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9月21日晚上,當編輯才將10月號雜誌交給印刷廠,兩個小時後,卻接到一封電郵:「諸位主內平安:耶穌基督至死忠心的僕人殷穎牧師,因心肺功能衰竭,已於昨晚(9月20日)十點二十九分歸回天家。享年八十九歲。」

這消息讓人震驚與不捨,因為即將印刷出刊的雜誌中,正好就收錄一篇殷穎牧師的文章〈文字工作者身上的一根刺〉。本文原只是殷牧師與文字工作者的私下分享,我們看了,深深感受到他以己身做見證,對後起者有十分珍貴的提醒與教導。經過徵詢,殷牧師很爽快同意我們刊登──沒想到雜誌出刊前,竟接獲他回天家的消息。

我們何其有幸,曾與殷牧師在文字服事的道路上同工,得聆教益,收穫寶貴。檢視稿件檔案夾,有他的另一篇文稿落版於11月號雜誌,這將是他最後一次在本刊發表作品,教人思之憮然。

願殷穎牧師如雲彩般的見證,成為永遠的典範與祝福。願殷穎牧師的家人得到上帝親自賜下的安慰。

經新約卷帙中,蘊含神學及靈修之作品,多出自使徒保羅手筆。〈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四卷是在監獄中寫作的,稱為保羅「獄中書簡」。保羅,可謂傑出的文字工作者。

保羅一生遭受多種苦難。

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3節)他曾下過兩次監牢,收監理由皆莫須有;類似當代「白色恐怖」之無辜繫獄(我忝為其一)。第二次受囚時,正當火燒羅馬城。此火原為喪心病狂之尼祿王所縱,他因懼怕羅馬人公憤,誣指縱火者是基督徒,羅馬官員因而逮捕保羅,指其為基督徒縱火之首領,視其為最凶險囚犯,從此未能出獄,西元67年遇難,與基督前鋒施洗約翰的遭遇相同。

在監獄中,保羅不僅身體遭禁錮,身上還有一根刺,終其一生未能排除(多人猜測為目疾)。他曾三次求主,主回答:「我的恩典夠你用的。」何以保羅身上這根刺不能除掉?主啟示他:「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7~9節)「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篇一一九篇71節)亦應為上帝的心意。

保羅雖為基督親自揀選的使徒,且對教會貢獻極大,但保羅同樣具有人性,逃不出他在〈羅馬書〉七章記載的「靈肉二律」之外。故其肉體,也必須有一根刺來約制,以免稍一不慎而失足。使徒保羅如此,何況他人。所以,人人都需要仿如保羅身上的那根刺。

忝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身上有許多根刺。

老來有十幾種慢性病纏身,而這些刺,也日日時時磨練我,但我仍時刻感謝讚美主!身上這許多刺,顯示我獲得主的恩典特別多。正如保羅所云:「因為我的軟弱,更能顯出主的剛強」。

在這許多刺中,我略述腿傷,以證主恩。

一、1947年春,我最早的劫難,於魯西萊蕪戰役中,右腿膝蓋中彈。當時我僅為十七歲的青澀文藝少年,在槍林彈雨中被擊倒,幸蒙上帝保住微命。其後在博山遇到基督徒與一家善人收容救治,才能逃出生天。

二、在白色恐怖監獄中,因澎湖三十九師軍方監獄剋扣囚糧,長時間處於飢餓狀態,我缺乏營養,患上神經末梢炎。嚴重時,下半身全麻痺,雙足腳趾痛如刀鋸。哀號數日,保安司令部訓導處才送我去一所關押囚犯的醫院。倘若及時注射維他命B1,便可改善病情,但當年軍醫院缺乏醫藥,怎能為政治思想犯注射此種針藥,只發些台糖生產的廉價穀糠丸服用,根本無甚療效。雙眼也因缺少B1,導致視神經萎縮,留下一生長痛的殘疾。

三、退休後,我到中國大陸從事文字工作推廣。當時上海的馬路兩旁,車道與人行道之間有約一尺高的鐵欄。一日凌晨外出,跨越鐵欄時,不慎絆倒,右足踝折裂;打上石膏,經相當時日方能舉步。

四、我在北美寄居處,是一棟百餘年老舊木樓,許多設備皆不堪使用,後院的一座木樓梯便為其一。十餘年前,我由三樓走下,才下數階,腐朽的樓梯瞬間斷裂,我整個人隨斷階墜下,落於數丈之下底樓巷道草地上。墜下時,我伸手急抓樓旁木柵,稍緩阻了一下,臀部著地,幸未傷及腿骨。能化險為夷,亦上帝之庇佑。

五、我左右雙膝,許多年前已患風濕性關節炎。一日晨起左膝痛得無法下床,經檢視應立即置換人工關節。但當時排隊等候手術至少需時數月。數月之後,腿疼趨緩,扶杖勉可行走,故未做手術。若干年後,右膝損壞更甚,只好先換右膝關節。手術傷口長達二十公分,導致嚴重失血,術後體重遽減十多公斤。此後三年仍時感痛楚,必須雙手策杖才勉強可行。

六、2018年4月9日禮拜一上午九時,我正坐在書房。座椅後書架上,一個安置在方形紙盒中的時鐘與鐘前的一具香爐,突然同時由架上墜落。此鐘本斜倚架上,為防其滑脫,我於鐘前安放了一個銅香爐阻擋。香爐重約兩磅,除非六級以上的地震,不可能輕易滑落。當時我大吃一驚,以為是地震,倉皇四顧,並無異狀。鐘面破損處時針正指向九時,我突然愣住了。定神後,我確認:是上帝向我發出這個警示!

2018年,我已是八八衰齡暮年了;若主警示我的生命將畢,我亦無憾且要感恩。祈禱中度過數日,4月13日禮拜五上午九時,我步出二樓後門,想看一下樓梯旁的盆花。書房後方樓梯轉角處,僅約一公尺平方。我步出時,左足踏在樓梯邊沿,沒站穩,隨即擦跌倒下。由樓梯上端急墜,當時我身向右傾,一連幾個翻滾,皆以右腿著梯。我急忙以雙手拉著樓梯側旁的方形木柱,仍無法有效停止跌勢。落至下端時,才抓緊木柱止跌。由於跌落時發出巨響,樓上家人聞聲趕至,急將我拉扶入室內。左右雙手均為尖銳木柱割傷,血流不止;稍加包紮後,即赴醫急診。經X光檢視,右膝以下脛骨幸未骨折,僅傷及皮肉,立即向主感恩。如傷在左腿,將是一大災難,因左膝蓋骨早已磨損嚴重,再經摔跌則須立行手術,至少得臥床半年。真是上帝特別保佑,若再多一個翻滾,頭部撞上水泥地面,後果將不堪設想。

主事先向我發出警示,數日後應驗,但未立即將我召回,想來只有一個理由:祂交付我的任務尚未完成,故再賜我多些時間。主的啟示與恩典,十分明顯,恩上加恩!

文字工作者都負有上帝的使命,因文字工作為一切聖工的重中之重。若保羅未留下那些寶貴的典籍,教會的損失何等重大!

日前驚悚震撼的警示,與摔下樓梯而倖存的神蹟,顯示兩個重要見證:主,不但要為我這衰老的文字工作者再加添信心,祂,也再次啟示:祂確是一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9節)阿們!

……(請見2018年10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