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萬巴德是世界知名的醫師與病理生理學家,他是「熱帶醫學之父」,一手建立這個領域,至今仍對世界有無比的影響力。他的理論至少造就四位諾貝爾獎得主;他是孫中山的恩師,若沒有他和康德黎營救,中華民國誕生的夢想,就會斷送在倫敦;他將台灣推上世界醫學舞台,使台灣成為世界第一個脫離瘧疾威脅的免疫區。

萬巴德的成就與台灣脫離不了關係,而他來到台灣,又與基督教宣教史有密切關係,簡單說,他是台灣宣教史醫學研究方面的代表人物與標誌。

這樣重要的人物,在台灣的遭遇卻是完全沉寂與隱沒,知道這個名字的人,只能以千人數吧!而一般又將他與「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等連結在一起,這毋寧是相當偏頗與不負責的看法。

本期「韓偉紀念講座」介紹萬巴德醫師,就是為了讓台灣人知曉這位深愛台灣的神國醫師──在世界上,他的名字已被銘記。

由於篇幅浩大,知識量極多,我們將本文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醫學貢獻;第二部分:瘧疾的研究。

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位「神國的醫師」──熱帶醫學之父萬巴德。

 醫學貢獻 

炎夏日,各地衛生單位總是苦口婆心呼籲,保持環境衛生、謹防蚊蠅孳生,動員全村里民、派專人噴灑防蟲液,好不熱鬧。我們相信蚊蠅會帶來流行疾病;這是熱帶醫學(Tropic medicine)早已證明的基本常識。但你知道是誰最先如此提倡的嗎?──是「熱帶醫學之父」萬巴德醫師。

把蚊子抓出來的醫生

萬巴德原文名字叫Sir Patrick Manson,中國翻譯為「梅森爵士」。這位英國爵士有個台灣名字──「萬巴德」,是台灣人對他的暱稱!「萬」是「Manson」、「巴德」是「Patrick」,畫線下英文字的台語發音。萬巴德醫師曾經在台灣的教會醫院行醫。他對台灣人的友愛,卻遭當時的日本殖民政權忌恨,要對他不利,英國駐台使館只好勸他離開台灣、轉往福建廈門。台灣人為了感激他,特別幫他取個可愛的台語發音名字──「萬巴德」。


↑香港大學「白文信學生宿舍」。(圖片來源/https://vision.princeton.edu)

萬巴德是公認的「熱帶醫學之父」,他的偉大成就是普世的。但為什麼台灣人對他如此陌生? 

台灣雖小,卻孕育許多偉大的宣教士醫師,如高雄的馬雅各、淡水的馬偕,及彰化的蘭大衛夫婦、花蓮的薄柔纜、台北的羅慧夫、台東的譚維義等等,他們雖是洋人,但跟這塊土地連結極深,至今仍然受到台灣人感念。萬巴德醫師很有愛心,卻因為太愛台灣人,在台僅僅五年就被迫離開,後人逐漸淡忘他並不意外,只是我感到十分傷懷。加上兩岸政治氛圍、意識型態掛帥,以及銅臭味掩蓋,如今萬巴德的名號孤零零地佇立在他所創建的學術殿堂──亞洲知名香港大學校園一角的學生宿舍「白文信樓 」(Patrick Manson Student Residence)入口處。但是,他在台灣的研究,以現代的水準而言,雖然極為簡陋,影響卻非常深遠,是我在課堂引以為用、經常讓我撫古思今、激勵學生的「本土教材」。

榮耀的起點──台灣

1844年10月3日,萬巴德出生於蘇格蘭亞伯丁郡(Aberdenshire,Scotland) 附近的歐麥傳(Oldmeldrum) 小鎮。他的父親萬約翰(John Manson)是當地銀行經理。萬巴德從小聰穎過人,五歲時居然可以完整背誦牧師的講道詞。他有位親戚是偉大的探險英雄、非洲宣教之父──大衛‧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萬巴德承襲海外行醫、改變世界之視野與胸襟應與此有關。

↑十九世紀中晚期的打狗港。紅圈位置為萬巴德工作的醫院所在地。

自亞伯丁大學醫學院畢業後,萬巴德便由台灣第一位西醫師馬雅各(James Maxwell)推薦,來到打狗,受聘為中國海關醫員 (Medical Officer),也是第二位歐美來台的宣教士醫師,主要業務是診療外籍人士及做醫療與氣象報告。他也協助馬雅各在旗後醫館的事務。當馬雅各轉往府城(台南)拓展宣教事業時,旗後醫館就委託萬巴德主持,可見他的信仰、愛心、為人處世與醫療專業受到馬雅各賞識與信任,而委以大任。

初始,萬巴德在台灣只有一具顯微鏡(Lens),無其他設備,但他看診細心、記錄詳細,在台灣各處行醫,接觸許多象皮病(Elephantiasis)、痲瘋病、瘧疾等病患,診療、照顧之外,也對這些疾病極盡可能深入研究,萬巴德可說是「醫師科學家」(Physician Scientist)的典範。萬巴德為有效行醫勤加學習台語、原住民語言,這和當今一些醫生以外語寫病歷、夾雜英文的診斷,心態上不太一樣。他也十分同情原住民的處境,為他們土地遭掠奪、文化與傳統逐漸消失扼腕,他因而博得台灣百姓的信任,這也使他的醫業興旺,在台第三年底,就歸還之前在英國讀大學的七百英鎊助學貸款。

