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杜澤儒在教會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澤儒坐在家裡的沙發上,心情一派輕鬆,口中的蘋果鮮甜多汁,正要再咬一口,突然感覺鼻腔裡溫溫熱熱的,血就這麼流下來。他心頭一驚,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怎麼連吃蘋果都會流鼻血?」偷瞄一下妻子,幸好她沒看到,杜澤儒趕緊走到浴室,關起門來清理。可是怎樣都止不住,「這下壞了,我的身體一定出問題了。」好不容易把血止住,他知道事情真的大條了,當時他才四十五歲,是家裡的經濟支柱,一旦倒下,家人該怎麼辦?

鼻血一直滴滴落

2017年5月,杜澤儒不明原因流鼻血,不過很快止住,6月又一次,接下來的日子,頻率從一個月一次、四週一次、三週一次逐漸增加,起初他總是安慰自己:「應該是天氣燥熱」、「最近睡眠不足」、「吃了上火的食物」……,反正總是很快止血,便一再找各樣理由,不肯就醫檢查。直到後來變成兩週一次、一週一次、五天、四天……,越來越頻繁,最後竟然吃蘋果也流鼻血。

隔天,他去找好友林遠寬,林遠寬曾經是鼻咽癌四期C的患者,也就是末期的末期,杜澤儒當時的症狀跟林遠寬十分類似。兩人懇談後,林遠寬勉勵他:「我會為你介紹最棒的醫生,可是,你必須讓太太知道,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你不可能獨自面對。」即使還沒就醫,杜澤儒也明白自己正面臨生死交關,既恐懼又憂傷。正要離去時,好友問:「星期日早上有沒有空?跟我一起去教會吧!」「怎麼又來了?幾年前去教會,感覺實在不好,我甚至對自己說,絕不再踏進教會。」杜澤儒心裡作難,正要拒絕,林遠寬馬上看出來,卻面不改色:「我一度得了這麼嚴重的癌症,但是上帝存留我的性命,祂也可以把你救回來,只要你願意信靠祂。」

回家後,杜澤儒心裡依舊沉重、紛亂,卻記得好友叮嚀要多讀聖經。家裡有一本新約聖經,他便拿出來讀。〈馬太福音〉開頭就是耶穌的家譜,「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家譜:亞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猶大和他的弟兄……」「我根本不認識這些人啊!這些內容怎麼讀得下去?」杜澤儒覺得聖經實在太無聊,索性不看了。可是,不讀聖經,他又焦躁起來,反倒是剛才讀聖經時,似乎可以專注,而不去想身體的問題,於是,他又把聖經拿起來讀。

這天是星期六,耶穌的家譜意外地讓杜澤儒的心靜下來,也給他勇氣,跟妻子坦白自己的身體狀況。沒想到,凡事倚賴他的妻子並不十分震驚,除了支持,也樂意他去教會。


↑杜澤儒與妻子一起受洗。
 

星期日早上的禮拜,牧師講道嚴重超時,眼看就要影響下一堂的聚會時間,卻問:「今天有誰聽了福音,願意接受耶穌作一生的救主?請到講臺前面,我為你禱告。」全場只有杜澤儒走到前面,表明心志願意接受耶穌。很奇妙的,從那天開始,上帝把他鼻腔裡的水龍頭關好了,沒再流鼻血。這次他乖乖去醫院檢查,醫生反覆檢查卻只發現一個出血點,沒有其他問題。原本以為即將凋零的生命竟然安然無恙,杜澤儒有如重獲新生,澈底謙卑在上帝面前。2017年12月30日,杜澤儒與妻子、一雙兒女受洗歸信耶穌。

有人覺得他這樣就信耶穌實在奇怪,家人甚至說:「搞不好就是不再流鼻血而已,只是剛好。」但是杜澤儒卻不等閒視之,「如果一切都只是剛好,是不是也證明上帝掌管所有的事情?」他積極進取,豐富的工作經驗養成他思緒清晰,即使事情再困難,一定想辦法完成,所以,能說出這句話,對過去自認能幹的杜澤儒來說根本不可能。

