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位於台北市貴德街的李春生紀念教會。

今台北市大同區西南部一帶,原是巴賽族圭武卒社的居住地,清朝康熙年間開始有漢人進入拓墾,由於墾植以稻米為主,需要大片空地晒穀,便有「大稻埕」之稱。1860年清廷簽訂天津條約,開放淡水港通商,臨近淡水河畔的大稻埕地區納入開放範圍。隨著交通便利的優勢,乘著茶葉貿易興起,大稻埕成為當時台灣的商業重鎮。

茶葉、樟腦和糖稱為「台灣三寶」,是當時台灣主要的出口商品。自1865年起,台灣海關開始有茶葉出口紀錄,代表台灣茶葉進入國際貿易體系,當年淡水茶葉輸出高達八十二萬公斤,其中烏龍茶外銷歐美大受青睞,吸引不少外商與福建茶商來台開設茶行,就此打開台茶的國際知名度,大稻埕茶業深獲肯定。

在北台灣經濟旋風而起的時代,有「台灣茶葉之父」稱號的李春生,是中西文化交織的關鍵樞紐。

貧苦少年成為茶賈的前哨

 

↑「台灣茶葉之父」李春生長老。

↑約翰‧陶德,世人譽為「台灣烏龍茶之父」。
 

↑大稻埕製茶

出生在福建廈門的李春生(1838~1924),是清代台灣早期茶商;近年獲學界譽為「台灣第一位思想家」,日本人尊稱他「泰東哲學家」。

李春生自幼家境清貧,父親是渡船夫,他常與姊姊在街頭賣糖果、食物,以分擔家計。他十四歲時,一次協助父親渡船工作,遇到英國商人艾力斯(Elles),成為他到怡記洋行工作的契機,也因此有機會同父親接觸、信奉基督信仰,在廈門竹樹腳禮拜堂開始學習漢文、英語。竹樹腳禮拜堂是加爾文教派的教會,為當年閩南地區的宣教中心,英國倫敦宣道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英國長老教會與美國荷屬歸正宗教會三個機構,都派宣教士在此開展傳福音的事業。

李春生伶俐又勤快,得到艾力斯栽培,努力學習各樣事務及語言,二十歲就擔任洋行掌櫃,負責財務管理。之後由於太平天國之亂,地方秩序動盪不安,艾力斯決定結束廈門的生意,便將李春生轉介給與李春生同齡的商人約翰‧陶德。

步上茶葉高潮的大稻埕

約翰‧陶德(John Dodd,1838~1907)是英國商人,生於工業革命興盛時期,在紡織重鎮曼徹斯特(Manchester)生活,但工業化帶來的汙染問題,造成許多居民出走。陶德十二歲便離家前往香港,在洋行從打雜童工做起,後來成為職員。1860年第一次到台灣,以洋行雇員身分前來考察,四年後則以代理商身分再次來台。

1866年,陶德找李春生一起到台灣拓展生意,在淡水上岸,開辦淡水的寶順洋行。寶順洋行原本打算以艋舺為茶葉發展重心,自行建置茶葉精製場,以擺脫福建茶商管控。但1867至1868年間發生租屋衝突,陶德決定轉往大稻埕發展。他以精確靈敏的眼光掌握市場趨勢,台灣茶葉在他籌劃下,成了北部出口大宗,台灣北部的經濟榮枯端視茶產業盛衰而定,寫下大稻埕茶葉璀璨的一頁。

李春生當時擔任寶順洋行的買辦,即代理商。他和陶德將福建泉州的烏龍茶種引進台灣,在台北文山一帶種植,首創以半機械式製茶,致力推廣安溪種茶葉。他們有了淡水的洋行、大稻埕的茶行,以「福爾摩沙烏龍茶」(Formosa Oolong)為品牌,出口外銷到美國一炮而紅,奠定台灣茶葉享譽中外的國際地位。李春生熟知文言、英語和人際商務,時常擔任官方、民間與外商的翻譯,也作發生糾紛時的調解者,他的為人、財富、社會名聲隨之高漲興旺,但因為處理的事務多與外國人有關,人們喊他「番勢李仔春」。

李春生離開寶順洋行、自行創業後,不單外銷茶葉,也經手各式進出口貿易,迅速累積財富,彼時僅次於板橋林家。1885年台灣由劉銘傳主政時,李春生與板橋林家的林維源共同出資、合作「建昌行號」,成為當時大稻埕最有名的茶商,更是華商中最大的茶行。到日治時期,除了原有的烏龍茶、包種茶外,紅茶和綠茶成為新加入的茶種,尤其紅茶在三井合名會社主導下,躍升為當時台灣茶葉外銷的主流,產量也逐漸超越烏龍茶。李春生因有功於台灣茶葉發展,而有「台灣茶葉之父」的美譽。

以基督徒自許的思想家

李春生長期身處外商洋行的環境,感受到西方的發展與成功其來有自,關鍵在於基督信仰帶來的價值觀。因著基督信仰,他深知自己的本事、地位與成就都是上帝賞賜,造就他謙卑的性格;即便精通商賈,卻沒有一般商人的市儈氣息,堅持週日不做生意,關心世務、樂做慈善。李春生作為當時台灣仕紳中少數的基督徒,大發熱心、捐地捐款,不吝資助興建北部多間教會。

