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清末民初,關內地區因水患、旱災連連,導致百姓生存艱難,許多人因此決定冒著生命危險,前往中國東北墾荒,尤以山東省人數最多,他們冀望在遼闊的東北圓夢,就是「闖關東」。然而,許多來自蘇格蘭、愛爾蘭、德國等地的宣教士,不為生計、不為子孫,也來闖關東,因著基督的愛,他們來到這個落後地方,其中韓文聖經之父羅約翰1882年來到瀋陽宣教,遇見到東北經商的朝鮮人,而翻譯了韓文聖經,使韓國平民都能讀懂聖經,他也建立東北第一間教會──東關教會,至今仍是東北地區最有影響力的教會。還有帶來西方醫學、建立醫院、醫學院的司督閣,以及為東北防疫工作犧牲性命的嘉可頌醫師,影響東北大復興的古約翰宣教士等等,他們在東北譜下一篇又一篇見證上帝大愛的美麗詩篇。

第八屆馬禮遜學園史蹟之旅──關東古道行,5月20至26日七天六夜的旅程,第一站到瀋陽,走訪影響中國近代史的張作霖及張學良故居、九一八事變紀念館、東關教會;長春的偽皇宮、哈爾濱的伏爾加莊園、聖索非亞教堂、南崗教堂、哈利路亞教堂、猶太歷史文化紀念館等等。

行程第二天,團員朱玉欣下階梯摔了一跤,膝蓋髕骨骨折,卻忍著疼痛走完全程,一切看來似乎不順利,卻深深體會最美的風景是「人」,兩位團員為此寫下他們的心情故事。

↑松花江畔

美,美不過人心
花香,香不勝真愛
上帝的兒女
在祂不離不棄的愛中連結
譜成關東古道行美好的故事
一個專屬你我,沒有結束的故事

是何種情分
牽繫著一只只的風箏
自南自北
匯集、凝聚、融合
在宇宙光的大家庭中
起飛
藍天之上還是藍天
俯瞰
白雲之下還是白雲
盤旋、飛舞
飛舞、盤旋
終靜靜的、平穩的停歇。

我見
戰馬蕭蕭
馳騁於東北平原遼闊的草原
我聽
萬民悲泣
飄揚於松花江滔滔的水流
迴盪啊迴盪
數不完多少的國愁家恨
訴不盡卑劣的人類本性
皇太極、努爾哈赤、溥儀
俄羅斯、日本、國共二黨
多少愛恨情仇
深埋於一棟棟高聳的大樓
淹沒在一處處廣場舞動的身軀
繁華落盡
只留下一聲嘆息

↑哈爾濱伏爾加莊園

中國早晨的五點鐘
傳來祈禱聲
不是蕭蕭戰馬
更不是萬民悲泣
那是上帝的兒女誠心的呼求
求上帝帶來復興和平
賜下合一得勝
我醉了
不是因葡萄美酒
而是繞梁餘音
我哭了
不是為斑斑歷史血淚
而是主內肢體無私的連結
原來
主的愛已滿滿澆灌
祂親自撫慰每一顆受傷的心靈
祂以自己來代替一個個殘破的身軀

↑張學良少帥府

「玉欣摔傷了!」
這令人震驚的消息
將我從歷史的流裡喚回
輪椅吱吱
勝過戰馬蕭蕭
因有多少關愛澆灌
膝蓋碎了
卻完備了破碎的心
從此
美景不再
只因人心美過一切
花香消褪
只因真愛香遠益清

起飛
藍天之上還是藍天
俯瞰
白雲之下還是白雲
盤旋、飛舞
飛舞、盤旋
終靜靜的、平穩的停歇
一只只的風箏
朝南朝北各自分飛
卻緊緊相繫
那是主耶穌不離不棄的愛
化成縷縷絲線
牽繫連結
於是
一個專屬你我的故事
正持續譜寫中

>>延伸閱讀〈瀋陽摔傷記〉

……(請見2019年0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