國父的老師+熱帶醫學之父

被迫離開台灣後,萬巴德的弟弟萬大衛(David Manson)接續他的工作。當馬偕初抵打狗,便由萬大衛迎接他上岸;後來萬大衛還陪馬偕搭船北上到淡水,開始馬偕在台灣的宣教工作。1878年,萬大衛不幸在福州溺斃。台灣人在旗後建立打狗慕德醫院(David Manson Memorial Hospital),記念他們兄弟對台灣人的愛與關懷。多年在福建廈門行醫後,萬巴德移至香港,建立「香港華人西醫書院」,是中國第一所以西醫為學的醫學院,也是今日香港大學的前身。萬巴德成為首任院長,教務長是他的學弟、應他邀請前來支援的康德黎(James Cantlie,1851~1926);孫中山是該校第一屆畢業生。

在海外十七年後,1883年,萬巴德返回英國,極力鼓吹創立熱帶醫學校。出版《熱帶疾病》(Tropical Diseases)一書,是此一新興醫學專科的重要著作,是熱帶地區的醫師必備參考書,這本書修訂至今將近百年,歷經二十餘版,在專業領域中依舊受到推薦。1922年4月9日,萬巴德因心臟病逝世於倫敦,世人尊稱他「熱帶醫學之父」。

歷屆研究瘧疾有成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由左至右:朗納德‧羅斯、查理士‧拉怫郎、朱利耶斯‧趙雷格、屠幼幼

 瘧疾的研究 

世界第一個瘧疾根除區──台灣

萬巴德對世界的豐偉貢獻,始於愛台灣人,甚至日本殖民政府威脅他,他仍秉持上帝的愛,關照台灣人的健康。他也是首位將台灣推上世界醫學舞台的醫師。由於他的報告提及福爾摩沙「竹塹」(Tecktcham),使世人尤其是熱帶醫學專家的眼光投向台灣,讓後來的日本殖民地醫師中川幸庵及橫川定,在新竹頭前溪發現,肺吸蟲竟是許多台灣人患肺疾病的主因,一時使台灣成為熱帶醫學研究重鎮,進而建立台灣傳染病學、流行病學研究與防治基礎。萬巴德是發現瘧疾及研究先驅,當年國民政府沿用他的概念,以蚊子為該病防治對象,動員滅蚊大運動,杜絕台灣的「國病」瘧疾(當時,25%的台灣人民感染瘧疾),台灣一躍成為世界第一個「瘧疾根除地區」(Malaria free area,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於1965年宣布),成就一項可大書特書的台灣之光。

……

悲憫愛人的醫生

萬巴德不只發現昆蟲是中間寄主,他對這種寄生蟲 、昆蟲 、人類三者關係之解釋也十分發人深省。當時達爾文進化論思潮正洶湧突起,蔚為風潮;這類寄生蟲既然對人體有害,達爾文認為,寄生蟲就是人類(寄主)的「天擇」(Natural selection)壓力來源──透過天擇(寄生蟲),人類(寄主)才會有進一步演化的機會。但萬巴德認為,這類寄生蟲必須在寄主與中間寄主中生活,以完成牠們的生命史,寄生蟲一定不會刻意殺害寄主,否則自己的生存也備受威脅,宛如自殺;因此,善良的創造主(God is good)一定是創造三者彼此無心致死對方的共生循環系統。至於何以會令寄主致病、甚至致死,萬巴德解釋:「只是一種偶然 、意外的結果而已。」身為醫師,他對於人類受苦、寄生蟲生存的權利,有別於當代思潮之悲天憫人看法,令我凜然敬佩。

↑(圖左)康德黎;(圖右)萬巴德最得意的中國學生孫中山,於倫敦蒙難警察來辨認時的照片。

萬巴德也致力醫學教育──他在香港成立華人第一間西醫學院,在英國倫敦建立第一所熱帶醫學院,都是劃時代的創舉。他悉心教導後學、傾囊相授、毫無藏私,培育無數現代醫師,奠定中國醫學現代化的路程與傳統。該西醫書院後來也發展成為亞洲重要高等學術殿堂──香港大學。萬巴德對於後學提攜、愛護,更是令人激賞。當他的第一屆畢業生孫中山在倫敦蒙難時,也是由他與康德黎一起營救出來;若非他和康德黎奔走,焉有後來的中華民國誕生?另一方面,他啟發後進羅斯對於瘧疾研究、為羅斯在倫敦各種場合推銷瘧蟲原理,幫他打知名度,終使羅斯獲得諾貝爾獎,卻毫不居功。羅斯初始感恩,在得獎感言裡也對萬巴德致謝。但後來有人公開提及萬巴德的貢獻時,羅斯竟然因忌反目攻擊,萬巴德卻閉口不言,多所忍讓,展現大師風範與氣度,令人為萬巴德打抱不平,對他更加敬仰不已。

基督徒的典範

縱觀萬巴德一生,有人說他只不過是個殖民主義帝國醫師,但他對清朝大臣李鴻章悉心治病,獲得李鴻章捐助建立西醫學院,以及對於台灣、廈門、福建、香港百姓的愛,早已超越狹隘的帝國主義心胸,他對於熱帶醫學研究的專注、開發實驗技術、建立研究方法、架構學說理論、開宗立派等影響深遠。他又有為父的心腸,受人攻擊卻不以為忤的雍容大度,謹以專業成就榮神益人,萬巴德可以說是一代基督徒的職場典範。

萬巴德不只是帝國的醫師,還是台灣的醫師、中國的醫師、世界的醫師;世人稱他「熱帶醫學之父」,當之無愧。

……(文未完,請見2019年3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