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細說從頭

說起宇宙光雜誌,絕對不能不提的就是創辦人劉翼凌。

劉翼凌弟兄生於1903年,1942年在印度信主,1956年在香港創辦並主編華人第一份福音預工雜誌燈塔月刊,時間長達十一年。初期曾因刊物以非基督徒讀者為定位,遭到部分基督徒批評,認為內容過於世俗化;但精采內容同時獲得不少教會與弟兄姊妹肯定與支持,積極訂贈給非基督徒以傳福音,例如「暗室之后」蔡蘇娟便長期大量訂贈。1967年,劉老舉家移民赴美,燈塔月刊失去靈魂主導人物、後繼乏人,再加上東南亞部分國家施行排華政策,訂戶大減,刊物遂於1970年停刊。

1973年,劉老以七十三歲高齡,風塵僕僕自美來台,大力傳遞福音預工的重要。林治平、張曉風等多位基督教文字工作者本欲勸退文字老兵,未料林哥靈修時讀到五餅二魚神蹟,深受感動,於是毅然決定──憑信心承接使命。

1973年9月,宇宙光雜誌正式創刊。

有趣的是,燈塔月刊籌備之初,劉老曾建議從「宇宙光」或「燈塔」擇一命名,後因香港已有宇宙風雜誌,為避免混淆,最後採用「燈塔」為名;但劉老其實更偏愛「宇宙光」。

當初未能實現的心願,而後易地生根、開花結實,宇宙光倒是在台灣堅守屹立、邁入第四十六年。1994年以九十一歲高齡安息主懷的劉老,想必心中也倍感欣慰吧!

謹以劉翼凌老弟兄寫於1973年9月第一期宇宙光雜誌的禱詞,緬懷故人,策勵未來。(編輯室)

↑出版行銷部 雜誌組同工
左起:葉珉玉、江佩君、瞿海良

啊我神,
我寧願傾誠獻上無言的頌讚,
因為詩句寫不出詩心。
我怎能用禿草畫蛛絲呢?
 有什麼能綰得住細如游塵的詩緒?
  誰能捕捉一閃的靈光?
馨香是你所悅納的,
但我們所能獻上的,只是瓣和葉,枝和刺。

主啊我神,
求祢不要看這裡的紙和墨,字和色澤,
求祢但看充滿著錯誤的字裡圖裡所代表的感激與
 敬虔……
求祢使這一期復一期的期刊,
能刊出祢的大愛,
 記錄祢的作為,
  張顯祢的榮名,
   將祢的大能指示後代和普世的人。——劉翼凌禱詞

宇宙光雜誌創刊於1973年,而在此之前,其實有段往事,那是關於劉翼凌老弟兄和燈塔月刊的篇章。

宇宙光初始的基本理念,承襲自劉老弟兄,因此宇宙光雜誌創辦人一直保留為劉翼凌,因為他是真正催生宇宙光雜誌的推手。

起初

1973年,七十三歲的劉翼凌,遇到了三十五歲的林治平,年齡相差一倍以上的兩人,碰撞而出的火花,成為宇宙光雜誌鏗鏘上路的祝福煙火。

然而,雜誌剛上路即因突然爆發的第一次世界能源危機,面對經濟重大危機,獨力撐持雜誌的林治平仰首問道:「主啊,祢為什麼要選在這時候創辦宇宙光?」上帝的回答清楚且幽默:「林治平,你很笨,難道我跟你一樣笨嗎?」宛如醍醐灌頂,更似當頭棒喝,宇宙光雜誌依靠信心而行的傳統於焉建立。四十六年來,面臨的困境不知凡幾,但都能夠安然度過,不能不說是奇蹟。

以文字服事為志向的基礎上,宇宙光雜誌透過實踐發現,面對後現代文化興起,惟有去除不利於傳福音的因素,讓「道成肉身」的福音突破文化藩籬,進入華人文化思維之中,才可能有效播撒福音種子,這就是所謂的「福音預工」,是宇宙光雜誌堅持至今的基本宗旨,更對華人基督徒宣教產生巨大無比的影響。

然後

到2019年4月為止,宇宙光雜誌總共出版了540期,從未間斷,這不只是台灣福音出版的奇蹟,放諸整個台灣出版界,也是罕見的成就,上帝恩典歷久彌新的好見證。為了分享恩典,我們一直呼籲社會大眾支持,一起將雜誌送到需要的人手中,比如:監獄、弱勢族群、偏鄉學校等,我們稱為「企劃贈送」,從第一期開始,迄今從未停止,而監獄和更生人團體更是重點受贈對象,這個行動為主得人的豐盛成果,只能用「滿溢而出」來形容。

宇宙光雜誌有兩個根本概念,一是宇宙光的家訓;一是「全人關懷」。家訓是〈哥林多前書〉九章23節:「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這個「凡」字,非常精采,和宇宙光揭櫫的全人理念相輝映,讓宇宙光推動的事工,從社會公益、視聽產品、藝術團契、百人合唱、一直到關懷輔導,都能凝結在一起,因為,這是「全人關懷」從天、人、物、我全面關照生命,無所缺失的美好理念。

傳光

宇宙光創刊之初,文學家張曉風女士曾經特地為宇宙光雜誌寫過一首詩,詩名〈祈禱詞〉,記念宇宙光雜誌創刊,並作為對雜誌的期許。詩中開頭便寫道:

主啊,我們把宇宙光放在祢手裡
幫助我們成為傳光的人──而非攔阻
幫助我們潔淨如琉璃,如泉水,如空氣,如無物
好使祢的光不致變質。

四十六年後,詩句依然清新如昨,更希望無論經歷多少歲月和挑戰,宇宙光雜誌能永遠如同這首詩的期待,作個「傳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