啤酒海般喝下肚

杜澤儒商科出身,退伍後進入統一集團國外部門南聯作基層業務,負責在內湖、南港、汐止一帶推廣酒類產品,對象是餐廳、熱炒店、Pub、KTV。做業務要接觸不同類型的人,有的客戶只有小學畢業,但是廚藝很好,有的則是高學歷。杜澤儒總想跟每個客戶做生意,無奈當時東湖有家熱炒店老闆就是不進貨,他不放棄,依舊每個星期去拜訪。

有一天,滂沱大雨中,他又來到這家店,裡頭只有老闆一人,沒有生意上門,老闆臉色不太好看,杜澤儒一時也不好打擾,決定離開。正轉身要走,老闆叫住他,指指外頭,意思是「雨這麼大,你竟然還來!」或許就是這股傻勁感動老闆,「我看今天不會有客人了,」邊說邊指著冰箱,「如果你把冰箱的啤酒全部喝完,我就進你的貨。」說完走進廚房準備下酒菜。

幾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上桌,兩個男人開喝,也打開話匣子。從傍晚六點邊喝邊聊到凌晨十二點,玻璃裝台灣啤酒一箱二十瓶,一箱喝完再來一箱,喝了好幾箱。這也換來老闆的賞識,杜澤儒離去前,老闆對他說:「少年ㄟ,你有骨氣!」從此,這間東湖最大的熱炒店成為他最大的客戶。他的行事作風也讓不少老闆印象深刻,說:「你有高中生的氣質,研究所的智慧。」

「很多事情就是看你敢不敢做。」本著這樣的信念,杜澤儒在職場披荊斬棘、尋求突破,後來正逢台灣電子業起飛,就此踏進這個行業。剛開始在生產管理部門,但是對電子不甚了解,要管理談何容易,所以總是遭到工程師刁難、嘲笑。杜澤儒不放棄,想盡辦法搞懂所有的原理,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甚至連續三個月沒有休假,如此硬是讓他摸透、了解所有細節。幾年下來,在生產、製造、資材、工程領域都相當熟悉,也在上市公司擔任高階主管。可是,高薪換來的是失去健康、家庭、甚至父母。「我的公司在內湖,父母身體不舒服在榮總看醫生,只要過了自強隧道就能去看他們,我卻完全抽不出時間。」

生活富裕,他卻驚覺自己在家的功能只是「提款機」,向來以為金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杜澤儒突然開始厭惡這種生活,毅然決然離開電子業。

媽媽的燉肉燒焦了

揮別燒肝的日子,生活作息正常,也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2017年4月,他到父母家聊天,聊著聊著,母親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衝向廚房,一邊叫道:「我的燉肉……」這時才發現屋子裡瀰漫燒焦味。一直以來他就很納悶,為什麼父母家有越來越多的新鍋子?原來是煮東西忘了關火,鍋子燒到焦黑,乾脆再買新的。

看到父母日漸老邁,記憶力不如從前,居家用火安全的確是當務之急,杜澤儒開始尋找相關產品,帶母親到賣場選購安全瓦斯爐,可是實際了解功能與使用方式,都不滿意。「既然我過去多年在電子業,何不自己設計符合需求的產品?」於是他萌生研發自動關火裝置的念頭。有一天遇見曾經共事的陳先生,跟他談到這樣的構想,沒想到兩人理念相同,一拍即合,便著手進行,歷經一年,2018年3月才有雛形。4月,陳先生生病住院開刀,卻再沒醒來。

接到陳先生過世的消息,杜澤儒看著手上的電子產品雛形,頓時覺得前途茫茫。

「我只有這個夥伴,無法獨自處理他專業領域的工作,一年多來的心血難道就要胎死腹中嗎?接下來怎麼辦?」就此放棄?可是,研發這個產品是出於一片孝心啊!杜澤儒實在心有不甘。

