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收到原本計劃前來烏干達當志工的朋友訊息,他要暫緩此次行程。因為剛果境內與烏干達邊界已有三起伊波拉病毒感染病例,是考量安全也與親友討論後的決定。說到這裡,想必大家已經開始擔心烏干達,其實烏干達不是第一次與伊波拉病毒交手,十年前就曾經引起恐慌,因此在這方面很有經驗,而且很專業地控制病情,對此,烏干達人民對政府很有信心。然而,對於從未踏上非洲這塊土地的朋友,就很難說服他們。

你為什麼來?

記得當年我終於向父母說出口,提到前往烏干達一事,媽媽因此有一個星期不跟我說話;那些我曾接觸的志工朋友也都有相同的旅程起點,身邊出現拔河兩端的啦啦隊伍,一邊鼓勵往前行,另一邊則是萬般擔憂。我認為志工最大的勇氣不在於選擇烏干達,而是決定踏出舒適圈的那一刻。我無法確認每個人的動機,卻相信他們是慎重考量與有計劃的行動,不是暫別生活,而是為了追求更寬廣的生命。

過去幾年,我接待來自不同國家與年齡的志工,不同於團體的志工行程,我們更加強調、訓練志工獨立;有些機構為了確保志工安危,會限制前往特定地區,也侷限交通工具,甚至派保母一起生活,當然裡頭存在許多因素,確保生命安全或希望在短時間有豐富的體驗。但我們期待,志工能主動探索不同的社會、民情、文化,打破迷思,也用自己的方式認識與適應文化差異,看到生命價值。

你會帶走厚重的回憶

 


↑尤希谷的媽媽從反對到支持她去烏干達。

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我不斷思考短期志工服務的價值,人來人往的志工短則停留一個禮拜,長則一年,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們能留下什麼給當地呢?志工無私付出是出於愛,但也必須承認,語言隔閡讓彼此的溝通與互動很有限,陪伴極為短暫,卻留下美麗的回憶,然而這些是當地人的實際需要嗎?我不是否定國際志工服務的重要,但這卻是每個志工開啟旅程前必須思考的問題,也是許多志工在服務後期時常反思的,領悟自己在當地的價值後,有了新的眼光,時間的洪流卻也催促他們離別。

如果你是為了開拓視野體驗異國文化、接觸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一趟志工旅程結束後,我肯定你會帶著比行李更厚重的回憶與更寬廣的眼界滿載而歸──沒有什麼比放下身段、將自己歸零,像孩子般浸沐在全新的文化氛圍來得更加透澈。

愛不可愛的人

如果你的目的是關懷當地需要,為世界盡一份心力,這會是全「新」與「心」的體驗──沒有一份愛會比無私付出來得更加深刻;愛我們所愛的人很簡單,但愛那些陌生的、不可愛的人、甚至討厭的人,才能真正體會愛的偉大與力量,我想這就是耶穌的教導:

要愛你們的仇敵。」〈馬太福音〉五章44節。 

真正的包容與愛,是無條件愛與接納不可愛的人,所以愛人很簡單嗎?到現在我仍然跟天父禱告,給我智慧與力量愛那些我不愛的人,如同祂無條件愛我們每個人。

如果你想要帶來改變,必須有心理準備,這不是短期挑戰,而是長期奮鬥!在這條人煙稀少的窄路上,堅持的人有多少?當我們決定無限期停駐在這裡,開拓新的人生道路時,感謝上帝與我的烏干達團隊,給我全新的視野去看這個充滿問題與陋習的社會。很多人想改變世界,但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能力十分有限,不過卻可以不再一樣,從自身開始改變,進而影響身邊的朋友,如同一顆小石子激起的漣漪效應。

我不一定會回來

大部分志工離開服務計劃回到原本的生活軌道後,返回烏干達的很少,所以,與每位志工相遇與離別的時刻,我內心總有許多感觸,這是上帝給我的重要功課,如何在短時間認識、包容、接納每個人的獨特。他們讓我想起暑假期間,那些從市區來到山區服務的大哥哥大姊姊。我曾經也是受惠的原住民孩童,當時十分仰慕、敬佩他們,至今仍記得他們付出的關懷,充滿美麗的回憶。我常問志工,是否有意願再飛回來看我們?一半以上的志工很誠實回答,應該不會。起初我有些沮喪,直到有人跟我分享服務期間給他的啟發。

「我以為我會因為這裡極度缺乏,心生憐憫而為這地付出、帶來幫助,可是過去幾天觀察,我助人的信念更加堅定,但不是在烏干達,而是台灣的需要。」

「我好愛烏干達孩子的純真笑容與樸實,卻也讓我更加想念台灣山區的原住民孩童,我想我的使命是台灣偏鄉的孩子。」

「烏干達讓我更認識自己,也更期待未來,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

這些志工也許不會再回到烏干達,卻因烏干達帶給他們的文化衝擊、真實感動、全新體驗,而更多認識自己,發現潛在能力,堅定信念,認識生命的美好與價值。即使時間短暫,但人被改變,全新的思維擴張,智慧與經驗備增,他們走進全新的生命篇章,我們由此深信,唯有生命才能改變生命。

……(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