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2018年9月28日宇宙光社慶當晚,總幹事林治平將正式交棒給副總幹事葉貞屏,葉貞屏老師成為宇宙光第四任總幹事。

「薪傳傳心」專欄第一篇訪問宇宙光董事長白培英,第二篇訪問副總幹事葉貞屏。第三篇,也就是本專欄最後一篇,我們訪問和宇宙光牽手四十五年的總幹事林治平。一位服事超過六十年的福音老兵,面對退休,會有怎樣的想法與心情呢?林治平並沒有對宇宙光的走向、未來發表任何看法,卻回顧影響他一生的幾位前輩,他稱為「如雲彩般的見證人」,點點滴滴的回憶,正是對宇宙光繼起者最好的提醒。

因為林治平講述的是他一生服事的見證,因此,本文以口述方式呈現。

本文篇名出自聖經〈希伯來書〉十二章1∼2節: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宇宙光》雜誌創辦人劉翼凌與林治平。

多不了解宇宙光發展歷程的人,都以為是我創辦了《宇宙光》雜誌,這真是天大的錯誤,老實說,我非但不是《宇宙光》創辦人,根本就是最積極反對《宇宙光》創辦的其中一人。1973年,當高齡七十三歲的劉翼凌老先生不遠千里從美國飛來台灣,尋求支持準備創辦《宇宙光》時,我曾約了一批有文字工作經驗的朋友與劉老共餐,席間大家輪番上陣,勸劉老不要冒然投身這件根本不可能的工作。

後面的故事,宇宙光的老朋友可能就非常熟悉了,當劉老弟兄不顧我們的勸阻,仍然堅持要做這件「上帝感動呼召他要做的事」時,我也就平平安安地離開劉老弟兄,回到日常忙碌之中,直到我讀到聖經五餅二魚那段神蹟故事。

祂原知道要怎樣行

我不想再細述五餅二魚神蹟故事對我一生服事上帝的影響與重要,只是從那一天開始,我只知道上帝呼召我憑信心進入「祂原知道要怎樣行」的宇宙光事工。原先擺在我面前的疑惑與難處,非但一個也沒有解決,反而出現更多我從未想過的難題,排山倒海迎面撲來。更嚴重的是,我跟劉老年齡相差三十八歲,彼此的意見看法造成不少溝通的困難。我們都同意《宇宙光》是一份向非基督徒華人傳福音的雜誌,但是什麼樣的文體內容、編排設計才適合向非基督徒傳福音,我們兩人的想法卻南轅北轍、大不相同。更麻煩的是,1973年9月《宇宙光》才出版第一期,當月就爆發第一次世界能源危機,引發一連串經濟崩盤,而劉老也在不久後返回美國。這才發現,我這唯一的義工,竟要承擔所有編輯印刷、發行管理的責任。那時,美國與台灣距離遙遠、通訊不便,我與劉老之間的差異歧見,更難化解。書信往來耗時費力,使我痛苦掙扎,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多次倒臥床上,輾轉反側,錐心揪腸。劉老精研王羲之書法,習慣以毛筆書寫,筆下滔滔,一寫就是七、八頁、十餘頁,基於劉老對文字宣教迫切的負擔與愛心,他還會把這些信函拷貝複印,寄給教會相關長輩,令我十分為難,更為愁煩,不知如何回應。

經過一段時間了解適應,我逐漸體會劉老對文字福音宣教工作的完全付出及忠誠,對真理的執著絕不退讓,是我最好的學習與操練,他的生命見證、對呼召異象的堅持,是宇宙光傳衍至今的根基柱石,尊他為《宇宙光》的創辦人,是毫無疑慮與爭議的一件事。

做在最小的身上

2018年2月,在整個華人教會圈子裡,大家都很熟悉的王永信牧師歸回天家了。王永信牧師是世界華人福音大會的創辦者,上帝感動他在1976年創辦華福會。那時宇宙光剛開辦,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的一處地下室,沒有什麼同工,什麼本錢都沒有。在那樣的環境下,上帝竟讓我去參加了1974年葛理翰牧師在洛桑召開的世界福音大會。那次大會對全世界福音工作有相當大的影響,包括創辦華福會。在那之前,由於華人分散在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還沒有教會,王永信牧師是當時非常重要的福音領袖,華福會的召開,很自然是由他擔任華福會總幹事,我和王永信牧師也開始有往來聯繫。

