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來,建造神的家。

隨著戴繼宗牧師的講道,因著對歷史、對家的思考,我的思緒裊裊飄到166年前,那是1853年9月19日,二十一歲的戴德生第一次出發到中國,半年後,1854年3月1日,在上海登陸,先在上海附近宣教,此時正值太平天國和清軍在上海作戰,槍彈從他的頭頂呼嘯飛過。

此後51年,中國成為戴德生的家,直到1905年6月3日,他長眠在中國。然後,2019年1月,他的後代戴繼宗帶著我們查考、閱讀,追索著如何「建造神的家」。

我的思緒從2019年的高樓上,飄到了長江江畔的鎮江,然後,寫下:

我彷彿看見
神的家中,有一塊半的墓碑
一塊墓碑是戴德生
半塊墓碑是他妻子瑪莉亞
揚子江畔,鎮江
150年前,他們安息在此

鎮江,可是他們的家?
倫敦,可是他們的家?
而要建造的,神的家
是在滾滾濤聲中的異地?
抑或,我們在基督裡
神的家,就在那裡?

2019的高樓午後
我竟嗅到長江水的腥味
墓碑上的字跡
我,已看不清楚
而這應該是
他們在世上最後的地址吧
看到那一身傷痕
聽到那一聲呼喚:
中國,我已用生命
將你鐫刻在我心中
我們將一起在基督裡。

戴德生墓碑上寫著:A MAN IN CHRIST(一個在基督裡的人),這句話提醒我──無論幾個家,三個或四個,無論千里或千年,只要我們常在基督裡,那裡就是我們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