躊躇不前的關口,他把心一橫,決定承擔所有工作,想辦法把不懂的搞懂,並尋求電子業的朋友協助。一旦往前走,路隨之開啟。他認識一個有豐富經驗的研發團隊,卻因時程排不上,無法合作。後來,透過人力銀行網站認識一位大學的研究生,原本沒有抱太大期望,實際合作後竟讓杜澤儒大為驚豔──這位學生大學時期就加入產學合作計劃,實務經驗豐富,能力完全不遜於企業公司的研發團隊,不僅承接陳先生之前的工作,更提供寶貴意見,讓這自動關火裝置更精良,同年10月,產品終於底定。

「你是不是在找我?」

產品要上市就得成立公司,而且要有足夠資金才能生產,杜澤儒沒有那麼多錢。有一天他在高雄辦事,想起一位偶爾有連絡的大學同學,想打電話向他借錢,卻又遲疑沒撥電話。搭車回到中壢時,竟然接到這位同學來電:「你是不是在找我?」不等他回答接著問:「你需要多少錢?」他驚訝得全身起雞皮疙瘩,同學知道他的處境,二話不說同意贊助一筆不小的資金。這通電話彷彿及時雨,讓杜澤儒有力量往前走,後來另一位同學也主動加入合作,他們是杜澤儒成立公司重要的資金來源。

↑杜澤儒與同仁參加台北國際安全科技應用博覽會。
↑研發「e+ 自動關」後,杜澤儒問自己:「我的人生前半段都在做什麼?」右為始終支持他的妻子。
↑耀主科技與政府相關單位接觸,贈送「e+ 自動關」。

「上帝一直在看著我做事。」從有心為父母設計這個自動關火裝置,期間身體突然出狀況,甚至一度以為染上重症、命在旦夕,杜澤儒深刻體會人無法掌握任何事情,真正成事的不再是他,而是上帝。

2018年10月,耀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取名「耀主」與「要煮飯」的「要煮」同音,更重要的是,榮耀主的名。2019年3月11日,「e+自動關」產品在募資平臺公開銷售,第一個星期銷售額就已超過預期的新台幣一百萬元,第二個禮拜開始,更以每天一百萬元的速度增加。春末夏初採訪這天,累積已經賣出兩萬台。

這股氣勢讓杜澤儒驚喜,卻也更感恩,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上帝的賞賜,因此決定把公司收入淨利的20%捐給教會,以及每賣出一百台,就送兩台給政府相關單位或捐贈台灣弱勢團體,至今已經與高雄市消防局、苗栗縣政府社會處、苗栗市政府社會局接觸,贈送並分享產品的設計理念。最讓杜澤儒欣慰的是,高雄市消防局人員對他說:「終於有一樣產品可以根本解決瓦斯爐忘記關火的問題。」他們也認為,產品定時最多六十分鐘是很聰明的設計──這是杜澤儒與研發團隊廣泛蒐集資料的結論,鍋子在瓦斯爐上空燒一個小時才會引發危險,造成連鎖反應,導致火災。

而許多火災都來自家庭的廚房,或消防車出動只為破門進入住家關火,以免引起火勢,「e+自動關」已經研發到第四代,有了無線裝置,更採用低頻模式解決耗電問題,即使人不在家或停電,都可以馬上關火。

e+自動關的人生

杜澤儒這樣形容自己:「還沒信耶穌以前,我的個性很急,在公司開會一定要馬上得到答案,如果我問問題,下屬無法即刻回答,我一定斥責。好友林遠寬也曾要我改掉這種脾氣。信主後才體會到,根本不值得這樣。」上帝淬鍊一個人的方式是量身打造,他竟十分認同教會牧者為自己下的結論:「若不走這一遭,你會信耶穌嗎?」原本剛硬的杜澤儒柔軟下來後,正如研發到第四代的「e+自動關」,越來越精良,讓上帝使用,也帶給別人祝福!

……(請見2019年9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