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午夜,對一個醫生來說,該是休息的時候了,葉運強的書房闃然無聲,卻炙熱火爆,螢幕上廝殺正歡,葉運強全身心沉浸其中。電腦遊戲是他的初戀情人,自始至終熱愛不渝,即使婚後也一直如此,下了班,吃完飯,便是他每天最期待的時刻,他對妻子陳怡如說:「我小學三年級就認識電腦遊戲,高中才認識你,算起來你才是小三!」每天辛苦工作後,在家裡玩一下電腦遊戲,當然是健康娛樂、最好的休閒活動──精神科醫師葉運強如是說。

時過午夜,葉運強開始一局新遊戲,突然螢幕上閃入幾行大字:「葉運強先生,你今天已經玩了六個鐘頭,三天只和我說了四句話,你夠了嗎?」葉運強甩甩頭,再一定睛才看清楚,竟是一張硬卡紙,卡紙上端是妻子憤怒的臉,葉運強迷惘地看著她,沒有任何表示的神情,進一步激怒了妻子,她把卡紙往丈夫臉上一丟,頭也不回走出書房,葉運強搖搖頭,以精神科醫師的專業判斷,妻子的憤怒只是一時,很快就會調適好,何況她自己也是治療師,可以照顧自己。葉運強深吸一口氣,重新回到螢幕裡。

第二天,一樣的狀況,情節換為:陳怡如直接關掉電源,讓電腦根本開不了機,葉運強雖然憤怒,還是發揮醫師專業,抑制住怒氣,在沙發上睡了一夜。如此反覆上演的劇本終於有了改變……

這天,葉運強在電腦前酣暢淋漓地玩至午夜,陳怡如沒有阻止、沒有怨言,只是安靜收拾後就回房間。精神科醫師的本能讓葉運強嗅出一絲不祥預感,他起身走到房間,房門沒鎖,輕推開,只見妻子跪在床前低頭禱告,葉運強搖搖頭,走回書房,再次進入那詭奇華麗、無奇不有的世界。

將近黎明,陳怡如拖著跪到沒有知覺的雙腿,癱坐臥室床前,她無法清楚思考,只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對於這段婚姻、這個家、這個丈夫,究竟怎麼回事?兩個字浮現腦海:「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那雙曾經相互牽著的手,相戀時的炙熱,花盡心思瘋狂追求自己的男人,如今和自己的關係,比起路人,只多了一個身分證上的名分。

陳怡如的思緒飄啊飄,飄到五年前。她和葉運強是黃金般的人生勝利組,男的俊朗,女的亮麗,學歷輝煌,信仰穩定,兩人心中滿滿歡喜,眾人口中滿滿祝福,誘惑卻也悄然而至,兩人關係頓時如懸在崖。也是許多無眠禱告的夜中,陳怡如思想著,痛苦地思想著,她清楚感受到:人是不夠的,沒有人的愛能完全滿足她,只有耶穌的愛。耶穌要救的是罪人,誰不是罪人呢?自己是,丈夫也是,像耶穌一樣去愛一個罪人,才是真正的愛。在這個了悟中,陳怡如開始真正、全然俯伏在上帝面前,把自己、把丈夫、把所有的一切交給上帝,深深祈求上帝的幫助和帶領。漸漸的,上帝的真理和愛,溫暖地進入她的心裡。這種溫暖與愛,和之前把自己的需求全部寄託在運強身上的感覺完全不同。就這樣,陳怡如的生命改變了,葉運強也明顯感覺到妻子的轉變,他追索這改變的源頭,妻子只是安靜地告訴他:「我愛你的愛,不是來自我自己,而是來自上帝,我們不可能完全滿足彼此對愛的需求,所以,我為你禱告,因為,我們的愛必須是在主裡才可能完成。」

天色大明,葉運強甚至沒有進來房間看一眼,就上班去了。一個精神科醫師如果自己身處癮中,要如何幫助上癮的病患呢?陳怡如覺得這個邏輯好笑至極,卻苦澀萬分。她知道自己是無能為力了,面對丈夫的電玩癮,她再次轉向上帝,再次來到上帝面前,傾訴、省思和祈求。

之後幾天,每當葉運強穿越至電腦世界,陳怡如不再嘮叨抱怨,不再寫紙板,也不再剪斷電源,而是在家中某個角落敬虔禱告。當葉運強發現自己在電腦前玩多久,妻子就為自己禱告多久,心裡突然襲來一陣羞愧與恐懼,受洗十幾年,他很清楚知道上帝喜悅什麼,也清楚上帝要自己做什麼,而他現在豈不是正在違逆上帝嗎?想起妻子的禱告,葉運強驀然又想起,除了星期日在教會之外,自己許久沒有真正誠心禱告了。「葉運強,你這樣還算是個基督徒嗎?」羞愧與畏懼成為真實的提醒,提醒葉運強,他又一次站在懸崖邊上,再前進一步,就是死所,該轉身回頭了。

午夜時分,陳怡如跪在床前靜靜禱告,突然房門輕輕一響,葉運強走了進來,跪在她身旁,輕聲說道:「謝謝你,怡如,以後我會陪你,我們一生都一起禱告。」陳怡如笑著點點頭,她知道因為上帝的提醒,葉運強真的回家了。

……(文未完,請見2018年1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