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以前我會坐在田邊跟大樹說話,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似乎都在跟我說什麼。」如今,劉志宏每天清晨六點就到農場,在薰衣草田澆灌、除草、整地,細心呵護一株株紫色薰衣草。現在,薰衣草會對他說話嗎?應該不會,但是,他們的關係可能更像父子,充滿愛與使命。

4月中旬,間歇大雨,風在苗栗頭屋鄉的山坡間颳起,所有前來葛瑞絲香草田的訪客,至少都穿上足以擋風的外套,劉志宏卻著短袖上衣,晒得黝黑的臉龐閃著些許汗珠,看起來格外有精神。「打造薰衣草的產業鏈是終極目標,讓在我們這裡戒毒成功的人,日後有更大的生活空間,否則一般雇主很難接受有煙毒前科的人。」劉志宏每天帶四位戒毒成功的弟兄農作,心心念念他們將來的人生,因為他自己也是過來人。

吸菸只是恐怖的開始

劉志宏出身教育世家,父親是小學的總務主任,外公及兩個阿姨也是老師,他自幼聰明,加上父母嚴格要求,課業很不錯。國中後,基於好奇,也想獲得同儕接納,劉志宏學會抽菸,「好學生會抽菸很不好,我們也怕父母知道,可是,我父親也抽菸,這讓他沒有立場阻止我。十七歲那年,表哥給我安非他命,對我來說,吸安非他命就跟吸菸一樣,只是成分不同,我毫不猶豫就吸了,從此染上毒品。」

這一吸就是十年,甚至入伍當兵也照樣吸食,可是,1989年左右,安非他命還不是法定毒品,其在軍中氾濫的情形可想而知,長官甚至對這類事情不聞不問。退伍後,劉志宏繼續吸安非他命,到了不能沒有它的地步。吸毒的人最後必定要「以毒養毒」,也就是販賣毒品,不只是因為販毒好賺,而是為了自己要吸。例如,吸毒者以一萬元買到毒品,但以一萬兩千元轉賣給別人,賺取價差兩千元,再取些許毒品吸食。「安非他命讓我產生幻覺,導致長期罹患被迫害妄想症,總覺得有人要害我,據母親說,我夜夜磨刀子到天亮。出門一定要帶刀,我也在家裡每一扇門裝上機關,只要有人開門,不知從哪個方向就有十字弓箭射過來。所以,家裡沒有一扇門是完好無損的。」嚴重的精神症狀加上晚上無法入睡,家人只好把劉志宏送到精神療養院,那年,他二十二歲。

住過好幾間精神療養院,但才剛離院,劉志宏又馬上去找毒品,一次又一次,如出一轍,讓父母傷透了心,母親也因此得憂鬱症。即將結束嘉義太和病院的療程之際,看著劉志宏長大的阿姨李瑞菊女士,又為他尋找下一個去處。「吸毒的兒子要回家了,其實作父母的又要開始擔驚受怕。我便與姊妹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辦?正巧看到晨曦會的訊息,當年晨曦會在苗栗、屏東及台東設有戒毒村,苗栗戒毒村離家太近,我認為不適合,加上當時我在高雄任教,屏東戒毒村或許更理想,便前往了解。志宏的父母聽我描述那裡的情況,馬上搭火車南下,很快就決定送他到屏東戒毒村。」

或許也深感自己走投無路,母親勸說幾句後,劉志宏就答應去屏東戒毒村。

耶穌又不是電燈泡

路上劉志宏忐忑不安,在附近雜貨店買日用品同時,他又抽了一根菸。抵達戒毒村,接待他的是林明亮,林明亮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掛起來,同時說明村內的規矩。當時,林明亮已經戒毒成功,他的言行舉止看在劉志宏眼中,不禁心生嚮往,「如果他可以成功戒毒,我應該也可以。」

可是,菸癮、毒癮來所引發的生理反應,往往不是當下就可以控制。有一次上聖經課程,牧師講到耶穌登山變像,臉上充滿榮光,劉志宏一聽,闔上聖經站起來就要離開,同時落下一句話:「耶穌的臉會發光?祂又不是電燈泡!」他走到教室外面,一個弟兄卻追出來勸他:「志宏志宏,不要這樣啦!即使你覺得牧師亂講,但我們還是好好聽完吧!」劉志宏菸癮發作只想離開,但眼前這位過去的竹聯幫副堂主竟然好言相勸,他的心才柔軟下來,回到教室。

在戒毒村三個星期後,有一天,劉志宏和一位弟兄在田裡工作,弟兄想抽菸,便叫他去跟附近的路人要來三根菸。奇妙的是,劉志宏才吸一口,國中初學抽菸的不舒服感覺竟然重現。他熄掉菸,說:「我進來就是要戒菸、戒毒,以後不要再叫我去跟人要菸了。」那天是劉志宏一生重要的轉捩點,他親身體驗戒毒不是出於人的意志、而是來自上帝的大能。

