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話說從頭

十五年前的聖誕節,我正式成為神的兒女,也糊里糊塗的跟著幾個基督徒學姐進入小木屋時期的宇宙光輔導中心(那時,小小的貧窮的宇宙光已經默默地開始輔導工作五年了),從此一頭栽進心理治療的學習領域中,也結下了與宇宙光的半生情緣。

二十五年前,因深覺再進修之必要,考入母校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暨輔導研究所博士班,最難忘的是當我深讀心理諮商界大師的原著,並期望將所讀的知識與已成為我生命重心的基督信仰加以調和,然而周遭同學卻無人有此需求,所帶給我的困惑與孤單感。

十五年前,首次在衛理神學院哲學博士班開設進深諮商理論的課程,從大量的中西文閱讀及深刻的課堂討論中,我們逐漸形成的共識為:這個時代,在這塊土地上,以基督信仰為核心整合不同的助人專業,乃是身為基督徒輔導人員實踐主的大使命的絕佳方式。同年五月,因在基督教論壇報及光譜上得知林哥即將從中原大學退休的消息,先生和我與林哥有了幾次的深談,沒想到就這樣,除了繼續擔任台北市立師範學院的專任副教授、衛理神學院的兼任教師、宇宙光輔導中心特約輔導員及個案督導以外,我又糊里糊塗的以義工的身分,正式接任宇宙光全人關輔中心的主任(這對非常不喜歡也不擅長做行政的我,是個非常不合常理的選擇)。

去年,在神醫治了我的先生的大腸癌,四個孩子中的老大、老二和老三也先後考上了他們心中第一志願的政大研究所、台灣大學,以及大安高工後,我們夫妻終於放下近兩年的掙扎,接受林哥的邀請,於本月正式接下宇宙光總幹事的傳承之棒。

很奇妙的平安自我們說願意後,一點一滴逐漸在我心中成形增長,之前的恐懼不安與擔憂似乎被這平安所圍成的牆擋在我的意識之外。既然已是過河卒子,就要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幸好我有二位無話不談的好友──主耶穌與先生學謙,以及宇宙光董事長白叔、總幹事林哥和所有同工的鼓勵與信任作為後盾,因此可以一邊歡喜感恩的回顧三十五年來,上帝如何一步步的帶領宇宙光及我個人,更重要的是:不斷尋求上帝對宇宙光未來的託付。這半年擔任候任總幹事期間,我常常在問神:「主啊!宇宙光有這麼多事工,我們這群人未來要如何如同一人的服侍,才能滿足的心意?」感謝神,尋求的,就尋見,我們越來越看見,在目前以及可見的未來,家庭的解組將是許多災難的源頭,無數的人有家無法回,在家沒有愛,只好在家以外到處尋找各種短暫的溫暖,卻始終惶惶不安。心靈的離家通常源自於家中之人彼此未被修復的傷痛,隨著時間遞移,這樣的傷痕已因冰凍三尺而麻木,如同張曉風張姊所說: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麻木。要融化這已經麻木的冰層需要全人的滋養:來自神那有如和煦陽光般的愛、真實的悔改所帶來的彼此饒恕、安全而自在的相處媒介或空間,以及永不放棄的意志和努力。這樣的滋養,需要長時間的、不計代價的、委身的,並且充滿盼望以及有目標的陪伴。「回家」不只是身體上回到一個住著與你有血緣的人們的房子中,在這變遷既劇烈又快速的時代,我們心中所渴望的「回家」是透過真正的與自己和好、與你愛以及愛你的人和好,更是與創造我們、愛我們到底的上帝和好。這樣的家就在我們的心中,也在未來耶穌已經為我們預備好的地方(約十四:2)。

Don,t worry about Tomorrow , God is already there.

雖然這世界越來越敗壞,黑暗似乎越來越大,但只要想到耶穌在二千多年前對屬祂的人已經有清楚的命令:你們是世上的光。就不禁想到耶穌也教導我們要效法那十個聰明的童女,無論外面是白天或黑夜,環境是順境或逆境,都能和一群人一起警醒預備點燈所需要的油,好隨時在主的帶領下,一起點燃手中的燈,照亮自己和別人。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所走過的路或者目前所在的位置,而是未來要去的方向。感謝主,三十五年來在宇宙光的學習與服侍,帶給我對於每一個明天有著無限的盼望與喜樂,我們仍將秉持〈福音預工‧全人關懷〉的大方向,在人們渴望「回家」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要承擔起這樣的責任,我需要先悔改,誠實的不斷求神光照我心中的汙穢和驕傲,使我能在自己的家中靠著主成為智慧婦人,陪伴丈夫和四個孩子成為合神心意的人;也求主幫助我們所有宇宙光的同工們能夠先在自己的家中作光作鹽,以至於有見證有能力從文字、心靈、歷史、文化等角度來滿足失喪的人內心的需要,讓更多的人願意被我們陪伴,一起喜樂的、充滿盼望的走在「回家」的光明之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