在西方勢力強大、許多知識分子主張「全面西化、否定傳統」的世代,李春生即使多有機會接觸西方文明,卻不因此崇洋媚外。李春生未曾受過正規教育,卻自修學習,對於思想文化、社會問題、國事發展皆十分投入。他認為聖經能給人靈明的心智,所以用聖經作為範本,批判當時的學術與政治思想,理性呼籲:不能為反對而反對,力主斬除不好的文化習慣,但要保留好的傳統精神。

他也多次表述經營台灣的見解於報章,針砭時事政治。為了喚起清朝政府重視台灣,李春生時常寫文投稿香港的報紙;此外,他主張和日本用議和的方法解決問題,認為兩國開打只會暴露清政府的實力,力勸清政府切莫與日本人開打。

李春生一生出版十二本書,發表無數文章,有不少是哲學評論、警示世道發展,更融會貫通聖經對金錢財富的教訓,認為可彌補儒家孔孟不足之處。他也藉由中國傳統文化的思想,傳述基督信仰精神,使社會與信仰在思想文化論調中,彼此相輔串連更周全,展現思想家的風範。1993年,學術界認定他是「台灣第一位思想家」。

↑1915 年大稻埕教會禮拜堂落成獻堂照片。

親力親為只為上帝在地的殿

座落在台北大稻埕慈聖宮旁的「大稻埕教會」,堪稱全台北市最早的教會,李春生正是這間教會的長老,更是提案獨資協助教會興建的重要人士。

大稻埕教會的前身,是馬偕於1875年創立並親自設計的「大龍峒禮拜堂」,原址在現今的大龍峒街。1885年因中法戰爭遭破壞全毀,重建並更名「枋隙禮拜堂」,地點移至現今迪化街大橋教會的位置。由於信眾逐年增加,李春生出資並親自規劃設計與監造遷建的禮拜堂,1915年落成於現在台北市甘州街40號,正式更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大稻埕教會」。

為了設計興建大稻埕教會,李春生特地走訪福建、廈門一帶,考察西方傳教士建立的教堂樣式。禮拜堂主建築為挑高二層樓的加強磚造結構,牆體採用大正時期質地優良的清水紅磚砌築,屋頂採大跨距斜頂設計,中央立面為人字型山牆,山牆正中間上方設有圓形牛眼窗,周圍洗石子裝飾則呈現台灣傳統圖案,成功融合東西風格且獨具自創特色,在台灣近代建築十分罕見。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當時民風保守,教堂設左右兩道門,男女信眾分別由不同入口進出,這是大稻埕教會建築的一項特徵,也成了基督教發展過程揉入台灣社會文化的歷史見證。

↑2009年,融合新舊風格的大稻埕教會終於完工,重現風華。

佇立在淡水河畔的傳承

教會建築本身是歷史的見證,時代巨輪滾動,古蹟翻新的問題是台灣諸多百年教會發展不可避免的一環。巴黎聖母院於今年(2019)4月遭受祝融之災,後續重建修復光是建物競圖一事,已是意見紛陳:該是原樣再製或翻修更新?又或要選擇復原到哪時期的樣貌?乃非一時片刻能塵埃落定。

2002年,台北市政府提出將大稻埕教會指定為古蹟,但教會基於安全顧慮及宣教需求,希望直接拆除改建。雙方尚未達成共識,禮拜堂的立面竟在深夜遭怪手摧毀。諸多波折後,教會與政府總算達成協議:古蹟本體依原樣修復,後方則加建十層樓新建物,以滿足教會空間需求。2009年,融合新舊風格的大稻埕教會終於完工,在世人面前重現風華。

因應教會持續發展,對建物空間擴大及現代化需求,當涉及官方政府對古蹟文物的法律規範限制,其中所遭遇的挑戰,往往不只是單純二分法的考量。此外,落在信仰精神的體現與當代教會需求的拉扯中,教會是否利用建築硬體增建翻新,以展現信仰復興與虔誠,導致落入一味追求信仰表象,也是信徒應該深思留意的。

大稻埕教會的例子,顯示信仰與地方的連結、教會與政府的張力,實是在時代洪流推進中,如何傳承的提醒與參考。

李春生身為台灣茶葉之父,不僅在經濟、建設上對地方有巨大貢獻;他以長老身分,完全投入教會事務,不僅在財務與建築上有驚人貢獻;在思想啟迪與教義闡揚上,也有不可抹滅的重要成就。


後記

2019年2月號〈醫療宣教的學徒──「限地醫生」周瑞傳奇〉以及本文,都是「台灣宣教之旅」專欄中,本土信徒傳承宣教使命的真實行動。正如專欄開始時,我們一直強調的──宣教不能停留在西方人士的犧牲與推動,本土信徒承接火炬,開枝散葉,在各地默默發光,才是福音落實於本地的見證。「台灣宣教之旅」專欄至本期結束,特此告知,謝謝讀者兩年來與我們一同關注此議題。


……(請見2019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