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馬來西亞是伊斯蘭教國家,有六成以上的國民是穆斯林,《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第三條規定,伊斯蘭教是馬來西亞聯邦宗教。但是,《馬來西亞聯邦憲法》第十一條,同時保障其他宗教和平傳播和國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然而,雖然憲法如此規定,事實上,無論是基督教牧者或信徒,遭受無理壓迫、面臨生命危險的事件,早已層出不窮。身為外國人士,我們自然沒有立場評論這種內政問題;但是身為基督徒,我們卻憂心基督信仰、尤其華人基督徒,在當地的遭遇與前景。

為了深入討論這個議題,我們特別邀請馬來西亞「文橋傳播中心」創辦人黃子撰寫系列文章,詳述華人基督徒在馬來西亞的境遇,呼籲大眾關注,更盼望為這塊「上帝賜福的美地」深深仰望,虔心禱告。

為耶和華──你上帝領你進入美地,那地有河,有泉,有源,從山谷中流出水來。那地有小麥、大麥、葡萄樹、無花果樹、石榴樹、橄欖樹,和蜜。你在那地不缺食物,一無所缺。那地的石頭是鐵,山內可以挖銅。你吃得飽足,就要稱頌耶和華──你的上帝,因他將那美地賜給你了。(申命記八章7~10節)

說起我的國家馬來西亞,一段往事便浮上心頭。

四十年前,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慶祝九十週年,與西馬華福在八打靈路德樓舉辦「馬星基督徒寫作講習班」,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林治平教授和張曉風老師。我對他們慕名已久,有機會親自受教,興奮感恩難抑。後來,曉風姊有篇文章寫台灣的天災和資源,以及缺乏其他國家的種種優勢,比如土地肥沃的馬來西亞資源比台灣強多了,馬來人可以等著四處滋長的椰子從樹上掉下來,就是食物,豐饒至此。但曉風姊熱愛的,仍然是颱風颳過、地震搖過的寶島台灣。是的,馬來西亞華人也常說,這個國家得天獨厚,只可惜……。先不談可惜的部分,只說上帝如何特別恩賜厚福給馬來西亞。

沒有天災,沒有飢餓

打開地圖,從日本、菲律賓一直到印尼群島,都在火山地震和颱風帶內;馬來西亞從東馬的沙巴、砂勞越兩州,到隔著南海西邊的馬來半島,剛好處在火山地震帶外。除了每年東北季風和西南季風帶來高雨量,特別是年底的東北季風造成程度不一的水災,此外既沒地震更沒颱風,連毗鄰沙巴、砂勞越兩州的印尼屬地加里曼丹偶發的蝗災,馬來西亞也未曾見過;有旱季,但也不致成災。簡言之,沒什麼天災。

無災有福,上帝所賜之福可多了。曉風姊文中說道,馬來人可以在樹下等椰子掉下來,並不誇張。在馬來西亞,就有等椰子掉下來、等榴槤掉下來的口頭禪。鄉區的馬來人樂天安命,一般生性閒適,他們只要在河裡溪邊釣上幾條魚,採一把易種易生的木薯葉,或採一把高腳屋後沼澤地自生的空心菜,再摘幾顆遍地野生的指天椒(超辣的小辣椒)舂一舂,缸中少米就到附近的華人雜貨店賒一賒,一餐就這麼過了。若要煮咖哩,只要屋邊樹上的椰子掉下來,從浮腳屋下捉隻天生天養的馬來雞(跑地雞),也就是豐富美味的一餐,所費無幾。

聖經〈申命記〉裡摩西形容迦南美地,十二個探子看到一串葡萄要兩個人才扛得動,這種葡萄現已不得見。百多年前,馬克‧吐溫(Mark Twain)到聖地,巴勒斯坦已荒涼令人絕望;幾年前,我到聖地遊覽,以色列人的農業科技以及農地的生產力,固然令人大開眼界,但若論到天時地利,與摩西時代相比,馬來西亞所蒙恩福若未過之,也不會遜色到哪裡去!這裡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我家前院一小方空地,不過十英尺乘十五英尺,妻丟下番薯藤,不久,每個星期都可以收割,分贈左鄰右舍;吃了榴槤,丟下核子,總長出樹苗,不得不拔除;吃了檸檬,種子和果皮丟下當有機肥,輕易便開花結果。如今,小園中除了生機旺盛蓬勃的番薯葉,還有自生自長的木瓜樹。朋友移植過來一棵芭樂,出門幾個星期,回來竟發現結了幾條青翠多汁的苦瓜,原來是充作有機肥的苦瓜子順幹攀枝,披滿了六、七尺高的芭樂樹。

迦南美地有河、有泉、有源,馬來西亞的水量多到隨時氾濫。雖然位處赤道,種不了大麥、小麥、葡萄等農作物,可是熱帶水果種類繁富,色彩繽紛耀目,甜酸甘苦俱備,最著名的是果王槤榴,超補燥熱,食後最宜配上清涼滋潤的果后山竹來調劑。

↑(圖左)馬來西亞的錫礦坑,因礦坑多有積水,工人常需入水工作。(圖右)在礦區附近溪、河邊工作的婦女。她們以「洗琉琅」的方式掏洗出礦沙中的錫米,因此被稱為「琉琅女」。