二十七歲進入晨曦會戒毒村,劉志宏透過學習聖經真理,一點一滴改變生命。弟兄真心扶持照顧,讓他見識破碎不堪的生命真的可以被上帝改變。他認真讀聖經、抄寫聖經,倚靠上帝的大能勝過癮頭。「毒癮來的時候就像一波又一波海浪襲來,第一波最強,但是只要勝過它,就能更容易克服逐漸遞減強度的第二波、第三波。戒毒跟戒菸一樣,沒有這個月戒一點、下個月再戒一點的事情,這樣不可能成功,要戒就是一次徹底戒除。」

成立戒毒中心,用信仰改變生命

一年半後,屏東長治鄉的戒毒村結束運作,劉志宏回到苗栗老家,開始在教會穩定聚會,更認識教會的女傳道,一個月後就訂婚、結婚。他一心想要更深入了解福音,便帶著妻子到台北讀神學院,一讀就是七年。畢業後,他跟父親借二十萬元,租了一層公寓,開始幫助人戒毒。

「我們免費收容想要戒毒的弟兄。早上我去買菜,煮飯給他們吃,妻子就教導他們聖經;晚上由我教聖經。人數從一個、兩個開始,最多到四十個人。而且我們一家妻小也與他們同住一個屋簷下。」後來成立恩福會福音戒毒中心,但是劉志宏的妻子長期操勞,竟於戒毒中心成立屆滿九年的最後一天過世。這個重大的打擊,讓他頓時失去信心。

重新振作後,劉志宏再度投入福音戒毒工作,也為這群人想得更長遠。過去住在戒毒中心的人屆滿一年半就得離開,好把床位留給需要的人,他們也必須回到社會,可是一般人並不接納他們,導致適應不良,再度吸毒的人不少。

對不起,我是笨媽媽

曾經有個來自南投東勢的李弟兄在戒毒中心戒毒,生命改變,信了耶穌。他是家中獨子,家裡只有母親,由於不忍心母親要獨自管理好幾甲地的果園,便決定離開,希望回家分擔家計。不到一年,有一天劉志宏接到這位母親的電話,得知李弟兄過世的消息。他很錯愕,連忙前往探視,才到李家門口,李媽媽就跪在地上對劉志宏致歉:「劉先生,我真的對不起你,你好好地把我兒子交還給我,可是我把他搞丟了。我是個笨媽媽。」細問之下才知,李弟兄死時跪在家中浴室,手上還插著施打海洛因的針頭,而且血流滿地。

是什麼原因讓他再度吸毒已無從探問,但這痛徹心扉的事件卻讓劉志宏思考另一個問題:「戒毒中心能不能開辦第二階段的服務,訓練戒毒期滿的弟兄有一技之長,可以真正回歸社會?」於是,幾年下來,劉志宏先後開過燒臘店、漢堡大師連鎖早餐店、韓國烤肉店,甚至種有機蔬菜、有機草莓,而且獲得有機雙認證。做什麼事情都力求做到好,劉志宏卻發現其中的限制:「一個櫃台三個人運作最適當,再多就不方便,以致於可以讓弟兄工作的項目不多;有機蔬菜、有機草莓的保存期限很短,效益也不大。」

 
↑妻子王靜儀的芳療專業對劉志宏是最大的幫助。

啟動紫色夢想

2009年,透過龍寶麒教授介紹,劉志宏與妻子王靜儀在苗栗頭屋鄉明德水庫附近,在租用的農地種植薰衣草。「龍教授與我們分享薰衣草為法國帶來的巨大影響及經濟效益,我發現,不論三個人、三十個人甚至三百人都可以種植薰衣草,我認為它最適合用來開辦第二階段工作。」但薰衣草不是台灣本土植物,十年來,從第一代種了一千株折損九百八十株,第二代一千株存活一百株,甚至也曾遭受暴雨襲擊,五千株在兩個星期內全死,連農委會官員也不看好,但至今已是第十代,此品種也能適應台灣的氣候,而且從第六代開始,劉志宏與芳療師妻子也開發一系列薰衣草產品。

目前葛瑞絲香草田種有薰衣草、澳洲茶樹、玫瑰天竺葵,「提供戒癮者就業機會,重整破碎家庭」是劉志宏最終的盼望,「其實我們才剛起步,五甲地的規模還很小,你們現在來採訪,我都很心虛!」萬事起頭難,何況是打造一個產業鏈,但不論天候如何,有劉志宏帶領戒毒成功者在田裡幹活,這幅美景就勝過千株萬株的薰衣草了。

……(請見2019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