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TakachihoMaru 高千穗丸,1933 年。

前言:

9月3日是國定的軍人節,現在台灣應該沒有多少人記得這個慶祝勝利的日子。

1945年9月2日,日本軍國主義者、二次大戰的元凶之一,在美國海軍主力艦密蘇里號上簽下無條件投降書,遷延十幾載,禍及數十國的抗戰結束,中華民國政府在第二日,定9月3日為「抗戰勝利紀念日」,同時為「軍人節」。

我國所有節日中,軍人節代價最大,保守估計是一千三百萬國人傷亡──數字背後隱藏的,是無法估計的性命、財產、經濟、文化損失。

本期特稿〈高千穗丸沉沒記〉中,郭維租醫師因為經歷海難,更加堅定學習耶穌濟世救人的心懷,終身以愛待人,體現基督徒面對戰爭、面對苦難的美好見證。

另一篇特稿〈抗日家族‧忠靈歸兮──慶家三代忠烈的故事〉,記述慶正一家三代抗日,獲國家頒發三枚獎章的故事。

我們製作這期特稿,主要有兩點,第一點,許多人都不知道基督徒對抗戰有重大貢獻,例如第一位殉國的將軍佟麟閣上將,台兒莊戰役指揮官孫連仲將軍,抗日陣亡最高將領張自忠等,都深受基督信仰影響,但他們的事蹟卻完全湮沒不彰。

第二點:我們記念這個日子當然不是懷念戰爭──任何形式的戰爭都是悲劇──我們希望藉由追思與反省來探索:為何人類總是無法離開戰爭?事實上,以人性而言,唯有高過人心的上帝,才能杜絕戰爭。我們衷心祈禱,願上帝的真愛與大能幫助我們遠離戰爭。

千穗丸海難,是台灣史上最大的海難事件,罹難者高達八百多人。回顧這個事件,要先認識主角──高千穗丸。

日本的鐵達尼號

高千穗丸是日本造船工業非常自豪的輪船,設計者是和辻春樹,三菱重工業長崎造船所建造,屬於大阪商船株式會社。1934年1月完工,2月10日首航,由神戶開往基隆,此後直到1943年,這艘豪華輪船主要的業務是來往於神戶、基隆之間的客貨船。根據文獻形容,高千穗丸豪華程度完全不遜於著名的鐵達尼號,連燈飾都是在歐洲特別訂製的大型琉璃燈,在當時,能夠登上這艘客輪來往於海上,是非常豪華的享受。

認識高千穗丸,我們開始進入高千穗丸最後一次航行。本文記述的主要根據,是一位當時正在船上、準備返回台灣的年輕人──二十一歲的醫學生郭維租。

「1943年3月中旬,我和幾位同學,利用春假從東京回家鄉台北,16日從神戶港乘『高千穗丸』輪船出航。通過風光明媚的瀨戶內海,四周好平靜,真不敢相信那是在大戰之中。

傍晚到達門司港過夜,補充用水和煤炭,17日再出航。玄海灘的風浪果然很大,眺望陸地漸漸遠離,我想到也許以後再也看不到這些風光,心中掠過一陣不安。」

這段文字是郭維租在他所寫的〈高千穗丸遭難記:一位台灣醫學生歸鄉途上的經歷〉(高千穗丸の撃沉:台湾医学生帰郷途上の遭難)一文。

關於高千穗丸的歷史紀錄不多,郭維租這篇文章是最完整的,尤其是船難部分,因為是親身經歷,是整個事件最重要的文獻。

三顆魚雷,八百人命

 

↑擊沉高千穗丸的美軍貓鯊級潛艦。
 

由於整個航行需要四天三夜,郭維租隨身帶了兩本書閱讀,都和醫療宣教有關,他對史懷哲的行動極為景仰,他如此形容:「作者懷著絕世的才華,敘述他實踐主耶穌的博愛精神,離開歐洲文明世界,而到蠻荒的非洲為當地人民的醫療傳道獻身的過程……使我受到極大的感動。」

攻擊事件發生在航行第三天,3月19日早晨八點左右,郭維租早餐後在甲板上散步,並和同學看著救生艇笑道:「早安!快到基隆了!我們不用麻煩這些救生艇了!」這時,一艘美軍貓鯊級潛艦USS Kingfish(SS-234)在水深之處盯上高千穗丸,魚雷已進入發射狀態。