當時,我們幾位年輕傳道人,大學剛畢業,滿腔熱血,但是熱血常常會燒過頭,常常覺得不知道老一輩的在想些什麼?總覺得他們趕不上時代。我們這些年輕氣盛的人,很多想法雖然非常膚淺,但卻常常堅持己見,不稍退讓,自以為是,認為是在堅持真理。記得當華福會創立時,大家研議要簽一個告全球華人教會書,就是一個文告,我們幾個年輕人對某些措辭另有意見,並不贊成,於是,雖然簽了名,又在旁邊寫上三個字「我反對」,這個文告就被毀了。然而王永信牧師就是很謙卑,跑來跟我們誠懇溝通,表明他很看重我們,很重視我們的事奉。現在回想起來都想不通,他為什麼要這樣謙卑對待我們。之後幾十年,他沒有一絲芥蒂、沒有一點為難地支持宇宙光的工作,幾乎隨傳隨到,令人敬佩感動。一直到他九十多歲退休以後,宇宙光在美國辦推廣會,他再怎麼忙都自己開車前來,上台懇請大家支持宇宙光。這樣的一位長輩,我跟他學到的不只是一點點,而是一個服事的榜樣。

↑2007年8月韓國城南市哈利路亞教會舉辦「宣教中國特會」,宇宙光應邀展出「馬禮遜入華宣教二百年」歷史圖片展,林治平與邊雲波兩位講員合影留念。

獻給無名的傳道人

2017年宇宙光愛心合唱團演出《獻給無名的傳道人》,內容是邊雲波的故事。邊雲波也是一位很特別的人。1948年,他二十三歲的時候寫了一首詩,叫做〈獻給無名的傳道人〉,那首詩裡有幾句話,許多人都會背:「是自己底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是自己底腳,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來奔走!『選中』這條不自由的道路,並非出於無奈,相反地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底『自由』。所以,寧肯叫淚水一行行地向內心湧流,遙望著各各他的山頂!就是至死──也絕不退後!」

這首詩很長,共有六百行。邊雲波寫完這首詩,以無名氏發表。1958年,我在大學時期讀到這首詩,還不知道這是誰寫的。到了七○年代末,文化大革命過去了,海峽兩岸開放,我有機會到那邊去。那個時候邊雲波在天津,我透過種種管道終於見到他,才知道他寫這首詩的時候是那麼年輕。他告訴我們,寫完這首詩以後,就毅然決然到中國的西北雲貴一帶做宣教工作。我們初次見面,很意外他居然知道宇宙光。他鼓勵我們,說宇宙光是非常重要的文化福音工作,我們必須盡全力好好地做。後來他不僅口頭這樣講,還身體力行,用各種明示暗示,支持宇宙光的文字或歷史圖片展覽的工作,支持我們宇宙光的事工。這樣的人,就算沒有天天和我們在一起,可是他的生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會被他感動。

他曾寫一首詩送給宇宙光同工:

重覽圖展贈宇宙光同工們

二百年血淚可尋
十幾代見證如雲
匯圖展忠心一片
敘史實感召眾人
願我等靈力振奮
因主愛搶救亡魂
緬先賢捨己忘身
繼聖工跨出國門
將救恩普傳萬民
盼我主早日再臨

您們的弟兄 邊雲波敬書
2007.8.22日晚 漢城

邊雲波今年2月過世,我們有幸出版他在病中完成的遺作《愛是永不止息》,他生前託人將這本書稿交給我們,請我們幫他出版,現在我們已經出版了。這本書,記述他與師母白耀軒走過各種患難逼迫的親身經歷,留下許多珍貴的一手華人教會史資料,以及他們相愛相守、撼動人心的愛情婚姻故事。邊老在書中一點一滴敘述上帝的愛與恩典,毫無抱憾怨言,尤其令人感動。

我回想自己的事奉,大概都跟這些經歷美好見證的傳道人有關,他們留下的不是精明幹練,叱吒風雲的工作才幹,而是不動聲色、細水長流的生命榜樣。感謝主!像這樣的見證人在宇宙光四十五年的歷史中,多而又多,這些見證人形塑了今天的宇宙光。面對未來,我知道會有更多見證人,如同朝雲彩霞般,布滿天空,照耀普世。

……(請見2018年09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