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竟完整的對話內容是什麼,現在無法回憶,不過大概是這樣的。有一天,志淑對我說:「你以前堅持,文章裡頭不能有『超……』之類的口頭語,你說,文章就是文章,要端莊。」我聽了滿頭霧水,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曾經這樣說;我以為自己很能接受時下流行的用語呀,文章裡頭來點不一樣的,很棒啊!而且,套一句現在時常聽到的,就是──接地氣。

看來,是我不知不覺變了!

十多年擔任宇宙光雜誌編輯,每個月的出刊進度總是按部就班完成,可是,如果回頭翻閱這些年的雜誌,會發現時代在往前,也不一樣了。跟著來的,就是市面上新出版的雜誌也越來越多,五花八門,各個精采,而且似乎有「小題大作」的共同特質。這是一種趨勢,為每個題目找到專屬的讀者。

身為編輯,處理雜誌事務就是面對這一方桌,我埋身在這裡,可是外面的世界好大,促使我必須打開心懷,按照自己的程度,能吸收的就儘量閱讀。曾經抱著加拿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麗斯‧孟若(Alice Ann Munro)的小說捨不得放下;閱讀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的《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驚訝一個高級知識分子花了幾年時間,放下原有的優渥生活,用跟女服務生幾乎一樣的資源活著,才知道,原來底層的人生如此不堪。甚至透過動物文學之父厄尼斯特‧湯普森‧西頓(Ernest Thompson Seton)的眼睛,才知道原來烏鴉是絕頂聰明的鳥,而且極具統御能力。世人多半不喜歡烏鴉,視牠們為不祥之物,可是上帝的眼光與心意卻不是如此。

還有許多閱讀的收穫無法一一計數,但因著這份工作而有的驚奇發現,是莫大的恩典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