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大直街南崗教會,興建於1914年,屬於德國哥德特式教堂,被列為一級保護建築。

東古道史蹟之旅是我非常期待的行程,出發前兩個月,利用假期,讀完魏外揚教授寫的《留在遠方的雲彩》、《宣教古道情》,以及宇宙光出版的《溫州基督教歷史》、《航向中國》、《平民階級中的英雄──馬禮遜》、《兩代中國情──棣法醫生與棣慕華教授》等宣教士的故事,以便到東北時,好好向同行的林治平、魏外揚兩位教授請益,增補宣教的文化素養。

好端端竟摔一跤

豈料行程第二天中午用餐完畢,走出餐廳門口,下階梯時竟摔了一跤,明明只有幾個階梯,我兩手空空沒拿手機,也沒在和人聊天,也沒感覺踩空階梯,好端端的竟發生摔跤事件。

當膝蓋跪下,雙手著地,我仍不知道是怎麼摔倒的,只感覺左膝蓋一陣劇痛,我坐下,摸摸膝蓋,凹進去了⋯⋯

「膝蓋凹進去了,你們摸摸看,真的凹進去了,和另一隻腳不一樣⋯⋯」台灣領隊小宋和團長李棟良牧師在一旁輕聲說:
「沒關係,別急,等一下比較不痛了再看看,也許只是脫臼⋯⋯」
「站起來試試看,也許能走⋯⋯」小宋說。

我試著站起來,但是腿軟了,根本撐不住。

我快哭出來了,不是因為痛,而是看著團員往滿清一條街走去的背影。

「我不要受傷,我不要,我要跟大家一起逛,我要拍照⋯⋯」腦袋已經無法運轉,望著正以電話聯繫的小宋,我無助地坐著,口裡不住禱告。

後來李棟良牧師和小宋決定叫計程車,帶我去十分鐘路程的骨科醫院,同團的葉子默默陪在我身邊,試著用各種方法減輕我的不舒服,協助我順利就醫。雖然沒有太多言語,但是這樣的陪伴很溫暖,看著我如此著急,他們都盡可能穩當做自己該做的事。

我不斷禱告,也只能禱告,因為知道他們比我還忙,他們放下所有團員陪我,只讓當地導遊帶領三十一位團員,其中兩位是高齡長輩,我實在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怎麼會變成這樣?除了懊惱還是懊惱。

照完X光片,醫生說,髕骨骨折了,要開刀。

「我想回台灣開刀,請問黃金處理時間是多久?」我發現自己冷靜多了。

「兩個禮拜沒問題,但是要固定,普通的夾板人民幣兩百元,材質比較好的活動支架,是一千兩百元。」和小宋、李棟良牧師、葉子討論後,決定採用後者,想說應該比較可靠。

裝上活動式支架固定後,買了兩支枴杖,終於可以行動了。

接下來幾天都靠著從台灣租來的輪椅和兩支枴杖行動,輪椅是團務佳吟在台灣就已租好,要給林治平教授使用的,同行中,林教授(林哥)的妻子張曉風女士(張姊)前陣子腳扭傷,行走不便,林哥又讓給張姊坐,結果我受傷後,都是我在使用,我頻頻抱歉,張姊說:「我們還能走,你連走路都不行,你比我們更需要。」

我感動不已,也就安心坐著到處參訪。每到一個景點,領隊小宋一定把輪椅備妥在門邊,團員招玲姊備好柺杖在輪椅旁等我,就這樣一上一下地過了五天⋯⋯

行程第五天下午,大家要搭纜車遊松花江,為了安全起見,導遊建議我留在遊覽車上。等候是禱告的好時機,禱告後,〈我要用你〉這首詩歌浮現腦中:
我要用你,我要用你,我實在歡喜用你。
你若肯潔淨自己,在我十架前降低,
完全讓我管理你,我就要用你。

原來,上帝要用我。人生第一次骨折,是上帝給我的呼召?

摔斷膝蓋骨似乎告訴我,要低頭屈膝依靠主,不要再憑自己的能力和努力。

我太習慣自立自強,所以上帝要我屈膝,跪姿禱告,這是愛我的保證:因為祂選召我,祂要用我的軟弱與禱告,而不是我的能力和努力。

我一直期待受到重用──主管重用、機構重用,所以我努力學習、充實自己,卻一次次失望。

現在耶穌告訴我,祂因為愛我故選召我,祂要用我,我還期待人重用嗎?因為強烈感受到上帝的愛,我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過往我一直不承認自己渴望受人重用,於是努力修剪、調整自己,默默期望讓別人看到我的能力和努力,賞識重用我;然而耶穌卻深深抓住我內心深處的渴望,直達生命核心。

↑東關教會是東北地區第一間教會,
由蘇格蘭長老教會的羅約翰在1876年創建,
也是把漢語聖經翻譯成韓文的地方。

上帝要用我,祂已經在用我

這次因著我的腳傷,團員一個個剛強起來幫助我,拄著一根柺杖的林哥、兩根柺杖的張姊把輪椅讓給我,我的軟弱反讓長輩剛強起來,健步如飛,他們走完全程的腳力與意志力讓我們讚歎佩服。我也觀察到同團還有其他長輩需要手杖支撐,上帝讓我跌跤實在早有預備,這次行程沒有太多高山險坡要攀爬,所以我可以安然度過後面六天行程。再者,主動推輪椅的姊妹自己也拄著一根柺杖,但是她請我不要回報她,因為她是為主做的,上帝會報答她,希望我不要有壓力。她又說,之所以要幫助我,是因為過去她受傷時也有人幫助她,她能體會我的痛苦,讓我感動到無言以對,更能體會聖經所言:「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八章28節)

原來我的軟弱也可以服事人,讓人剛強。

回到台灣,上帝繼續用我的軟弱在教會的服事上。因為我住院開刀,職任牧師的先生在醫院陪伴我處理大小事,教會創辦人高齡九十四歲的王士銓牧師因皮膚疾病,於5月28日從武漢回台灣就醫,會友便輪流照顧、陪同王老牧師到中興醫院門診及榮總住院,例行的禱告會也由八十多歲的姊妹帶領,七十多歲的弟兄與姊妹彈琴。這次的經歷,讓大家成長許多,原先剛強的變軟弱了,看為軟弱的都變剛強了。

上帝沒有要用我的能力和努力,祂要用的是透過我成就祂的心意,我願意順服!

上帝的恩典數算不盡,我的膝蓋是恩典的記號,我會記住這場生命的復興。

願一切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

……(文未完,請見2019年0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