接下來高千穗丸遭受攻擊直到沉沒的經過,郭維租如此描述:「當時我們幾個學生就在右舷前方。過了一段時間,忽然看到海上,咦!離我們不遠,還不到一海里的海面上突出一支一公尺左右的棒狀物;那是什麼?我一瞬間想到,是『潛望鏡?』。然後馬上看見從那裡有兩條白線,直向本船逼近過來。魚雷攻擊!大家開始緊張騷動。船長正在指揮台注視前方,他聽到騷動而感覺事態嚴重,即時大喊『左邊大轉彎!』,但大船動作太慢,已經來不及了!『轟!』的一聲命中船尾,船的速度逐漸慢下來。

再過兩三分鐘又挨了第二波攻擊,這次比第一次更嚴重,一發命中船體中央,另一發命中船首部位,大約在我們的正腳下。爆炸聲和震動更大了,上面的門扉等東西掉下來,船體急速右傾而從船尾開始沉沒。船的命運已定,船首就要沉下去了。為了避免被捲入海裡,我們必須趕緊跳海逃生。」

高千穗丸遭受美軍三枚魚雷攻擊,整艘船十五分鐘內就完全沉沒,一千零八十九名乘員中,有兩百四十五人獲救,八百四十四名喪生,是台灣史上死傷最慘痛的海難。

亂世人命,空虛如風

按照國際公法,交戰雙方的軍艦不可以攻擊民間輪船,但當時美日太平洋戰爭正處於生死存亡、極端白熱化之際,美軍已放棄遵守國際公法,擊沉好幾艘日本方面的客輪,高千穗丸只是其中之一。事實上,國際公法在戰爭時期根本只是一紙具文,毫無效力。日本偷襲珍珠港擺明是偷襲,有什麼國際公法、外交常例可言?亂世人命本來空虛如風,事實上,美軍擊沉高千穗丸事件,戰後至今也沒有任何正面回應。

在高千穗丸沉沒時,郭維租幸運逃過死難,在海上漂流了兩天終於得救,他在海中絕望時,想到的是父母家人期待他回家的眼神,也想到對他影響至深的恩師──東京帝國大學的矢內原忠雄校長。郭維租如此描述他的想念:「老師(矢內原忠雄),高高瘦瘦的身材,面帶憂愁。因為所愛的祖國被一群狂信者誤導,正走向滅亡的深淵。他拚命奮鬥想挽救而不可得,沉重的無力感以致筋疲力竭。這支十字架何其沉重,他註定是個悲劇中的人物。……我問老師,現在日本最重要的是什麼?他的回答是,罪的覺悟和悔改。除非真心悔改,一切是虛空,言而不實!……就這樣,我開始向老師學習聖經的真理。」

洪水氾濫,上帝為王

郭維租與其他存活者最後終於在彭佳嶼附近由路過的漁船救起來,但是因為日本軍警驕狂無知,以怕打擊國民士氣為由,企圖封鎖船難消息,郭維租等逃生者又被關了一週禁閉,才得以回家。

這次海難改變郭維租的生命,台灣也因此得到一位基督徒良醫。郭維租得救後,有極深刻的體悟與實踐,他如此述說高千穗丸和自己的一生:「我們九死一生,第三天安抵基隆。我知道,這完全是上帝賜給我的恩典,讓我在太平洋當中,領受最隆重的洗禮。獲得奇蹟似的拯救之後,為了回報上帝的恩典,我決心成為好醫生,用我的才能為眾人服務,與鄰人分享上帝的愛,而我再度回到東大讀書。戰後,我的國籍變成台灣籍,回到台灣之後,效法史懷哲先生,實現我的願望而成為都市醫師,致力於大眾醫療工作,終身努力不懈!」

一場海難死亡八百多人,代表背後有數百個家庭遭難,知道這場海難的台灣人應該不多,政治管制也讓事件成為禁忌。我們並不是挖新聞或製造話題,而是想表明聖經說的:「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耶和華必賜力量給他的百姓;耶和華必賜平安的福給他的百姓。」愚頑人類不斷發動戰爭,但大能慈愛的上帝卻依然隨時看顧我們,賜平安給人,直到人類學會不再互相攻擊。

……(請見2019年9月雜誌)