」計算,對此「現在還是一頭霧水」,而且似乎已經有十五年沒有調薪了。能與當初影響自己決志的榜樣一同服事,親見其為福音四處開拓的生活實況,然後忙到不知實際薪資到底是多少,或許可以從中想像一下吳威廉當時的心境。

首次台語證道

一如馬偕在信中所承諾,他在各方面都十分盡力幫忙吳威廉,除了協助安頓、添購生活物品,也親自教授這對夫妻台語,每次大約一小時,並要他們鑽研台語的「八音」。馬偕似乎對教學成果很滿意,認為「他們正循著正確的軌跡,有進步」,也表示「他在語言的適應力很好」。

1892年10月23日早上,吳威廉在淡水教會以英語發表簡短談話,由馬偕翻譯。隔年8月13日,吳威廉在八里坌教會(今八里教會)首次以台語證道,時間是七分鐘,這也是馬偕返國述職前最後一個主日,頗有臨別前予以一試的味道。儘管該次講道並不長,但吳威廉確認聽眾都明白他說的內容,讓他備受鼓舞。從首次英語談話到首次台語證道,吳威廉花了十個月。雖然比不上以牧童為師、半年內就用台語講道的馬偕,但也算是相當厲害了。馬偕在日記裡寫著:「他第一次嘗試講道,做得很好。」但就在這次台語證道後,吳威廉馬上面對更大的挑戰,馬偕即將啟程第二次返國述職。

挑起代理的大梁

1893年8月17日晚上八點三十分,共有三百二十六人齊聚淡水牛津學堂,在煙火中歡送馬偕回鄉。隔天下午,馬偕到吳威廉家中,以禱告與詩歌告別,接著就前往港口搭船離開寶島。簡單來說,吳威廉抵台還不滿一年,就要一肩扛起代理領導北台灣長老教會的重責大任。

當然,馬偕並不是毫無預備就把整座禾場丟給吳威廉。他交代陳火、嚴清華、葉順等學生,必須對吳威廉牧師「馬首是瞻地承擔起事工順利運作的責任」,吳威廉也表示會與本地同工同心合一。所以馬偕曾表示,「要不是本地同工如此熟悉事工,並且有能力持續做工,我是不想這麼快就留下我的同工,讓吳威廉牧師獨自一人面對事工」,並且認為「吳威廉牧師不會碰到不可行的事」。

儘管馬偕做足事前準備,相信當時的吳威廉依舊戰戰兢兢,更直接體會馬偕平時日理萬機的生活,當然,每次講道也都盡量使用台語。有些工作確實可以事先準備(牛津學堂當時已停課)、逐步例行處理,例如巡迴教區內的宣教據點、協調教會內部各項事工,以及持續處理與宜蘭知縣的土地買賣糾紛等;但後來發生一件無可預測的大事,就是台灣改朝換代,成為天皇陛下的領土。

……(文未完,請見2018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