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穌復活了。

如果耶穌復活不只是信仰的口號,那麼,耶穌復活跟我們真實的人生,必定要有最堅實、最深耕、最基礎的關聯,這關聯是什麼?

↑電影《判決》

電影《判決》(The Children Act)取材自伊恩‧麥克伊旺(Ian McEwan)的小說,這故事讓我更深思考耶穌復活跟人生的關係。

故事始於一件宗教爭議:一個未成年男孩罹患血癌,救他命的方式是輸血,但基於男孩父母親的宗教信仰教義(耶和華見證人會),父母拒絕讓孩子輸血,但不輸血,這孩子必定會死。這是樁即將發生的命案,仰賴法官判決。

有意思的是,判決的女法官其實人生走到瓶頸,她向來對一切判決都非常果斷明快、正義凜然,這是基於她的職業專精,但她對生命已經失去熱情,作她枕邊人的丈夫最清楚。這樣一個經常大手一揮就是生死之判的法官,卻沒有生命的愛,她要怎麼面對這表面是宗教爭辯、實質關乎生死的案子?

故事原著取名「The Children 有非常強烈的象徵含意。到底誰是孩子?是只管宗教教義、單憑禱告、不相信醫學、不管死活的父母?是動則生死大判卻失去生命熱情的法官?還是這個尚未成年不能為自己決定的孩子?

法官去見孩子,跟孩子說,他日後的生命還有無限豐富的可能──儘管她自己活不出來。最後,她判定孩子必須輸血,他要活下去。

孩子因為輸血活下來後,開始認真探問活著的意義。他是死裡復活的孩子,他不可能像一般人一樣糊里糊塗地活,他要知道生命的意義、生命因何而豐富?過去在父母引導下的教義式的信仰要求,已經不是答案,那麼,誰能給他答案?他馬上想到這位女法官,以為她既有生死判決權力,理應有答案,結果,女法官不僅不給答案,她正義凜然的冷漠,更讓男孩覺得受傷。當然我們都知道,他所問非人,裁決生死的女法官,對生命,沒有答案。

故事最後的結局饒富深意。男孩的癌症復發,這時已值他成年、可自行決定之際,他決定不輸血,並非因著宗教教義,而是因為對生命已無眷戀。生他的父母、判決他活下來的法官,都沒有辦法讓他明白為何要活著。故事的主題名「The Children Act」,再度在這年輕人病死後延續其深意。他的死,刺激這位女法官面對人生的困境:她掌握生死大權,但是,她為什麼活著?

這孩子因著本會死、卻活了,他認真責問生命的意義。那麼,若是有人犧牲自己的生命,救了別人的性命,這被救活下來的人,當然會不由自主一再探問為何是別人死、自己活?自己又該如何活?

現在我們談耶穌復活,當然,復活之前必有死,耶穌為我們死了,又為我們活了。我們因著耶穌為我們死與復活,誠實質問一下自己:如今我是怎麼活著?是不是更能彰顯耶穌為我死而復活的愛?

……(請見2019年4月雜誌【復活節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