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由左至右:利瑪竇、徐光啟、馬禮遜、麥都思

編按:

5月光譜〈與宣教士相遇在掛圖裡〉登出後,收到許多動人的回應。一天晚上,棟良、佳吟還在宇宙光埋頭苦幹,佳吟突然略帶激動地說:「怎麼辦?我現在好想哭哦!」原來是收到宇宙光榮譽董事長白叔給她的line:「看到妳和棟良沒日沒夜為掛圖趕工,讓宣教士重見天日向這個時代說話,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工作。我彷彿聽見他們在向你倆道謝……」

微微哽咽的聲音背後,一個多月的日以繼夜,牧者棟良與宣教士的相遇,又在其間留下什麼悸動與痕跡呢?

了製作《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世界巡迴圖片展百餘幅掛圖,這段期間我大量閱讀聖經中譯相關歷史資訊。傳教士深信「母語聖經就是最好的宣教士」,因此竭盡心力,要將上帝恩惠的福音明明白白讓中國人知曉。

利瑪竇,第一個把基督信仰的造物主(拉丁文Deus)翻譯成「天主」、「上帝」、「天」、「神」的人。一開始他認為「天主」Deus(了無私)一詞可謂音譯、字義兼具,中國人敬天,天之主宰正能詮釋。他窮究中文語境如何表達至高無上、全能全知的那一位,在《詩經》、《尚書》、《中庸》、《孟子》、《論語》等古代典籍中,看見「上帝」一詞的至高無上。因此,利瑪竇提出「吾天主,乃古經書所稱上帝也。」這用語決定了「天主教」後來的定位;而「上帝」則為基督新教接受使用,使得今天一提「上帝」,我們的聯想早已不是中國民間信仰的「玄天上帝」,而是基督信仰的造物主、獨一真神,這文化的轉化力道真是強韌,利瑪竇厥功至偉。

清末第一位入華的新教宣教士馬禮遜,在眾多排擠壓力下、屈居貨艙,翻譯出第一本完整的新舊約中譯本聖經。1919年11月25日,當他完成新舊約聖經翻譯後,致函倫敦傳道會:「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我長期工作,孜孜不倦,又謝絕社交;在下判斷時,我保持頭腦冷靜、不偏不倚;不醉心標新立異、故弄玄虛;也不為某種見解因其古老而固執不放。我希望這種務求正確的思想方式,加上畢恭畢敬的心,庶可避免誤譯上帝之道那種可怕的責任。」至今正好兩百年,這樣的譯經精神從昔日到如今依舊沒有改變,以致聖道可以全然無誤。

上帝興起的譯經天才一一接續,馬禮遜過世後,印刷工人麥都思投身宣教行列,他到馬六甲協助印刷福音刊物,竟學會馬來語、漢語和多種中國方言,進而編輯刊物、按立牧師、開拓教會、到處佈道、專研中國歷史文化,他的研究不僅震撼西方,更成為第一位進入上海的宣教士。他建立的「墨海書館」從事印刷福音刊物,「墨海」則取自他的英文名字Medhurst,又是音譯、字義兼具,他也自稱「墨海老人」。

麥都思力主重新翻譯更能貼近中國人、使人明白的淺顯聖經譯本,後來許多聖經中譯本都有他的身影,包含早前最通行的《委辦譯本》在內。在翻閱麥都思的事蹟時,看見他在1823年就以中國孩童蒙學讀物《三字經》語法,把聖經教義編成《三字經》,讓人容易背誦熟記,迅速掌握聖經要義:「自太初,有上帝,造民物,創天地,無不知,無不在,無不能,真主宰……惟上帝,憐爾曹,遣耶穌,救億兆……離明宮,降塵寰,去富貴,嘗憂患,耶穌誕,置馬槽,生至死,惟劬勞……」這演繹實在驚人,我一直思想,從飽學之士利瑪竇、馬禮遜、到麥都思這樣的印刷工人,為何能成就如此超凡的事奉呢?是神蹟,絕對是神蹟!

為了讓經典重現,我重新設計編輯這早已絕版的麥都思《三字經》,讓它重新「出土」,盼望不枉先賢的苦心,也讓我們的生命今日仍能受益,更願上帝在華人歷史文化中的作為不被忘記!懇請您以記念、代禱、奉獻來支持我們的事工,「上帝說華語」──敬上帝所差遣的譯經天才,敬上帝在華人中的奇妙大工。

延伸閱讀:

>>2019年6月宇宙光雜誌〈相遇在歷史上的今天〉


《上帝說華語》慶典活動募款專案

適逢和合本聖經出版100週年(1919~2019),馬禮遜學園特地推出「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系列慶典活動,除了有百餘幅世界巡迴圖片展,還同步舉辦講座、研討會,所費人力、物力、財力約需新台幣150萬元,盼望您能成為我們的支持、禱告、奉獻夥伴。

我們特別以仿古手工線裝善本形式,精心設計限量麥都思《三字經》。奉獻新台幣5,000元以上,即贈送一本作為紀念。站在宣教歷史的重要時刻,您我的付出,都將刻劃在祂的故事中,成為歷史見證。詳情請洽02-2363-2107轉440蔡佳吟姊妹。

上帝說華語奉獻專案>>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