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2019年4月18日,「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巡迴展」在中壢中原大學張敬愚紀念圖書館開展,這場展覽宛似一道靜靜流動的巨河,訴說近代中國無垠的風景與故事。

聖經是世界印量與銷量最大的一本書,中文《和合本聖經》則是中國印量與銷量最大的一本書,保守估計,至今超過1.5億本。

從歷史發展而言,一百年前《和合本聖經》翻譯出版,成為中國白話文運動的先鋒,引領時代潮流,促進中國的文化與文學現代化。更重要的是,《和合本聖經》是最通行的中文聖經版本,幫助無數中國人認識基督信仰,對中國基督教發展而言,具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力。

↑1906年召開官話和合本聖經翻譯會議,譯者與中文助手自左而右:鮑康寧、劉大成、富善、張洗心、狄考文、王元德、鹿依士、李春蕃。

百年前的1919年,中國發生好多大事,有兩件事不能不提。

一次世界大戰後,巴黎和會簽訂「凡爾賽和約」,西方帝國主義強權迫使中國將山東交給日本,這份屈辱引爆了後來的五四運動,中國近代歷史極大的變革受此影響甚深。

一樣來自西方,卻是一群懷著上帝大愛來到中國的宣教士,他們耗盡一生、放下錢財、名利、地位,只為把福音帶進中國,讓中國人能真正更新改變、生命豐盛起來。有一群西方宣教士和華人助手花了近三十年時間,齊心努力,1919年4月22日,今天稱為《國語和合本聖經》的《官話和合譯本新舊約全書》問世,這本聖經影響近代中國白話文學及語文的發展,也奠定今日華人教會合一的根基,特別在中國歷經無數動盪戰亂苦難,這本《和合本聖經》至今仍是華人教會最普及通用的聖經,印刷破億,其他譯本難以取代,一百年,真是神蹟!

我們夫妻二人負責承擔宇宙光「馬禮遜學園」的宣教事工,因為自身美術設計的背景,自然而然在事工規劃的歷史圖片展部分,一手承攬全部設計製作。今年(2019)為了回應《和合本聖經》問世百週年,我們特別製作「上帝說華語──聖經中譯與華人文化歷史圖片巡迴展」掛圖。雖早在兩年前就提案規劃,卻動腦甚久、著手甚晚,文稿到手,卻只有一、兩個月可以美術編輯。麻煩的是手邊圖片資料少之又少,另得多方設法搜尋歷史檔案及圖文資料,還必須舉一反三、觸類旁通,把文字沒有表達的含意,透過圖片說明一切。浩大的工程、繁瑣的細節、匆促的時間、疲累的身體,加上在辦公室有開不完的會,也有其他必須完成的工作、活動、不可避免的人際互動,實在壓力破表。過程有苦有甘,苦的當然是日夜趕製,犧牲睡眠、少了時間陪伴家人、累壞身體,是極大的負荷。另一方面,每一次製作掛圖又是我經驗神蹟的時刻,每一次都說「不可能」完成,最終都是不可思議地「成了」。製作期間,每找到一份資料、多一張圖片,都讓我們夫妻倆欣喜若狂,因為大量浸泡在歷史片段裡,自己彷彿進入時光隧道,置身在大歷史中,和這些宣教士一起共事、對話。

我彷彿看見剛完成聖經翻譯的馬禮遜埋首案前,提筆向差會回信:「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我長期工作、孜孜不倦,謝絕社交……我希望這種務求正確的思想方式,加上畢恭畢敬的心,庶幾可避免誤譯上帝之道那種可怕的責任。」正是這種精神,使聖經得以無誤地代代傳承。

有一刻,我感覺自己坐在麥都思面前,追問他如何從一個印刷學徒,竟然躍身成為影響中西文化、改變中國的關鍵人物,看他操著中國多種方言,參與多本中文聖經翻譯,尤其是那本把聖經精義編寫而成的《三字經》──「自太初,有上帝,造民物,創天地;無不知,無不在,無不能,真主宰。……」實在教我驚豔!

時而也聽見登州文會館內這些洋教士吵架的聲音,為求翻譯精確,意見不同,唇槍舌戰後負氣四散,不久卻又含笑以歸,重新再談。狄考文正是登州文會館(中國第一所大學)的創辦人,也是《官話和合本》聖經翻譯委員會的主席,他力主上帝的聖言不單是讀書人可以領受,中國如此龐大的文盲族群都應該能聽到、聽懂聖經。因著他堅持聖經翻譯要更口語,讓我們今天得以擁有這本朗朗上口的《和合本聖經》。可惜的是,他自己未能見到整本聖經翻譯完畢就已病逝,過世之前仍然心繫翻譯進度,切求能病得醫治、完成任務,讓人不勝唏噓。接手《官話和合本》聖經翻譯委員會主席的富善牧師,則是唯一一位活著從頭參與到完成的委員,我心想,1919年4月22日《官話和合本聖經》問世,富善牧師想到近三十年的翻譯過程,早期參與的成員一一離世,是歡喜?還是愴然?

一日夜晚做稿,妻子催促快快入眠,我則「圖」思泉湧,不能罷手,我說:「施約瑟、施約瑟啊,我終於做到你了!」妻子一臉訝異我的回應,施約瑟這位猶太裔的聖公會主教,歸信基督已是傳奇,到了中國投入聖經翻譯、建立聖約翰大學,1881年中風癱瘓,僅剩雙手各一隻手指可活動。他卻靠著驚人毅力,再次完成另一本聖經翻譯,自己笑稱是《二指版聖經》,這豈不是另一個偉大的神蹟!

一個月日夜趕工,終於把聖經掛圖做完,力求完美的我,自己也很難相信,一百一十八幅掛圖如同我的親生孩子,在苦楚中竟能誕生,換來的是無盡的喜樂。「最好的宣教士就是當地母語聖經」,斯人已遠,我想這些宣教士一生的投注,上帝沒有忘記他們,藉由我手中的巧妙,這些雲彩的見證人得以再次活在世人面前,先苦後甘,值得,真值得!

……(請見2019年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