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當我看到別人一家幸福地活著,心中便會隱隱作痛。先生罹患強迫症和憂鬱症,下班後獨自關在房間,不言不語呆坐著,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唯一的兒子已經上高中了,卻整天沉迷手機遊戲、不上學,白天睡覺、晚上活動,整天只吃一餐,甚至凌晨三點多爬上二十九樓樓頂,一個人待在上面,把我們嚇得夜不能眠、提心吊膽。

三年前,一位姊妹在下課後跑來跟我說出藏在她心中的痛苦。隨後陪伴持續一千多個日子,這位大家眼中「女將軍」的能幹女子,逐漸把高舉的劍刃放下,不再躁進,而是選擇放下自己的期待或自尊;不把改變或說服丈夫當作第一要務,而是學習真正去聆聽兒子,回到以彼此「關係」為第一順位的相處。最近,她很喜悅地來信分享:先生已經痊癒,夫妻同心一起等候兒子好轉,兒子近來也主動願意一週有幾天離開網路,恢復正常的作息和飲食,並開始恢復跟媽媽聊天的習慣。

這位「女將軍」的改變,讓我想到溫柔(希臘原文praus)這個字。praus在新約出現過三次,兩次是描寫耶穌的為人(馬太福音十一章29節,二十一章5節);溫柔也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加拉太書五章23節),praus在古希臘文中若說到人,則代表「謙和」或者「通達」。

而新約學者巴克萊認為,praus像拉丁文的mitis一樣,用來形容馴化的野獸。野馬馴化以後,可以在馬口放上嚼子和銜勒,就是praus了。也就是說,在praus的溫順背後,隱藏著鋼鐵的力量;一個praus的人,他的溫順不是沒有骨氣,而是有著控制下的力量,就像這位姊妹寫道:

我甘願放下所有對丈夫的期待,接納丈夫令我原本無法容忍的缺點與錯誤,放棄自己認為正確的看法,珍惜神量給我的環境,不再求主讓困難快快過去,只求上帝在我們身上做成美麗的善工,雕琢成神所喜悅的樣子。

溫柔的人並不是能夠完全自制,而是他願意由上帝掌管,因此上帝使他有勝任一切的忍耐。我們可以求神使我們Praus,勝過自己的驕傲和自義,因為唯有這樣,我們才可以作他人的僕人,服侍對方。

去年回天家的孫越叔叔常在宇宙光辦公室四處串門子,臉上滿是親切溫暖的笑容,有時拍拍同工的肩膀,有時給同工一個擁抱,有時對同工說句鼓勵的話,有時一起吃飯話家常,他最常說:「我來辦公室最大的用處,就是讓你們開心。」

使徒保羅對侍奉的概念是:「我為你們耗盡了最後一分力量,不論你們稱讚我或是指責我,一點也沒有關係。」他侍奉的最大動力不是出於愛人,乃是愛主。保羅能愛主,是因為他真正體會耶穌基督如何待他:「我從前是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提摩太前書一章13節a)──不論人怎樣待我,絕對比不上我昔日怎樣以惡毒來對待耶穌基督。

一旦體會到耶穌基督不管我們如何卑鄙、自私、罪惡,仍服侍我們到底,那麼,不論別人怎樣待我們,也不能改變我們為主服侍人的心,雖然愛到發疼,卻仍甘心樂意成為卸下他人腳底泥濘,使他清爽潔淨;吸乾他人腳底水漬,使他安穩行走的──
門前踏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