有銅有鐵,雙油雙電

迦南地有銅有鐵,馬來西亞的礦產更豐富。已故名宿,多才多藝、筆名「牛鼻子」的作家、畫家黃堯(1914~1987),在著作《星馬華人誌》中曾經考證,認為聖經〈列王紀下〉九章27~28節所載,希蘭王差派他的僕人和所羅門王的僕人,一同坐船到俄斐,得了二十他連得金子。黃堯推測,所謂俄斐(OPHIR),就是馬來半島南部最高峰,古名為MT. OPHIR,馬來文為GUNONG LELANG,今名為金山。這座OPHIR山,是否為聖經中的俄斐,有待進一步考證。不過,在印度與希臘古史記載中,馬來半島素有黃金半島之稱。特別是彭亨州曾經盛產黃金,迄今仍有金礦。華人到馬來半島東海岸採金挖鐵的起源很早,按新加坡著名南洋學家許雲樵(1905~1981)考據,遠至紀元前後的漢代,朱吾縣人民不堪二千石長吏的壓迫,已移居到今日登嘉樓州的龍運。到了宋代已有兩千多戶,並建立了一個小國。千年來時斷時繼挖鐵,採之未盡,幾年前因中國需求甚殷,蓬勃一時的鐵礦場隨著價格暴跌而沉寂;但彭亨州的鋁土則因中國需求而身價暴漲,鋁土原來低賤,素為鄉區鋪路最省錢的原料。

馬來半島有金有銅有鐵,馬來亞(馬來西亞古名,1957年獨立仍沿用;1963年東馬的沙巴、砂勞越加入聯邦,始改策稱「馬來西亞」)更曾有錫米王國和橡膠王國的美譽。自英國工業革命開始,錫和橡膠即為工業最寶貴的原料,僅此兩項原產品,使馬來亞曾經貢獻大英帝國三分之一的稅收。占領地球四分之一土地的大英帝國,以印度作為女皇皇冠上的寶石;馬來半島的經濟貢獻,應該也不在龐大的印度之下。

↑(圖左)取橡膠汁、(左二)胡椒、(右上)棕油樹開花、(右下)棕油樹種子。

馬來西亞的動、植物種類繁多,寶貴的硬木、軟木多不勝數,長期以來為國家賺取寶貴外匯,珍稀的沉香木、檀香木至今盜伐頻仍。農產品胡椒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貿易項目,荷蘭人有一句口頭禪「像胡椒一樣貴」。五世紀時,野蠻人哥特王(GOTHS)ALARIC圍攻羅馬城,向羅馬人索取三千磅胡椒為解圍代價。一磅胡椒等於一磅黃金。當時馬來群島的胡椒貿易壟斷在阿拉伯和印度香料商人手中,第一個把香料帶回的歐洲人是海上探險成功的麥哲倫,以勝利號載回第一批香料,毛利二十五倍,純利十倍,自此歐洲戰艦船隊絡繹不絕。工業革命最寶貴的原料橡膠,價值曾達一磅相等一磅黃金,馬來西亞橡膠產量頂峰時期,占全球九成八。隨著橡膠價格長期衰敗,另一項農產品──棕油取而代之。馬來西亞也曾是世界最大的棕油生產國,然因土地面積所限,大財團紛紛到鄰國印尼去種植。由於印尼土地更加肥沃、面積更「無限量」,2006年漸漸取代馬來西亞成為第一的位置。馬來西亞最大稅收來源石油與棕油,成為支撐國庫核心收入的雙油;另一核心營業額為電子與電器的工業產品,合稱雙油雙電。


↑1965年新加坡退出馬來亞聯合邦立國,如今晉級為先進國,馬來西亞卻還滯留在第三世界。

馬來西亞能從礦業、農業同時發展工業,重要功臣為檳城州前首席部長敦林蒼佑的眼光。1969年5月13日爆發種族衝突(簡稱五一三事件),導致資金外移,經濟衰敗時期失業率極高,檳城州失業率飆至17%!他率領的在野黨主政檳城州,向中央政府提出外商直接投資政策(Foreige Direct Investment,簡稱FDI)。當時首相敦拉薩請工商部長馬哈迪與他協調,這位極端種族主義的中央部長還不知什麼是FDI,但聽說只要中央放手,檳城州不但能工業化,而且能解決各族的高失業率困境,就決定支持。馬來西亞因此成為歐美電子電器重要的生產地。馬來西亞沒有像台灣、韓國出現鴻海、ACER、三星、現代等國際級的大企業,那是種族政治的後果,並非缺乏人材或資金。

停滯不前,困局難解

上帝賜給馬來西亞的資源,相較迦南美地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個國家應有更高的成就,人民應有更好的生活,但1969年發生五一三事件,翌年實施扶持馬來人的新經濟政策,經過近半個世紀的偏差執行,馬來西亞的發展猶如帶著腳銬上場賽跑。政經文教的進展儘管好過許多共和聯邦成員國(前英國殖民國家),有段時期甚至號稱第三世界的模範生,是亞洲四小龍之後的小虎,舉個簡單例子即可見一斑: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1965年新加坡退出馬來亞聯合邦立國。當時,英國與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紐西蘭組成五國軍事聯盟,除了英國,其他四國的貨幣皆以Dollar為單位,且是等值。資源嚴重缺乏的新加坡元,直到1970年代末,面對馬幣,新元還是稍弱;但經過六十多年發展,最新的匯率,一元新幣、一元澳幣、一元紐幣分別可兌馬幣3.03令吉、3.10令吉、2.80令吉。這還不是令吉最弱的狀況。新加坡、澳洲、紐西蘭全都晉級為先進國,馬來西亞還滯留在第三世界,陷在中等收入的困局。為何如此,原因諸多,待下回分解。

……(請見2018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